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深水埗街坊「鬼節」警署門前燒紙錢 遭警察狂射催淚彈 嬰兒老人食客都遭殃

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而且後來在幾乎沒有任何示威者的街上,繼續連續發放多枚催淚彈。 由於事發時附近很多店鋪仍在開門營業,惟遭到嗆鼻的催淚瓦斯影響,顧客紛紛走避,附近的住宅亦被硝煙滲入,家中有6個月大嬰兒和長者的湯氏姐妹走上街頭,怒罵警察向幾乎沒有抗爭者的街道狂射催淚彈。「(你們警察)是不是七月十四見鬼呀?……」住在8樓的湯姐告訴蘋果日報,即使預先關好窗,家中仍被催淚煙攻入,同棟大廈2樓更是老人院,「距離警署幾條街,都飄到這裡,這是不是濫放催淚煙呢?……我們有BB(baby)的,撤退得去哪裡呀?

深水埗警署路透社Tyrone Siu供圖

香港人在農曆七月“鬼節”有在街頭燒紙錢元寶蠟燭拜祭亡魂的習俗,昨晚農曆七月十四(14日),是“盂蘭節”的正日,深水埗數十名街坊部分只穿拖鞋在一名師奶(香港人對一般家庭主婦的稱呼)帶頭下,在警署對面的行人路舉行拜祭儀式,悼念6月以來疑因反送中情緒受困而的6名輕生者,參加者人數越來越多,有人用鐳射筆照向警署,更高叫“黑警還眼”的口號,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而且後來在幾乎沒有任何示威者的街上,繼續連續發放多枚催淚彈。

由於事發時附近很多店鋪仍在開門營業,惟遭到嗆鼻的催淚瓦斯影響,顧客紛紛走避,附近的住宅亦被硝煙滲入,家中有6個月大嬰兒和長者的湯氏姐妹走上街頭,怒罵警察向幾乎沒有抗爭者的街道狂射催淚彈。“(你們警察)是不是七月十四見鬼呀?……”住在8樓的湯姐告訴蘋果日報,即使預先關好窗,家中仍被催淚煙攻入,同棟大廈2樓更是老人院,“距離警署幾條街,都飄到這裡,這是不是濫放催淚煙呢?……我們有BB(baby)的,撤退得去哪裡呀?坐穿梭機都走不及,是不是?”被問到如何評價警方,她不諱言:“你想我給負1000分他們?……差到沒得再差啦,是不是?我不覺得他們有一個晚上是做得好的。”

自小在深水埗長大的湯姐,斥警方完全罔顧所有居民性命,只顧驅散示威者,不惜犧牲所有人,“他們是不是要搞亂深水埗呢?有多少人正在吃飯路過?也有很多人普通燒緊街衣(馬路邊燒紙錢)……有這麼多武力可以用,是不是需要用催淚彈?射到四圍都系,那些化學物不會散的,黏在人家大廈的外牆,誰去洗?他們沒負過責任!他們是不是要檢討呀?”

家住內街的劉先生目擊警方,向內街的食店門外發射2枚催淚彈,趕走很多食宵夜的街坊,“X你老母黐線九唔(不)搭八,(街坊)正在吃飯,還在放催淚彈,是不是儍了這班警察?”、“你要癲就去外面癲,不要在這裡癲啦……(示威者)沒有進來,就不要在這裡(放煙),這裡整條街都是食肆”、“X你老母為什麼不放炸彈,笨X!”麥先生駕車來買宵夜,警方即射催淚彈過來,但“放完就即刻走啦喎,佢唔系嚟驅趕人喎。”

有身穿工作制服的女士途經現場,吸入催淚煙不適,難以開口說話。有夜歸的女街坊以毛巾掩面,被問為何不戴口罩時,拋下一句:“戴了(警察)就說你是暴徒、又要抓人,他們連買支筆都抓。”有吸入催淚煙不適的男子更坐在港鐵站出口,由救護員治理。有小食店的食物被催淚煙污染要即棄,至少損失過千元;住在附近的老闆慨嘆,得知警方會放催淚煙,已趕過來收鋪,但仍來不及收起食物。

另一方面,亦有大約200名市民到天水圍警署外燒衣,其間有人向警察撒紙錢,又用雷射筆照向警署,有人又高叫“黑警還眼”的口號。天水圍警署內聚集多名防暴警,到了凌晨衝出警署採取拘捕行動,有兩男一女被帶回警署。但人群並未散去,有當地居民並未參與任何示威活動,但也遭警方不由分說帶回警署,惹起大批街坊不滿。據悉,天水圍天盛苑的居民決定今晚開會,上台警方進入屋苑的執法問題,人群然後才陸續散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