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張扣扣被執行死刑前對父親說「爸爸 沒事的」

7月17日上午,張扣扣被執行死刑。當日中午,記者聯繫了張扣扣的父親張福如。他稱,執行死刑前見到了兒子,只說了“爸爸,沒事的”。

7月17日上午,張扣扣被執行死刑。執行死刑前,陝西漢中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安排張扣扣會見了其近親屬。

陝西漢中中院發佈的消息還稱,他們向張扣扣宣告並送達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書。檢察機關派員臨場監督。

當日中午,瀟湘晨報記者聯繫了張扣扣的父親張福如。他稱,執行死刑前見到了兒子,只說了“爸爸,沒事的”。

最高法院經複核確認:1996年8月27日,被告人張扣扣家鄰居王自新的三子王正軍(時年17歲)因鄰里糾紛將張扣扣之母傷害致死。同年12月5日,漢中市原南鄭縣人民法院鑒於王正軍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張母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過錯等情節,以故意傷害罪判處王正軍有期徒刑七年,王自新賠償張家經濟損失9639.30元。此後,兩家未發生新的衝突,但張扣扣對其母被王正軍傷害致死始終心懷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心理逐漸失衡。

2018年過年前夕,張扣扣發現王正軍回村過年,決定報復殺害王正軍及其父兄,並準備犯罪工具,暗中觀察,伺機作案。

2018年2月15日(農曆除夕)12時許,王校軍、王正軍兄弟二人祭祖返回行至本村村委會門前時,守候在此的張扣扣蒙面持尖刀朝王正軍頸部猛割一下,連續捅刺其胸腹部等處數刀,並追趕驚慌逃跑的王校軍,朝其胸腹部等處連續捅刺數刀,後返回再次捅刺王正軍數刀,致王校軍、王正軍死亡。

隨後,張扣扣闖入王自新家,持刀捅刺王自新胸腹部、頸部數刀,致王自新死亡。之後,張扣扣使用自製燃燒瓶點燃王校軍家用轎車,致車輛後部燒毀。張扣扣逃離現場後,於同月17日7時許到公安機關投案。

最高法院認為,被害人王正軍傷害致死張扣扣之母的行為已受到法律制裁,但張扣扣卻心懷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後蓄意報復王正軍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劃犯罪,選擇除夕之日當眾蒙面持刀行兇,致三名被害人死亡,且有追殺王校軍和二次加害王正軍的情節,主觀惡性極深,犯罪情節特別惡劣,手段特別殘忍,後果和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嚴懲。

張扣扣殺人後為進一步發泄怨憤又毀損王校軍家用轎車,造成財物損失數額巨大,亦應依法懲處。對張扣扣所犯數罪,應依法並罰。張扣扣雖有自首情節,但依法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第一審判決、第二審裁定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據此,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第一審對被告人張扣扣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刑事裁定。

張扣扣“為母復仇案”時間線

1996-08-27

因鄰里糾紛,王自新17歲的兒子王正軍,在一場鄰里糾紛中,故意傷害致張扣扣之母汪秀萍死亡。

1996-12-05

王正軍被原南鄭縣人民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7年有期徒刑。

2018-02-15

張扣扣當眾行兇,致王正軍、王校軍(大哥)和王自新(父親)死亡。

2018-02-17

張扣扣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2019-01-08

張扣扣殺人案一審宣判,被告人張扣扣被判處死刑,當庭提出上訴。

2019-04-11

“張扣扣殺人案”二審維持死刑判決。

2019-07-17

張扣扣被執行死刑。

第一:張扣扣大年三十連殺3人核心事實大年三十除夕夜張扣扣連殺3人

2018年2月15日,農曆大年三十,除夕,陝西省漢中市南鄭區新集鎮發生一起殺人案,致2人當場死亡,1人經搶救無效死亡。

據南鄭區委宣傳部官方微博@南鄭宣傳通報,當天,該村居民張扣扣持刀將鄰居王自新(男,71歲)及其長子王校軍(47歲)當場殺死,王自新三子王正軍(39歲)被刺傷後搶救無效死亡。

兩日後嫌犯張扣扣投案自首

2018年2月17日10:55,漢中市南鄭縣(區)官方微博@南鄭公安通報稱,2月17日7時45分,犯罪嫌疑人張扣扣投案自首。

兇案背後的隱情22年前的一場命案

1996年8月27日晚7時許,張扣扣的母親汪秀萍路過王家門前時,因過往與王家有矛盾,便朝被告人之兄王富軍臉上吐唾沫,遂引起爭吵。王正軍聞訊趕到現場也同其母親爭吵,汪秀萍拿一扁鐵在王正軍的左額部、左臉部各打一下,王正軍即從路邊撿一木棒朝汪秀萍頭部猛擊一下,致張扣扣母親當場倒地於當晚10時許死亡。當時13歲正在上初一的張扣扣和姐姐親眼目睹了這一幕。

法院認為,因王正軍未滿18周歲,且能坦白認罪,其父已代為支付死者喪葬費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對引發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過錯行為,應當對被告人王正軍從輕處罰。法院以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判處王正軍有期徒刑7年,共賠償9639.3元。

目擊親戚稱,張扣扣說“報22年的仇”

張父回憶,除夕那天,早上九點左右,自己熱了一碗飯吃,準備去山上拜祭祖先和妻子,走的時候兒子正在燒熱水洗衣服。吃完飯後,張父便和大哥、三弟以及四弟張強(化名)的兒子去山上燒紙。大約中午1點左右,有人給侄子打電話說,張扣扣殺人了,叫他們趕緊回去。

張強說,當時自己在家殺雞,突然就聽到孫子跑來說,“出事了,出事了。”他跑到馬路上一看,張扣扣殺了人正往回家走。張強見狀,便上前質問他:“你瘋啦!今天大年三十,你搞出這事,你不要命啦!”張扣扣對張強說,“報22年的仇。”張強說,張扣扣當時哭了。

張扣扣父親:案發前給自己4萬迴避“找媳婦”話題

張父稱,兒子回國後一直在家裡待着,基本不出門,每天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張父表示,父子倆在家交流很少,大約臘月二十左右,他說自己催兒子找個媳婦,兒子卻表示,以後不要再提這事了,並拿出了4萬塊錢,說以後都不要和自己說話了。

家人自述:張扣扣當過兵十分孝順

張扣扣初中畢業以後,在家待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出去打工。一年之後,鄉里通知兒子去當兵。張扣扣姐姐稱,弟弟從小就喜歡軍人,聽到此消息後就很高興地入伍了。據張父提供的相關證件複印件顯示,2001年12月1日,張扣扣被批准入伍。2003年12月29日,張扣扣複員。

兒子復原回家之後,在家待了一段時間便去廣州打工,“當保安。”張父稱,兒子非常孝順,在廣州打工時,每個月都給他寄500塊錢,“他當時的工資才一千多塊,幾年給我寄了一萬六千五百多元。但他就是不怎麼回家,每年過年都沒回。”

張扣扣姐姐坦承,母親之死一直是全家傷痛,每每提及都會默然落淚,“我弟弟走這條路,有時候想想我心裏好像也舒坦了...但他走這條路,把他前程都毀了,還不如不走呢...”

第二:張扣扣落網後自述稱22年前的記憶終身難忘

張扣扣首次會見律師數次掩面大哭

2018年2月23日,張扣扣首次會見律師,見面時間整整5個小時,狀態時好時壞,在談及22年前媽媽“被去世”案件中的細節,他數度掩面大哭,稱22年前記憶終身難忘。

記者:當時你才13歲,距今已過去22年。為什麼“終身難忘”?

張扣扣:我當年確實只有13歲,但當時發生的事情對我刺激太大。我記得我媽被打倒後,我跪在地上,把她抱在懷裡,我和姐姐都叫媽媽,後來我們拚命地叫,媽媽想說話又不能說,突然她想用勁時,她鼻子里、嘴裏噴流出血來,我明顯感覺到她喉嚨處有血經過的聲音,媽媽流着淚,就斷氣了。

張扣扣回憶22年前母親身亡經過

張扣扣:當時是還有一周要開學了,準備上鐵峪中學初一,那天下午,我和媽媽、姐姐去村邊的西乾渠去洗腳,爸爸在家裡餵豬,母豬剛下了小豬。我媽先下來,我和姐姐隔着十幾分鐘的樣子,當我倆回到王自新家附近路上時,我親眼看到,我媽已經躺在地上,王家老二(王富軍,外號團長)和老三(王正軍)兩人用膝蓋壓在我媽胸口上,我和姐姐一看都嚇哭了,我倆馬上回家找我爸,我爸正在餵豬。

我說“爸,人家快把我媽打死了,你還在家餵豬,你趕緊出去看看。”我爸就出去了,拉開還對躺在地上媽媽進行毆打的老二、老三。我爸就對他倆說“算了,算了”。

我爸接着拉我媽回到我家門口,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頂着”,在場的人都能聽到。老三一聽這話,就又來火了,又從他們牆邊柴堆里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媽。

對於老二,我記得老二是一開始動的手,後來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媽。後來媽媽就暈倒了,躺在地上。我爸又把我媽抱到王自新家門口,躺在地上,意思是讓他們看傷(當時沒預料到傷的嚴重)。我媽清醒了,又爬回我家門口。我爸讓我和姐姐搬凳子出來,後把媽媽扶在凳子上,一扶就倒,出現了兩次。我爸一看比較嚴重,又找來稻草、被子,讓我媽躺在我家門口,我爸讓我倆趕快叫舅舅來。等舅舅來了,天已黑了,這時媽媽已經不行了。

張扣扣回應行兇前的異常舉動

記者:行兇前,你曾給你父親4萬元,這是為什麼?

張扣扣:臘月二十八,村電工因換電卡與爸爸產生了一點小糾紛,我和電工說聽我的,別聽我爸的,然後又勸我爸不要難為電工。因為這事,我爸還發牢騷,說我花了他的錢,又不結婚。我說兩次修房子,我都把打工的錢拿出來了。後來我一賭氣,取出4萬元現金,在第二天,給了我爸。

記者:據你父親講,案發當天,你曾提醒他關於煮雞和第二天早上吃面的事,怎麼突然就去做這件事了?

張扣扣:這是我姐姐回來過年拿的雞,在臘月二十九下午,我爸問我“明天除夕,咱煮這隻雞夠嗎?”,我當時說“你煮不煮跟我沒關係”。我當時心裏想,可能我也沒機會吃了,但沒跟爸爸講出來。當時爸爸沒有發現我說話有沒有問題。我和爸爸很少溝通,也很少談心。

張扣扣回應自首:想看除夕的煙花

記者:為何兩天後自首?

張扣扣:剛開始想直接自首的,但當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就想看看煙花,走小路繞了一圈,走到河灘上,把刀扔在鎮上河水坑裡,在新集鎮河邊草叢中睡了一晚上。這一晚我心裏很平靜,但沒睡着。

大年初一天剛亮,我走田間小道到大河坎江邊上,一直走到下午1點,走了很遠,腿都走痛了。中間我想回家看我爸一眼,走到鄰居家隔牆聽有人說話,感覺有很多人過來,我就翻牆跑了。後來我走墳地、河溝,又回到新集鎮河灘上。初一晚上天太冷,我又到鎮上郵儲銀行的自動取款機旁待着,這個地方離新集鎮派出所很近。初二7點45分,我就去派出所自首了。

張扣扣回應拒絕找媳婦:條件給不了幸福

記者:時至今年,你已經35歲。據媒體報道,說你“拒絕找媳婦”?

扣扣:我媽媽死後,我經常會想起她死的時候的畫面,放不下,然後還有一些世俗的因素,畢竟現在人比較現實,以我目前條件也給不了別人幸福,就這樣一個人過吧!至於女朋友,處過一個,2004年去廣東打工後,2005年開始認識江西的一個女孩,她比我大幾歲,我當保安,她當普工,處了兩年,她讓我結婚,我說這輩子可能不會和女的結婚了。但我沒把我媽媽的事告訴過她。2007年我們分手了。分手後,我們就不再聯繫了。

張扣扣回應與王家恩怨:他們故意在躲我

記者:據你的鄰居透露,你曾說過王家在躲你,是否有過這個事?他們有沒有主動找過你和解?

張扣扣:這22年來,王家從未找人或直接向我們溝通過,沒有說一句道歉話,也沒有任何賠償。可能原來他們沒這個條件,但是他們現在過得很好。城裡買了房,老大是南湖區管委會主任,老二也有正式單位,老三在西安有穩定收入。而且我感覺他們就是故意躲着我,也正是因為這個,才讓我對他們的意見越積越大。另外,在這22年里,老三基本沒有回來過,即使回來也是大年三十回來,轉身就跑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瀟湘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