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程曉容:親共分子紐約暴力攻擊 說明什麼?

對民運人士拳打腳踢的親共分子,被警方拘捕。(林丹/大紀元)

7月11日下午,親共分子在紐約街頭再度暴力攻擊和平人士。當天,在曼哈頓凱悅酒店前,向下榻此處的蔡英文總統表示歡迎的中國民主人士和數百名親共者對峙並發生衝突,有些親共分子對民主人士用紅旗追打,並使飛腳踹人,其中一名打人者被紐約警方銬走。

這一幕被眾多目擊者拍攝下來,在網上流傳。中共血旗揮舞,暴力威脅上演,這說明了什麼?

第一,中共流氓本性暴露無遺。中共很喜歡用“暴徒”這個標籤來妖魔化和平抗議者,包括“六四”學生運動和香港的反惡法市民,但這一次,紐約街頭赤裸裸的攻擊行徑又一次令世界看清:中共才是暴力的真正製造者。

在過去70年里,中共在大陸實施恐怖統治,從土改、鎮反、反右、文革,到“六四”和迫害法輪功,從強拆民房、強征土地,到城管圍毆小販、國保警察抓捕和威脅維權人士,中共暴力不停,製造無數血腥慘案。對此,中共一概用謊言掩蓋,以“內政”阻擋外界的譴責,即使紙包不住火,它還是要抵賴到底。

與此同時,中共向海外滲透,把共產意識形態和暴力一起輸出。近些年,在美國紐約、舊金山、法國巴黎、英國倫敦、西班牙巴塞羅那、台北等地,被中共收買和操控的親共分子當街滋事,搖旗吶喊,騷擾甚至攻擊在當地舉辦和參與合法活動的團體或個人。這些人高舉五星旗,高喊“中國萬歲”,實際上行中共的代理人之事,嚴重地損害中國和中國人的形象,公然挑戰自由社會的法治和民主。

第二,中共在海外的滲透令人怵目驚心。一位海外中國政治專家曾指出:中共利用西方民主的自由來反對西方民主。

紐約僑社的老人們曾說,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中共僑辦想要改變華埠長年支持中華民國的局面,開始加碼對傳統僑團的滲透,並放言:十年內把各地僑社“白變紅”。

十多年來,在曼哈頓和法拉盛等地,中共匪徒經常成幫結隊,招搖過市,對於和平守法、不與中共同流合污的華人團體常常惡語相向,謾罵動粗,十分囂張。

在澳洲、新西蘭、歐洲,也不乏為中共站台的華人社團或個體。他們大多具有雄厚的資金背景,遊走於政商兩界,拉攏所在國政要,為中共海外的種種擴張策略鋪路。他們的所言所行,皆系中共代理人所為,因而引發當地民眾的反感和懷疑。

這些“愛國”僑團或人士在各地的表演,拼起了中共海外滲透的一張大圖。對此,海外媒體和學者已經披露了不少個中內幕,相關情報機構也已經展開調查。

2018年2月,澳洲大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出版了《無聲的入侵:中國(中共)如何正在使澳洲變成一個傀儡國》,揭露了中共對澳洲政界和學術界的滲透。

2019年1月,加拿大知名媒體人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出版了新書《熊貓的利爪:北京對加拿大的影響與恐嚇》,深入揭露中共對加拿大社會的滲透活動。

顯然,中共的目的,不是佔據某個城市的某條街道,也不僅限於攻擊某個團體,而是要把整個世界“染紅”。

第三,中共在政治、經濟、文化、傳媒等多個領域對外輸出腐敗、謊言和暴力,蠶食自由社會的官場和法治清廉,損害傳媒的公信力,破壞僑界安定,製造恐懼和分裂,破壞力正逐漸顯現,自由社會必須對此提高警覺並及時嚴肅處理。

兩周前,近百名美國前官員、學者和商界人士,發表了一封題為《中國不是敵人》的公開信,批評川普政府對華強硬政策,引發強烈爭議。很多學者認為,此信在支持已經失敗的對華“綏靖”政策﹐並且沒有分清中國與中共。

加拿大媒體人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在著述中說:“你問我中國危險可怕嗎?我說中國人民不可怕,但中國共產黨絕對是危險可怕的。”

發起和聯署這封公開信的諸位美國人士,大概沒有讀過《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九評共產黨》以及《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他們也許未曾傾聽過陳光誠、李文足、耿和的陳述,未有抽出時間認真了解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

無論出於何種理由,任何國家的政府,若向中共敞開大門,以為溫和的禮遇將帶來經濟利益,將使雙方互惠,都必將被這種“天真”的想法所害。無視中共暴政的暴虐本質和恐怖行徑,就等於無視中國與本國人民的權益和安危,無視得之不易的自由與和平。

當前,香港二百萬民眾向中共說“不”,其所展示的抗暴勇氣鼓舞着“統戰”陰影下的台灣民眾,鼓舞着深受暴政所害的大陸民眾,響應着西方多國聯合反制中共的正義浪潮。

在此形勢下,中共顯出末路瘋狂,在紐約赤膊上陣,拙劣的表演恰恰說明,醜惡的紅色暴力不受歡迎,中共的渣滓應被清除。

中國不是敵人,然而,綁架了中國、欺壓善良大眾、散播共產主義毒素的中共是全世界的敵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