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美媒: 黎智英 一個「有良心的攪局者」

支持反送中抗議的媒體大亨黎智英是香港知名商人中的異類。

香港——多年來,他被中共官方控制的新聞媒體嘲笑是胖子——他並不肥胖,近來還被指為CIA特工、一隻“幕後黑手”和美國指使的“禍港四人幫”成員,據說是現已進入第12周的香港抗議運動的策動者。他說這些也都是子虛烏有。

本周,在中國的宣傳中,所有這些污名的對象、香港媒體大亨黎智英(Jimmy Lai),從“四人幫”三號上升到了頭面人物。

中國耗費如此大精力將一個71歲的老人妖魔化,表明黎智英作為香港著名商界人士的獨特地位,他公開支持反政府抗議活動,經常譴責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為“獨裁者”,並拒絕效仿其他大亨,至少向北京表示象徵性的敬意。

中國對黎智英無休止的詆毀活動,上周出現了一個尤為惡毒的轉折,他在中國南方的族人將他剔出了族譜。

據受中共控制、向來稱他為“肥佬黎”的香港報紙《大公報》報道,他的親戚把他從可往上追溯28代的族譜中除名,稱他是祖先和國家的“逆子”,已不再屬於家族。

在他家中一個包封了玻璃的陽台,黎智英一邊吃着有蝦和雞肉的清淡中式午餐,一邊接受採訪。他說,同樣是這些親戚以前經常來找他,多年來一直在拿他給的錢,但“現在他們當然要排斥我了”。

他還說,中共當局儘管大談家庭在中國文化中的首要地位,卻頻頻逼迫家人給批評者施壓。“他們很擅長恐嚇,”他說。

周四在香港發起的學生抗議活動。黎智英的媒體公司為以年輕人為主、沒有領導人的抗議活動提供了一個廣闊而強大的平台。

作為壹傳媒公司(Next Media Group)多數股東,黎智英為年輕人居多、無人領導的抗議者提供了強大而影響廣泛的平台。壹傳媒出版《壹周刊》(Next)和熱門報刊及網站《蘋果日報》(Apple Daily)。兩者在台灣也均有單獨出版的版本。

《蘋果日報》曾是刊載妓女評論文章的低俗小報,現已進化為更嚴肅、有着堅決反政府和反北京傾向的政治和社會刊物,雖然仍有粗鄙內容。黎智英在其中還有一個為抗議者吶喊助威的每周專欄。

他的《壹周刊》起初是紙質雜誌,現只有數字版,文章大量涉及名人,也有本地雜談,不過同樣對抗議活動給予慷慨支持。

控制了香港兩家報紙的中共通過迫使企業不要打廣告,擠壓了兩份刊物的收入。如今沒有一家主要公司在黎智英的報紙上刊登廣告,儘管它是香港銷量第二的刊物。

他說,廣告商的流失意味着印刷版每年損失約4400萬美元。但報紙的在線版現已部分開始收費,從訂閱和不怕被北京封殺的外國廣告商那裡賺取收入。

雖然香港其他所有知名富商都對抗議活動保持緘默,或用充斥中共套話的聲明表達“堅決制止亂局”的必要,但黎智英不僅支持抗議活動還親自參加。周日,他加入了香港市中心的大規模遊行,遊行吸引了逾百萬人。

“建制派對我恨之入骨。他們問,‘你為什麼不能讓我們安安靜靜賺錢?’他們覺得我是攪局者,”他說。“我是攪局者,但卻是有良心的攪局者。”

他為川普總統歡呼,引發了更大的憤怒,他形容後者是“唯一一位對中國強硬的。那是中國唯一聽得懂的語言。”

兒時從廣東逃到香港的黎智英經營了一個成功的服裝連鎖品牌,後來轉向媒體行業。

這在中國大陸異見人士中間也是普遍看法,在他們眼裡,川普雖形容習近平是“我的好朋友”,但卻是自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開啟他們視為幾十年的軟弱政策以來,第一位看清中國的美國領導人。

不過,黎智英對中國大陸的濃厚興趣,是他與香港年輕人居多的抗議者截然不同的一個方面。對於1997年從英國殖民統治下奪回對香港控制權的這個國家,年輕抗議者往往不希望與其有任何關係。

“我總感覺自己是中國人,因為我屬於老一代,”他說。他每年參加6月4日紀念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燭光守夜活動。大部分香港學生團體視香港為一個中國以外的地方,因而遠離這項活動。

黎智英出生於邊境另一邊的廣東省省會廣州,小時候坐船逃到香港。天安門事件之前,他在當時由英國統治的香港是成功的典範。他遠離政治,努力工作,從紡織工和小職員這樣的卑微工作起家,最終成為成功的服裝連鎖品牌佐丹奴的主要所有人。

他說,1989年天安門的流血事件讓他開始思考政治,並導致他在第二年創辦了《壹周刊》,後來他開始寫辱罵北京領導人的文章,尤其是被廣泛稱為“北京屠夫”的時任中共總理李鵬(他於上月去世,終年90歲)。此舉迅速損害了他的服裝生意。

“我一直希望中國改變,成為民主國家。我錯了。這只是一廂情願,”他說。

作為報復,中共當局開始關閉他在大陸的佐丹奴服裝店,大陸是他的這個連鎖品牌增長最快的市場。他意識到他要麼得賣掉生意,要麼就得小心說話。他以將近3.2億美元的價格出售了除媒體之外的所有資產。

他表示,這段經歷幫助他理解,為什麼其他富商都聽北京的話。“作為商人,你無法對抗這個政權,”他說。

黎智英的壹傳媒出版一份周刊和一份日報以及網站。北京一直在向企業施壓,讓它們不得在其媒體上做廣告。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說,許多商界人士不是真心發表針對抗議者的言論,但他們感到別無選擇,只能支持香港政府和北京。

他說,這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一個錯誤,因為中共領導人“他們知道,他們一朝脅迫了你,就永遠能脅迫你。一旦他們把你裝進自己的口袋,就會一直榨取你”。

黎智英與其他富商的不同之處在於,抗議活動有可能為他帶來商業上的好處。《蘋果日報》一直在投放廣告,試圖吸引新的數字訂戶,它向訂戶承諾,他們每天支付的3港元(約合40美分)的訂閱費中,會有1港元捐贈給抗議活動。

黎智英已經成為中國宣傳機器口中的妖魔鬼怪,一份報紙的圖片和視頻攝影師長期蹲守在九龍半島他那棟殖民時代的房子外,記錄他所有的訪客,顯然是希望找到與美國情報機構秘密聯繫的證據。

一群神秘的“愛國者”也定期聚集在他的大門外,他們乘坐一輛白色小麵包車來到這裡,揮舞着橫幅,譴責育有六個子女的黎智英是“美國走狗”和“支持暴亂的黑金主”。他的捐款數額不大,但他提供的主要支持是他的媒體上堅決站在抗議者一邊的報道。

為了通過他的孩子給他施加壓力,一家親北京的報紙最近刊登了他長子名下一家香港餐廳的名字和地址,並呼籲抵制。結果餐廳的生意更興旺了。

黎智英說,他很久以前就不再理會所有的辱罵,不過他不喜歡被門口刺耳的中國國歌打擾。這些辱罵嚇跑了一些老朋友,但是,他說,“不鬥爭就會害怕。我一直是個鬥士。”

黎智英每次離開家都會被拍下來,並經常被人跟蹤,但他對這種騷擾不屑一顧,說自己已經習慣了這種滋擾。“我很少出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