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與張玉鳳大吵一架後罕見主動服軟

——張玉鳳守住了毛澤東晚年的秘密?

曾經發生過毛澤東與張玉鳳衝突後,毛澤東將張玉鳳驅逐出去的事。但張玉鳳可以走,毛澤東卻離不開她,沒有多長時間,毛澤東先自認輸了,讓汪東興儘快將張玉鳳找回來,並說下了很動情的話:我也這麼大年紀了,脾氣是有的,難道你的脾氣比我還大?也還真是張飛的後代呀!

與毛澤東遺體告別,左一為張玉鳳

張玉鳳,女,1944年1月27日出生,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人。1962-1970年在毛澤東乘坐的專列上工作,1970-1976年為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1974-1976年任毛澤東的機要秘書。

一直以來,對於張玉鳳,有着很多的文字追蹤於她。有黨史研究的,有紀實報告的,還有民間演繹天上地下坊間傳說的文字。對於後者,張玉鳳是沉默的。

有關她最簡單的介紹文字是這樣的:張玉鳳,女,1944年1月27日出生,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人。1962-1970年在毛澤東乘坐的專列上工作,1970-1976年為毛澤東身邊工作人員,1974-1976年任毛澤東的機要秘書。

1976年後張玉鳳去了哪裡,幹了什麼雖然是人們關注的話題之一,但是,已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張玉鳳走近毛澤東、守護毛澤東,到最終送走毛澤東,她一直是一個最知情毛澤東的人。

1962年至1970年,從“七千人大會”後到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廬山會議),這中間經歷了很多的重大歷史事件,其中最主要的是,像毛澤東與劉少奇的衝突、發動文化大革命、與林彪的衝突等等;這個時候的張玉鳳,還只是一個旁觀者。但作為毛澤東專列上的服務員,她一定看到過很多很多。

而1974年至1976年9月9日毛澤東臨終,張玉鳳已經是毛澤東的機要秘書了。這期間,中國政治經歷了鄧小平復出、四屆人大召開、江青集團力量坐大和式微、毛遠新出任毛與政治局的聯絡員、周恩來病重、所謂的“反擊右傾翻案風”、總理人選安排、大量受屈幹部的政策落實、軍隊幹部對調、再次扳倒鄧小平、天安門追悼周恩來活動、唐山大地震、毛澤東去世、毛去世後各派力量的角力、粉碎“四人幫”等等重大事件。

作為機要秘書,張玉鳳想不看到什麼都難。更何況,毛澤東晚年,他離不開張玉風,畢竟,從1962年起,這位如花年齡的女性就在毛澤東的專列上服務了。可以說,毛澤東想到什麼,張玉鳳就能敏感地知道一二。毛澤東晚年發音不清楚,但只要他動動嘴巴,發出哪怕幾個不連貫的音節,張玉鳳基本上就能解讀出來。曾經發生過毛澤東與張玉鳳衝突後,毛澤東將張玉鳳驅逐出去的事。但張玉鳳可以走,毛澤東卻離不開她,沒有多長時間,毛澤東先自認輸了,讓汪東興儘快將張玉鳳找回來,並說下了很動情的話:我也這麼大年紀了,脾氣是有的,難道你的脾氣比我還大?也還真是張飛的後代呀!

不能說因為張玉鳳對毛澤東的了解太深就真敢與毛澤東叫板對撞,但話又說回來了,毛澤東的晚年脾氣大不同於身體健康時期,實在是不大好侍候的。張玉鳳能一直隨身於左右,幫毛處理好一些別人未見得能代替她處理得好的事——這也是中央為什麼做出讓張玉鳳任毛澤東“機要秘書”的重大安排及其理由。

機要秘書是做什麼的呢?簡單言之,就是毛澤東有關的“機密”、“要件”的轉遞、落實、存檔。在毛澤東生命的最後兩年里,張玉鳳成了各派關注的對象,連江青這種什麼人都看不起的角色,也不得不小心地求助於張玉鳳,盡量地巴結“小張”,包括用一些女人之間的小恩惠小手段。當然這也無可厚非。但由此可以見出張玉鳳在當時政治格局中的份量。

據說張玉鳳沒有主動做過影響毛澤東決策的任何“進言”。她所做過的一件讓她後來還感到害怕的事就是在長沙“批走後門”事件的代毛圈閱。但不參與,並不代表不知情。比如有關中國為什麼發生文化大革命、劉少奇之死留下的蹊蹺、毛澤東在滴水洞給江青的信之有無、林彪事件、中央政治局的人事安排、王洪文的升遷沉浮、康生其人及其狀告江青、毛澤東眼裡的鄧小平、毛澤東與江青的關係、毛遠新在毛澤東的住室里談話的全部、毛澤東為什麼選擇華國鋒的政治和戰略考量、毛澤東為什麼不參加周恩來的追悼會、天安門悼周時毛澤東在病室里的所有情形等等。我相信這些事情也是毛澤東去世後從中央領導到平民百姓都最想了解的。所以張玉鳳一定寫過這方面的文字,只不過一般普通人能看到的那些回憶文章里不會有,所以要說張玉鳳守住了毛澤東晚年那些秘密那得看是對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