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中年男人的脆弱 「低個頭」就暴露了

中年男人就像一棵大樹,樹底下,是妻子的倚靠,孩子的嘻笑。

低頭,你就輸了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張圖片。

地鐵上,一個中年男人睡著了,假髮掉落在腳邊。光禿禿的腦袋低垂着,讓人忍不住有些心酸。

或許,他是去給孩子開家長會,為了不讓孩子被笑話;

或許他為了見一個客戶,想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

又或許他剛參加一個同學聚會,為了僅剩的一點自尊……

這一刻,地鐵上的中年男人放下所有的剛強,流露出他內心的疲憊。

忽然希望地鐵不要停下,讓他多歇一會兒,在夢裡做一回自己,哪怕只有那麼短暫的時間。

中年男人就像一棵大樹,樹底下,是妻子的倚靠,孩子的嘻笑,他必須堅強剛毅,擔當起庇護家庭的責任。

張愛玲在《半生緣》中寫道:

人到中年的男人,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他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在小區停車場,很多男人下班開車回家後,都會選擇一個人待在車裡一段時間。

燃一支煙,聽一首歌,或者靠着椅背沉思一會兒。

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呢?

或許是思考白天工作中遇到的那些麻煩事:來自上層的高要求,業績推動的不順利,方案如何制定、如何落實。

又或者,是想着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的關係,難得的周末,想要帶父母做個體檢,又要陪伴妻兒,為孩子輔導功課。

車門外,等待他們的是柴米油鹽,是父慈子孝,唯有這短暫時間屬於自己,他們需要做好思維的切換,暫時放下職場煩惱,擁抱人間煙火。

一個男人,想要憑一已之力,既要維持自己體面的精英形象,又要成為上孝父母,下做楷模的頂樑柱,真的很難。

倒下,家就垮了

《請回答,1988》中有一段旁白:

“小時候家裡住着超人,是個能修所有東西的百戰天龍,何時何地誰有困難都能解決的萬能俠客。他是個不會懦弱的超級英雄的存在。

但是當我長大後才發現,爸爸的軟弱只是從不在我們面前展現。而且超人也是人,他之所以能夠堅強地挺過來,並不是因為其他,而只是因為要守護我們……”

德善的爸爸是妻子心中的頂樑柱,孩子眼裡的超級英雄,是維持一家5口生活的唯一經濟來源。

當德善的媽媽被通知自己可能罹患癌症,要去醫院接受進一步檢查時,德善爸爸雖然表面樂觀,故作鎮定,夜晚卻獨自一人喝悶酒,被正峰爸爸撞見後,忍不住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說著自己有多擔心害怕。

作為一個爸爸,一個家裡的頂樑柱,他必須強大到足夠給予妻兒力量和信心。

但他也是一個人,焦慮和脆弱在心底壓抑得再深,也會在深夜裡猝不及防地崩潰。

前不久,我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姑母,正巧沒熱水了,我便起身去水房打水。

在水房等水燒開的時候,我看見一個40來歲的高大男子站在一邊,面對牆壁默默地抹眼淚。

打完開水,那個男子在我前面,也進了姑母所在的病房。

“醫生說了沒啥大毛病,都是些老年病,治療幾天咱就回家了。”他笑嘻嘻地向姑母隔壁床的老太太說。

表哥送我出來的時候跟我說,隔壁床老太太患的是癌症,做了幾次化療也不見起色,估計時日不多了。

她兒子是幫別人開車跑運輸的,為給老母親治病欠下不少債,每天在母親面前笑嘻嘻的,撐不住了就出去哭一會兒。

笑,有時只是一種表情,無關心情。

他是男人,更是父親、丈夫、兒子,每一個身份的背後都連接着一個與他最親密的人,需要他去守護,他必須堅強,哪怕心力交瘁。

放棄,希望就沒了

網上有一種說法:喪偶式育兒。

意思是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親總是缺位,對孩子缺乏教育和陪伴。

如果可以,誰不想老婆孩子熱炕頭、父慈子孝樂融融?

又有誰願意嘗試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痛苦?

但有時候,真的是拿起工作就要放下家人,對得起孩子,又對不起父母。

看過一個故事。

一個加班到凌晨的中年男人,接了一個電話後捂住臉崩潰大哭。

他已經連續一周都吃住在公司了,這天是女兒的生日,可臨近下班時,客戶突然推翻原方案,他只能繼續加班。

夜深了,妻子打來電話,聽到女兒一聲:“爸爸,我愛你,早點回家。”他瞬間崩潰!

多少中年男人每天不是在拚命掙錢,就是在拚命掙錢的路上,用自己最大的努力,給予家人最好的生活,他們不敢病,更不敢死。

姜文在《狗日的中年》中說:

中年是個賣笑的年齡,既要討得老人的歡心,也要做好兒女的榜樣。

我的一個朋友,年輕時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

一個訂單,因為客戶單方面反悔,公司損失不少,領導批評他不該在沒有確認之前就發貨,造成損失。

朋友拍着桌子把領導臭罵一通,揚長而去。

前幾天,他約我吃飯,酒後,談起現在的工作,紅着眼眶說,再也沒有當年的勇氣了,父親中風癱瘓在床,兒子學費、課外輔導費還有各種興趣班,壓得根本喘不過氣。

抹了把臉,他笑着說:是生活教會了我阿Q精神。

忽然感覺很心痛。

做着累死累活的工作,拿着不多不少的工資,頂着越來越少的頭髮,受着不明不白的訓斥。

即使這樣,為了你愛的和愛你的人過得幸福,也只會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沒事,有我呢。

這樣的男人,請善待

中年男人用他看似堅不可摧的鎧甲包裹着一顆柔弱的內心。

他們不是沒有眼淚,而是都淌在了漆黑的夜裡,寧可迎着風奔跑,也要不動聲色地給家人一個剛毅背影。

一位大哥特別愛喝酒,喝了酒就哭。

有人問他為什麼這麼愛喝酒?他搖了搖頭,苦笑着說:因為酒難喝啊。

那個在街頭囫圇吃個煎餅就接着開工的快遞小哥,那個住在民工房吃着泡麵的農民工,那個啃着麵包開着出租的士司機……

他們的心裏揣着家人,他們的肩膀,要扛起一個家庭的幸福。

在你的生活里,總有這樣一個男人:

也許他愛你至深,卻不會表達;

也許他對你很好,卻不愛說話;

也許他不苟言笑,卻總是默默地站在你的身後為你撐腰;

這個中年男人,就叫做父親。

男人不易,身為父親的男人更不易。

他們不能哭,因為愛的人會擔心;

他們不能停,因為生活還要繼續;

他們不能垮,因為內心要強大、要穩重,要有擔當。

因為每一個平凡父親的心裏,都揣着一份沉甸而偉大的愛。

如果你身邊也有這樣一個男人,請你善待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