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不必站上前線 因為周圍都是戰場

“不必站上前線,因為周圍都是戰場。”

自己是太子的幾十年街坊,老友住黃大仙,昨晚我們都有此感悟。他在黃大仙,起初街坊穿着拖鞋出來看熱鬧的多,然後見黑警無故拉人,才不斷高叫口號,“黑警,黑警。”“放人,放人。”在對峙間,最少十枚的催淚彈在居民間引爆,當然有部份人撤退,但更多是無辜中彈的憤怒;之後連鎖反應是有人走避到紀律部隊宿舍而引發衝突,是引起第二波衝突的原因。

朋友在現場拍片,粗口橫飛,黃大仙是出名的“深藍社區”,經此一役,恐怕小恩小惠不足以收買人心,因為大家都見到黑警的橫蠻暴力;當中無理被打的包括73歲的陳伯,到場聲援的他被防暴警察包圍,箍頸並推倒,事後坐在地上,高呼警察打人,公義何在。亦見一老人家身上沒有裝備,在防線高舉雙手,希望黑警停止施暴,結果卻被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跌倒地上,要現場的義士抬走。

“有什麼比這樣更瘋癲?怎可以胡亂放催淚彈?我已經七十歲,很感嘆,我在香港長大,警察怎可以這般亂來?因為警察心虛。如果警察不是內心慌怯,就不需要這樣對待市民。我只是見到有人哭着回來,所以我才下樓。”

“其實我已經站得很後,真的沒有站得很前,什麼裝備也沒有,家常便服下樓。住在黃大仙十六七年,從未見過這種情況。警察散去我們就會散去,其實我們都很和平,我不明白,為什麼警察要鎮壓我們?警察上一次在元朗的行動,催淚彈射到老人院,黃大仙也有很多老人院。我不是來看熱鬧,我是黃大仙居民,我不想家園變成戰場,你明白嗎?林鄭月娥就支持警隊,就是讓警隊無條偉鎮壓市民,香港現在已變成軍政府。我想告訴香港人,香港人要加油,請大家罷工。”

幸虧不少記者的直播,大家必定有看到防暴黑警以盾將老人撞飛;昨晚在黃大仙,不少老人家是希望繼續以身作盾,保護年輕人,稍有血性的人,也不會施以毒手。在不對等的暴力下,全幅武裝的黑警不斷以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攻擊平民;至於記者,也成為攻擊對象,小至以電筒阻礙拍攝,大至在無示警下,向天橋上的記者發射胡椒彈,難怪當聽到黑警講出“記者朋友”四個字,大家只會回應“記你老母!”

黃大仙黑警肆虐,油尖旺也不遑多讓。基本上是無差別式襲擊,在太子地鐵站出口一帶,夜市如林,不少人如黃大仙街坊般,只是吃完宵夜,路過回家,卻無辜被打;就算影片拍到,向新聞台投訴,可是面對沒有委任證,手寫證件的黑警,又有何用?朱經緯和暗角七警,只怕怨自己打得太早。

“我只是想停止這種暴力,停止警方無差別的暴力。警察根本無迫切性,原則性(用武力),大家都好冷靜。”片段中的黑警究竟是為追捕犯人,還是無差別襲擊市民泄憤?當有人因為哮喘不適而昏迷,有外籍舞蹈員無辜被捕,無差別的襲擊和濫捕,已經多次證明黑警失控。之前預備結婚的夫婦走過上環,同被拘捕,可見一斑(今日亂世佳人順利成婚,恭喜恭喜)。

而由尖沙咀到旺角到黃大仙,見到警方部署,人山人海,也令人不禁問,為何當日元朗黑夜,竟有人睜眼講大話,說警力不夠,所以才未能保護市民?

黑警不明白,他們的暴行,早已將本來作壁上觀的市民,也推前成為示威者,那早已不是“有示威者換衫混入黃大仙居民”。衫可以換,難道也換上拖鞋,不帶口罩來阻止?是你們無理的拘捕,過度的武力,令到市民憤怒不已,一齊在前線抗暴!

“做架梁呀?邊個唔怕死嘅行前一步呀。”

周星馳的《功夫》有此一幕。

前線的人的確減少。義士面對全幅武裝的黑警,本就處於極度不利的地位,他們需要支援,毋庸置疑。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站上前線的,在後方努力幫忙,由飯券到物資,由地鐵上的單程票到替換衣物,每一位都付出了努力。

但這,並不足夠。

明天就是8月5日,是全民大罷工的日子。

無論何種抗爭方式,總有高人表示,這樣沒用,那樣沒用;這樣更好,那樣更好。而一路的抗爭證明,世上沒有完美的抗爭,只有進化的抗爭,最重要的,是人手,是齊心,當人數越多,虛怯的黑警越會心慌。

罷工,是癱瘓社會的最好方法。香港不似外國,大部份行業沒有工會,至於所謂的工聯會,更永遠站在工人對面;加上1997年早已廢除《集體談判權法案》,令打工仔更難透過罷工來爭取權益。可是由四萬公務員集會,到有逾4,400名僱員的馬會也對罷工開綠燈,也見民心所向。就算有部份行業,如醫護,如消防,如傳媒,必須緊守崗位的,也應清楚表態支持,讓大家得聞人民之聲。

我相信,正如抗爭一路進化,香港市民也會隨住政府繼續龜縮,而將行動升級,明日的三罷,只是第一步。

對中共來說,香港的經濟價值,是最大價值。

香港人已忍得久了。民主遙遙無期,選出來的被DQ,想去選的不能入閘;公義也被殺死,無辜入罪者眾,打人黑警逍遙。在民生上面,香港人變成“遺民”,在中共政府刻意推波助瀾下,越來越難於香港生存,高樓價及離地的生活指數,不斷湧入的強國人,都令香港人難以立足,早就在爆發的邊緣。

為何一班本來可以趁暑假追星嘆冷氣拍拖大玩特玩的年輕人,要灑熱血,在街頭為香港人抗爭?當你見到他們連火也不懂火,炮仗也未玩過,手上綁的是浮板,用鐵碟來蓋催淚彈,你自然明白,只有別有勢力,想轉移視線的高官,以及白痴才會大大聲說有外國勢力,外國資金,在背後指使。只要你到現場一次,看到他們在十字路口討論前路,自然一清二楚。

由遊行到堵路,由龍和道走到紅隧,今次香港人的抗爭一步一步走來。講了多次的全民罷工,終於會在明日實行。正如半杯水,有人認為半滿,有人認為半空,但誰也不能否認,單是做後勤,對前線的義士並不足夠,惟有內外夾擊,令“香港關機”,成為國際注目事件,方才有效。羅馬不是一天建成,香港人的抗爭,也要一步一步走,越來越多人醒覺,那力量只會越來越大。

由6月9日百萬人遊行至今,還未夠兩個月,可是前線的抗爭已進化N次,而當初緊抱和理非宗旨的人,也逐漸接受勇武義士,那是五年前血的教訓,才有今日的“不割席,不篤灰,不指責”。“沒有大會,只有群眾”,成了當中真義,正因如此,大家才自覺每一分力都如此重要。

今日之爭,早非藍黃,由元朗黑夜而起,是黑白之爭,要支持公義,必須做得更多。前線勇武之士抗爭,幾多頭破血流,每日擔驚受怕,縱使暴動罪刑期可至十年,仍無懼色;近日連街坊也拖鞋抗暴,越見人多,未能走上前線?罷工!罷工!罷工!這是和理非的最大武器,也只有全港人人齊心,才可令躲在中共威權後的政府和黑警,作出回應。

前幾日,史兄寫了以下幾句。

“如果我睇到呢張相,8月5日都仲返工,

我覺得,

我人生是徹底白過了。

呢幾日喊咗好多好多次,數字系過去五年總和。”

唔好睇大家男人老狗,見到前線的慘況,還是忍不住流下男兒淚。

每次見到年輕的義士在前線,我想起那個年紀,正是在太子的網吧,和一班老友玩rainbow six,無憂無慮地放暑假。對,那間網吧,正是在旺角警署旁邊,途人被打被拉的地方,與我的老家,只有十數步之遙,那時我們以為環境已經夠差,沒想到廿年之後,只有更差。一個成年人,今日可做的,就是盡己之力,去幫年輕一代。正如當日打rainbow six,在前線沖的,也要有人在後掩護,才能取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