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中共開「文明大會」 凸顯其流氓本質

一個「厲害的國」主辦「文明對話大會」,為何「應者寥寥」?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話不投機半句多、道不同不相為謀。掌握着由十幾億消費人口組成的龐大市場,中共卻宴請不來合作夥伴、交不到盟友,這種落差極大的結果只能說明,是中共的信譽和品性不行。

中共政法體系全面的流氓和黑暗

中共的“流氓”之名由來已久。一個流氓政權要召集亞洲各國,來開一場“文明對話大會”、“共商文明發展之道”,這事兒是不是很扯?相比之下,這場邀請了“47個國家以及域外的其他國家的政府官員”的奇葩大會,最終只等來了柬埔寨、新加坡、斯里蘭卡和亞美尼亞這四個小國的四位政要以及其它亞洲各國“未熱切回應”的結果,倒讓人覺得更加真實。

一個“厲害的國”主辦“文明對話大會”,為何“應者寥寥”?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話不投機半句多、道不同不相為謀。掌握着由十幾億消費人口組成的龐大市場,中共卻宴請不來合作夥伴、交不到盟友,這種落差極大的結果只能說明,是中共的信譽和品性不行。

就在今年1月,英國智庫某研究員已公開認定,中共應該被歸入流氓政權的範疇。這樣的界定決非僅是一家之言。自“孟晚舟事件”發生後,中共構陷、抓捕加拿大的一名前外交官以及另一位商人的報復行動,已令19個國家的143名前外交官和學者感到極為憤怒。他們聯名致信北京當局,要求釋放那兩名在中國被捕的加拿大人。

2018年2月2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在官方微博中摘錄了一段美國總統川普幾日前發表的國情咨文講話。其中有一句寫道,“我們在世界各地面對着各種流氓政權、恐怖主義團伙和中(共)國及俄羅斯等挑戰我國利益、我國經濟和我國價值觀的對手”。儘管這話並未直指“中共就是流氓”,但不影響人們得出“中共與流氓不相伯仲”的精準結論。

此時此刻,戰狼與小粉紅們且不必感到屈辱,因為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早就發表過類似的言論。在毛看來,“流氓地痞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中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既然毛如此看好流氓、地痞,中共黨徒們由“流氓痞子組成基本隊伍”也就不難想像了。而中共自稱要仰賴的“無產者”,也正是由“流氓”一詞改裝而來。

自中共竊政後,中國就在流氓政權的禍亂下出現了大幅度的文明倒退、道德下滑。幾十年來,中國社會黃、賭、毒泛濫,殺熟、虐童、毒殺父母的人倫慘案頻發。昔日的文明古國,墮落為如今的造假大國、騙子大國,就連拐賣人口、買兇殺人、活摘、販賣器官這樣的非人勾當,也大規模的、肆意的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

若不是中共流氓當道,無法無天的罪惡又怎會在曾經的禮儀之邦頻繁上演?若不是骨子裡就攜帶着野蠻、暴力基因的中共惡霸篡了位,幾千年的華夏文明古國又怎會在短短几十年間,就斯文掃地、狼狽不堪?

在不久前發佈的“2018最不文明遊客排行榜”中,“中國”被提及的次數最多。對此,中國人已頗有自知之明。多數中國網民對這個“第一”表示汗顏,他們紛紛表示“當之無愧”、“確實很丟人”。然而,中國人在背鍋時,又是否會反思,我們曾一直享譽世界的“文明”到底是慘遭了誰的毒手?到底又是誰,把華夏民族、炎黃子孫骨子裡的高尚與文明剔除殆盡了?

如今,在這個“最不文明”的國度,中共這個始作俑者竟然要開“文明大會”,怎能不讓人笑掉大牙!既然中共提出要“文明對話”,就得先做出表率,以“文明”示人才行。然而,許多老百姓卻在此前收到了“11日開始穩控至20日結束”的通知;舉辦“美食節活動”的幾個大城市,還“嚴禁營運客車擅自進入”。若按照“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的標準來衡量,就會發現,十分想跟君子對話的中共,卻總是難以抑制自己的小人之心。

中共的小人之心,容不下高尚、道德與文明。中共要鐵了心當流氓,就不怕被人指摘。因此,從事着流氓勾當的中共,敢公開說自己“文明”,甚至以“正義者”的姿態到處表演、作秀。要知道,流氓是不怕丟人現眼的;中共有如此做派,才算是名副其實的流氓。

《共產黨宣言》早就十分流氓的總結道,“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毛曾一臉無賴的在《論人民民主專政》中寫道,“可愛的先生們,你們講對了,我們正是這樣。中國人民在幾十年中積累起來的一切經驗,都叫我們施行人民民主專政,或曰人民民主獨裁”。

到現在,“人人喊打”的中共雖然開着“文明對話大會”,但其真實的流氓心態,卻絲毫沒有改變。一方面,中共急於放下身段,希望亞洲民主國家手下留情,對流氓“文明”一點;另一方面,繼續拿出“我是流氓我怕誰”的狠勁,在自身被曝光的醜惡行徑和血腥罪惡面前,依然耍賴到底。總之,滿嘴仁義道德、假借“文明”之名的中共最流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