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龔楚將軍回憶毛澤東:集獨裁、殘忍、政治軍事鬥爭天才於一身

我和毛澤東私人並無仇怨,在井崗山及閩贛蘇區鬥爭時期,均在黨組織和他的領導下工作,我曾對他的獨裁作風和殘忍個性感到不滿,同時,我也曾對他領導政治軍事鬥爭的天才感到佩服,因而採取了敬而遠之的態度。當他被中共中央的領導同志排擠時,我還一度對他發生過同情之感!

張序(張國燾)

龔楚先生是參加中國共產黨井崗山時期的少數人物中之一,現在,這種人物即使在中共內部也是不多了。龔楚先生從參加農民運動到上井崗山,由井崗山到瑞金這一時期,固是龔楚先生的十一年紅軍生活,也是中共蘇維埃運動時期的主要歷程。至於龔楚先生本人,首先參加孫中山先生所領導的革命運動,繼而又參加中共,成為紅軍主要人物,後來又脫離中共,他本人這一番經歷確是不平凡的。

五四運動前後一部份急進的學者和青年,開始仰慕俄國革命,傾向社會主義。那些參加中共的青年,實質上並非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他們對於馬克思列寧的學說既無研究,更無所謂信仰:他們對於蘇聯和共產國際的理論和實際,也是一知半解,那批青年幾乎都是對於中國的積弱和腐敗,懷抱着痛心疾首的心情,他們心目中所憧憬的,是一個獨立自由和富強之中國。中國一直被專制政權統治着,政治腐敗極了,古老的文化又是脆弱的和空虛的,外侮紛至,國亡無日。民國以後,此種情況,並未改善,孫中山先生的革命行動,無論在理論上行動上,已經具有急進的特色,然而孫中山先生窮畢生之力,仍未能撼動專制統冶的根本;這就使中國那一代的年青更加偏激了。

正在這個時候,俄國人來了。中國人要反對帝國主義侵略和軍閥統治,俄國人就告訴中國人如何去反軍閥和反帝國主義侵略。俄國人教育中國人如何組織革命政黨,如何組織工人和農民,如何組織青年和婦女,如何組織軍隊,如何進行地下工作,如何革命奪取政權。這一切大體既不違反中國革命的需要,尤適合一般急進青年的口味。可是俄國人並不是為完全無私的目的而來的,原來俄國人是要找尋它的東方打手,要將充當帝國主義後備軍的殖民地轉而成為它自己的後備軍的地盤。俄國人所需要的是可靠的附庸,並非獨立的中國。

我們讀了龔楚先生這本書,就可以了解和同情當時青年這一不平凡的經歷。面對中國半世紀來的這許多演變,也將發生無限的感慨。今日青年讀了他這本書,也可以知道今日中共的所作所為的本質,從而對今後中國的路向有更清楚的取向。

自序

二十世紀的初期,是孫中山先生領導中國革命,推翻滿清封建皇朝,創立中華民國的大時代。中山先生的革命建國主張,雖因遭受帝國主義者及封建軍閥、官僚之反對和破壞,末克實現,且曾發生過袁世凱洪憲稱帝,以及張勳復辟的悲劇,但在中山先生奔走呼號,奮鬥不懈的革命精神感召下,使這一時代的中國青年覺醒起來,積极參与反帝、反封建,為建立一個獨立民主新中國的革命事業而奮鬥。我也就是在這一時代背景下投入革命陣營的一分子。待至國民黨實行“聯俄”、“容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後,我在中共的宣傳吸引下加入了中共組織,成為一個中國共產黨的黨員。由此我就在中共領導下參加革命工作,曾做過農民運動,組織農民自衛軍,並領導廣東農軍參加南昌起義,在中國紅軍從無到有的發展史上,我是紅四軍及紅七軍的組織領導者之一。由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五年的國內戰爭中,我是紅軍中一個流汗流血備嘗艱苦的高級指揮員。我在這一革命鬥爭期間,逐漸體驗到中共的革命政策,與我的革命理想背道而馳。我並預感到:如果中共統治了中國,將未必是中國人民的幸福。同時我對於閩贛蘇區在毛澤東領導時期,黨內鬥爭中殘殺了不少無辜的革命同志,更感到不寒而慄。我為我的良心所驅使,於一九三五年五月,拋棄了過去十一年的鬥爭歷史,冒着生命的危險,脫離中共,另謀新生。

我脫離中共後,曾一度抱着營救舊日同志的心情,參與湘、粵、贛邊六屬招撫工作。抗日戰爭期間,參加國軍,轉戰南北,為國家民族生存而戰鬥。抗戰勝利退役後,曾參與民意代表活動,出任廣東省參議員。至國內戰爭再度爆發,因應當時環境,出任地方行政及綏靖工作。一九四九年,大陸全部為共產黨佔領後乃移居香港。這是我奮鬥中的艱苦略歷。

我和毛澤東私人並無仇怨,在井崗山及閩贛蘇區鬥爭時期,均在黨組織和他的領導下工作,我曾對他的獨裁作風和殘忍個性感到不滿,同時,我也曾對他領導政治軍事鬥爭的天才感到佩服,因而採取了敬而遠之的態度。當他被中共中央的領導同志排擠時,我還一度對他發生過同情之感!

但是他這二十一年來的作為,從為了取得斯大林的信任而參加韓戰,犧牲中國無數的生命財產,到三面紅旗運動陷全國於飢餓之中,以至文化大革命之逼害老幹部和壓制文化人,摧殘學術文化,製造史無前例的個人崇拜等等,在在足以證明他愈來愈是倒行逆施。

至於我早年參加中共革命的目的是在:改造不平等的、防礙人類生存進步的舊社會,建立平等自由、人類和平共存的新社會。我抵香港後,曾寫“我與紅軍”一書,藉我的親身徑歷,報導中共政治軍事鬥爭實況,及其領導同志間的恩恩怨怨。時至今日,十多年來,中共的措施,及黨內領導同志間的矛盾,仍然因循着過去的路踐發展,造成近年的混亂之局,至於其未來的發展,假若其領導階層的現狀不變,則其黨內的門爭,勢必循環相應之下,致國家建設不能得到應有發展,人民生活亦未能得到必須的改善,一旦因內爭而發生內戰,則外侮必至!其影響所及,又何只中國人民受害而已!

關於共軍在初期國內戰爭的戰略戰術,及政治工作的配合行動,是我們關心國家前途的人士不得不注意的問題。我在一九五四年出版的“我與紅軍”一書中已有所敘述。現在特將近年回憶所得,以及寫“我與紅軍”時忽略了的許多事件,著作本書,俾讀者對中共問題,能得到深刻的了解,這是我著作本書的願望。

一九七一年一月於香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龔楚將軍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