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顏丹:中共向美國要「言論自由」多可笑

中共明知,讓人民享有表達己見、暢所欲言的自由,才叫言論自由。但中共暴力治國、作惡多端,最怕自己的「假、惡、暴」嘴臉以及毀滅人類的陰謀被曝光。在中共看來,只有把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關進籠子里」、讓中國徹底變成監獄,才能繼續霸佔權力、禍亂世界。

美國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暫停並刪除了大量受中共政府支持、專對香港“反送中”抗議散布虛假信息的賬號,引發熱議。美媒稱,中共的“軟實力”失敗

“美國社交媒體推特和臉書接連宣布封鎖它們平台上的一批賬號”之後,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坐不住了,稱“推特臉書高級黑”,諷刺它們用這種方式“詮釋美國‘言論自由’”。

此舉無疑又犯了“不打自招”的低級錯誤。話說,美國兩個社交媒體封鎖自己平台上的賬號,風牛馬不相及的中共犯得着吹鬍子瞪眼嗎?這到底是人家“高級黑”,還是你中共在自黑?僅此一個回應,就表達了“此地無銀三百兩”。更何況,你還長篇大論的解釋,為何“這些賬號由中共官方主導”不實云云。

你要真的置身事外,又何必主動解釋?甚至解釋時還要上綱上線,說美國沒有“言論自由”。如此不依不饒,讓人覺得這事跟你沒關係都難。此外,中共也意識到了,自由並非無邊界的道理,在美國也同樣受用。因此,才迫切的想要為自己“散播虛假信息”這種“越界”行為辯護。

環球時報聲稱,“這些賬號散播關於香港示威的虛假信息”的理由不成立,“它們分明都是對發生的事實做了激烈的評論”。但面對“這樣的激烈情緒在互聯網上比比皆是,為什麼它們就是特別需要給予封號處罰”這個問題時,中共喉舌卻答不上來。

據環球時報所說,“推特上直到現在還有不止一個冒充環球時報負責人的虛假賬號,編造該負責人的虛假推文,推特清理它們了嗎”?也就是說,上述“關於香港示威的虛假信息”跟這個“虛假推文”一樣,都是虛假的。

這就等於承認了,中共想要辯護的、被推特、臉書清理的那些賬號有“虛假”嫌疑。既如此,中共就應該捫心自問,為何美國此番“打假”會如此“針尖對麥芒”?你到底幹了什麼,會遭到那兩大客戶遍及全球的社交網站的共同抵制?

連中共自己都發現了,如此高調的抵制竟然“沒有在美國主流輿論中引起反彈”,且“看不到美國主流輿論中,有誰在第一時間對推特、臉書進行譴責”。若結合中共所說的“推特和臉書這樣做有很強的討好美國和西方輿論之嫌”的觀點來看,如今要抵制中共的,就不只是極少數的私人媒體、社交網站了,而是美國的主流社會、乃至整個西方輿論界。

然而,替“虛假信息”賬號辯護的中共還是沒有自知之明。中共喉舌不在意的宣稱,“它們只是在價值取向上和香港示威者是對立的”。不知“價值”為何物的中共自然不懂,這才是問題的關鍵。通過和平的遊行、示威來表達對政府的訴求,這恰恰是香港民眾享有言論自由的凸顯。美國力挺香港示威者,正是對這種自由價值的支持與捍衛。

如今,來了一堆奇怪的賬號,堅決表示要與這種價值對立,那不就是在破壞價值、侵犯人家的自由嗎?把搞破壞、搞滲透的擋在門外,不讓其進來,這同樣是美國的自由。狂妄自大的中共急需認清一點,那就是,人家有接納你的自由,也有把你拒之門外的自由。再加上中共向來別有用心,美國就更得像防賊一樣、有所防備了。

遭到防備、抵制的中共一點都不冤。假如美國社交網站封殺來自中國的言論是“十分粗暴”的,那麼,中共徹底封殺臉書、推特、擠走谷歌,並且拚命刪除海內外所有“異己”的言論,又是什麼呢?

你怎麼對人家,人家就怎麼對你。臉書、推特再“粗暴”,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況且,人家的國民至少能用微信,你國人民卻不能用美國的臉書、推特;人家國民能看百度,你國人民卻上不了谷歌。有人披露,“當今世界只有兩個國家不能直接登錄Google,一個是遭到國際社會制裁的朝鮮,一個就是中國”。

就算美國的自由指數有所下降,但人家至少曾經名列前茅過。直到今天,美國人民還能充分享有憲法所賦予的一切自由。而中國呢?且不說,任何有關“自由”的排名都只能排倒數;在流氓政權的暴力淫威下,老百姓就連免於恐懼的自由都沒有。

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所謂的“言論自由”僅限於恨香港、恨台灣、恨美國、恨西方的宣洩式“國罵”。除此之外,那些好好說話、講道理、說真相的,往往都被扣上“造謠”的帽子“因言獲罪”了。

中共明知,讓人民享有表達己見、暢所欲言的自由,才叫言論自由。但中共暴力治國、作惡多端,最怕自己的“假、惡、暴”嘴臉以及毀滅人類的陰謀被曝光。在中共看來,只有把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關進籠子里”、讓中國徹底變成監獄,才能繼續霸佔權力、禍亂世界。

中共到死都不敢開放網禁、報禁,足見其對自由的恐懼。如今,痛恨、恐懼自由的中共竟然向美國要“言論自由”,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