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最後根本沒人敢播放他的這段央視採訪錄音

——冤獄11年半 前大陸律師堂堂正正反迫害

看守所欲對張鵬實施電視認罪,有一次安排中央電視台拍攝錄音,讓他講講所謂「個人的想法」。在鏡頭前,他如實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希望你們能不篡改、不刪減、不做任何處理,放給別人聽」。他並警告,中共電視節目一貫刪減、編輯、造假,從中央到地方,比比皆是。最後結果是根本沒有人敢播放他的這段錄音。

20年修煉時光,至少11載鐵窗生涯。法輪功修煉者、前大陸律師張鵬一直堅持堂堂正正反迫害。(張鵬提供)

20年修煉時光,至少11載鐵窗生涯。在7·20法輪功反迫害二十周年之際,前大陸中南工學院(現南華大學)電氣工程系助教、前大陸律師張鵬,講述了他20年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1999年2月,時年26歲的張鵬閱讀法輪大法著作《轉法輪》,為書中“真、善、忍”的法理折服,他認定這是他人生要遵循的真理。“得法後,境界得到升華和提高,真正實修,我能夠看到、體會到修煉的殊勝。”他說。

修煉後,困擾他多年的鼻炎消失;打坐時,他感到寧靜祥和、美妙,陣陣能量通透全身,顛覆了他一直信奉的無神論。在大學執教期間,有同事多報了他的工作報酬,他如數退還給單位。

然而,寧靜的個人修煉時光非常短暫。張鵬得法僅僅5個月,中共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迫害。

為呼籲當局停止迫害,張鵬先後到北京上訪、去天安門打橫幅,僅在1999年到2000年間,他三次被非法拘留,還遭學校軟禁,最後被迫失去大學工作。2001年,他因印製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非法重判10年監禁,後又加刑一年半。

11年半冤獄,毆打、吊銬、挨凍、野蠻灌食、剝奪睡眠、關禁閉室等酷刑,從未壓垮他的正信,相反,他以律師的角度更加看清了這場迫害的非法性。在11載的鐵窗之內,他堅持背法、發正念、講真相,不穿囚服、同獄警談話不下蹲,拒絕奴工。他保持清醒理性,和平智慧反迫害,以大善大忍的胸懷講真相;在酷刑折磨中仍然修煉自己,展現了修煉人的境界、讓邪惡的“轉化”陰謀始終無法得逞。

以下是他講述的正念正行講真相、堂堂正正反迫害的幾段故事。

去天安門打橫幅

失去大學助教工作之後,張鵬在2000年通過自學考取了律師執業資格,很快在廣東一家半官方律師機構獲得新的工作職位。之後不久,他向單位負責人講明法輪大法遭受不公的真相,請假去天安門證實法。

同年初夏,他來到北京住下,悟到應該正念強大、堂堂正正打出法輪大法的真相橫幅,這是一種告訴世人真相的形式。

這天,他正念十足地走上天安門廣場,和其他二名法輪功學員同時出現在金水橋上,他手舉“法正乾坤”的橫幅,那一刻時間彷彿停住了。過了好久,城樓監視的武警才反應過來,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說,“你跟我走!”他平靜地反駁,“你拽我幹嘛?我違反了什麼?”那名武警頓時啞口無言。

他繼續手舉橫幅站在原地,金水橋的警察上來搶奪他的橫幅,不由分說將他強拉上一輛中型麵包車。車上的惡警立即狠狠搧他耳光,嚴厲訊問斥責。此時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警察命令他們全部要轉乘一輛更大的客車。

途中,張鵬最後一個下麵包車,順手抓起一把橫幅,並沒有跟隨其他人再去乘坐大客車,而是從警察眼皮底下成功走脫。

“我出來時沒帶任何證件,只帶了往返的車票錢,就又坐公交車回去了。”他說 。

不過,此行讓張鵬看到大批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直接被抓,這樣的善意上訪對“一言堂”的中共當局而言行不通,法輪功學員根本就沒有申訴的機會。

此後數月,他利用自身技術優勢,與其他學員一起省吃儉用,自發湊錢,買油墨耗材與打印機,加入到印刷法輪功真相資料的行列。後來他回到湖南,協助長沙建立了大法真相資料點。

“我是個自由人,我和你是一樣的。”

2002年3月,張鵬被關在沅江市赤山監獄教育科入監隊,當日煉功時,遭到幾名犯人毒打。他認為打人者違反監規,應該受到處理,而且多名打手同時出手,惡行一致,顯然背後得到許可,還要查明主使人。

第二天,他去找到教育科副科長反映這一情況,正碰上有犯人伺候副科長洗腳,他認為要反映的事情重要且嚴肅,表示願意等待。那名副科長洗完腳,請他落座後,他開始講述自身修煉經歷以及大法真相。

“我是個自由人,我和你是一樣的。”張鵬說,他是被冤判入獄,並不是犯人,他享有煉功自由。副科長表示,監獄對法輪功人員執行“不讓煉功、不讓學法、不讓傳資料”的規定,如果他下次再煉功,不能保證不挨打。

張鵬繼續反映情況,他輾轉找到教育科科長,平和智慧地講述自己的修煉過程和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指出目前這場迫害的本質,並強調被暴力干涉煉功是不可接受並且需要立即糾正的。最終在該科的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全部可以正常煉功了;而曾指使打人的一名小組長後來也受到了處分。

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兇江澤民

2001年,張鵬在衡陽看守所遭非法關押期間,起草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兇江澤民的文件,與其他學員聯名寫信,他親自將信遞交給衡陽檢察院辦公室。

在赤山監獄,張鵬還與另外約20名被非法關押學員一起,聯名寫信給湖南省政法委、“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要求停止迫害,無罪釋放被關學員,並恢復大法創始人的名譽。

在非法判刑前,“610”人員明確告訴他本人和他父母:只要認罪,承認煉法輪功是錯的,按照他們的要求寫三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之類),就可以不用去坐監獄。

“610”的話就代表法律嗎?這讓作為律師的張鵬更加看透他自己被重判的非法性,“這本身就說明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非法的,是站不住腳的。認罪反而被釋放,是多麼荒謬的邏輯。”這成為他後來向人們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有力素材。

看守所欲對張鵬實施電視認罪,有一次安排中央電視台拍攝錄音,讓他講講所謂“個人的想法”。在鏡頭前,他如實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希望你們能不篡改、不刪減、不做任何處理,放給別人聽”。他並警告,中共電視節目一貫刪減、編輯、造假,從中央到地方,比比皆是。最後結果是根本沒有人敢播放他的這段錄音。

以善的力量感動獄警

長期的冤獄迫害中,張鵬經受過各種酷刑折磨,但法輪大法善的力量也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展現。

2004年10月在沅江市赤山監獄,一名學員(賈哲發)成功走出監獄,張鵬被懷疑與之有關,當晚就被關禁閉室。15天之後他被轉到常德市武陵監獄,繼續關禁閉室,被提審拷問。

禁閉室就是“監獄中的監獄”。這次包括獄警、公安、國保在內六七個人,一起進駐禁閉室,一天24小時不間斷輪流審訊,希望從他口中得知已走脫學員的下落。

武陵監獄位於山區,11月的氣溫很低,隨時都可能降雪,他們卻讓張鵬坐在屋子中間冰冷的矮水泥石凳上。石凳子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個鐵環,獄警將他雙手分別銬在鐵環內,整個人被固定住,卻很難直起腰來,七天七夜,除了吃飯和上廁所,不得不保持這種痛苦姿勢。

當夜暴雨大作,氣溫驟降,他們一直不讓張鵬睡覺,不給厚衣服穿。“你不講出我們要的東西,當然沒辦法睡覺,我們就陪着你。”這六七人都帶足了衣服,氣焰高漲,信心滿滿,準備持久迫害。他們想要加班補貼。

無論誰值班訊問,張鵬一律本着善意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

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天越來越冷,第四天下起了雪,警察烤着電爐子,還喊冷。張鵬對他們說,“我那裡有冬天的衣服,你們可以去我房間拿來穿。”

其中一名被稱為“惡人”的赤山監獄偵查科來的警察(類似刑警)被他的善念感動,“對你我絕對要按照規矩來做,絕不會動手的。”

後來,這六七個人越來越疲憊,氣焰全無,而張鵬依舊很有精神,頭腦思維清晰,對每個人充滿善意。

最後他們全都對張鵬另眼看待,言辭間充滿客氣、禮貌。第八天早上,他們全部撤離。

“他們都被你打敗了。”一名犯人說。

“不是被我打敗了,法輪功的真、善、忍是有力量的。”張鵬說。

“我一背法,身體就感覺輕飄飄的,冷熱的感覺就沒了。而且時間過得好快。”張鵬回憶說,“那幾天,偶爾有一點困,繼續背法,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寒冷……什麼都忘記了。”

最後,當獄警為他打開手銬時,發現已經銬到肉里去了,至今他手腕上還留着當時留下的傷疤。

張鵬在美國參加反迫害活動。(張鵬提供)

奉勸迫害者為自己留後路不要再迫害法輪功

十年冤獄,又加刑一年半,2012年4月張鵬才離開監獄。

“這是一段被迫走過的路,那些黑暗的日子錘鍊了自己,讓我看到了堅持正信、正念展現的力量,也更堅定了我按照‘真、善、忍’修煉的決心。”張鵬說。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他接觸的很多人,包括政法系統的不少人,都通過他了解到法輪大法的真相。

2014年年初他來到美國,繼續加入反迫害行列。直到今天,他在工作之餘,將大量時間用在講真相項目上。

張鵬(前排左三)跟隨天國樂團,往返美東美西各城市,將法輪大法的美好與希望傳遞給當地民眾,他一如當年,堅持不懈。(張鵬提供)

張鵬認為,當年迫害他的人,他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他們大多是被動追隨、參與迫害的政法系統的工作人員,中共在歷次運動中都是挑起一部分人打擊另一部分人,其實他們都是受害者。”

“但善惡有報是天理,今日迫害他人就埋下了日後遭惡報的種子。只有真正擺脫中共的思想枷鎖,不被中共利用,才能做一個真正自由的中國人。”張鵬希望那些還在執行迫害法輪功政策的人,“要好好想想自己、想想自己的家人,別再干那些傷天害理、迫害善良,堵住自己後路的事情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趙芬妮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