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女記者曝3次近距接觸令計劃:被嚇到了

近日,黨刊提到清除中共前「大內總管」令計劃的餘毒,有關令的一些舊事再被提起。令落馬後,有香港女記者曾撰文,回憶了3次與令近距離接觸的情形,當時她被嚇到了。

中共前“大內總管”令計劃落馬後,有香港女記者撰文,回憶了3次與令近距離接觸的情形,當時她被嚇到了。(網絡圖片)

近日,黨刊提到清除中共前“大內總管”令計劃的餘毒,有關令的一些舊事再被提起。令落馬後,有香港女記者曾撰文,回憶了3次與令近距離接觸的情形,當時她被嚇到了。

十八大前,中共前中辦主任令計劃正處在仕途的巔峰時期,被外界普遍認為有望高升,甚至可能會在十八大入常。

但在2012年3月18日,令計劃的兒子令谷遭遇“法拉利車禍”後,令的運程發生逆轉。

當天令谷駕駛的法拉利跑車失控撞橋解體。事發後相關方面火速封鎖現場,死者以假名火化,令計劃在周永康的協助,將車禍消息壓下來。

車禍發生後,2012年9月,令計劃不再擔任中辦主任;同年11月,令不再擔任中央書記處書記。2014年12月22日,官方公布令計劃被調查。

2015年7月20日,令計劃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司法機關處理。隨後,最高檢以涉嫌受賄罪對其立案偵查並予以逮捕。2016年7月4日,令計劃被以受賄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終身監禁。

財新網當時消息說,為掩蓋兒子死因,令計劃與當時的政法系統負責人(周永康)達成了某種政治約定。但這個約定隨即敗露,令計劃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轉。

令計劃運程逆轉於中共十八大前,其獨子令谷遭遇的“法拉利車禍”後。( Lintao Zhang/)

女記者與令計劃3次近距離接觸

令計劃落馬後,香港商報女記者“木子”2016年7月22日發表回憶文章,對那個曾經長期執掌中共辦公廳而大紅大紫的高官,突然從中共的政治高台上跌落表示感慨。

文章回憶了她與令計劃的三次近距離接觸的往事。

回憶文章稱,第一次面對面見到令計劃,是兩會期間,在大會堂北門口,木子剛堵完部長,正打算離去,突然見到有一輛奧迪快速駛到門前,接着,好幾個人擁著一位身材不高,戴眼鏡的官員出來,畢恭畢敬地把他送上了車。那個氣勢,連一向敢竄的木子也有點被嚇到了,不敢上去堵訪。

第二次見到令計劃時,他已調任統戰部部長了。據稱,那是中共2012年的所謂“國宴”,由於嘉賓雲集,一般部長都是單刀赴會。在散場時,人快走光了,西裝革履的令計劃在十來個人的簇擁下從大會堂正門口走出來,依然排場很大。

當木子嘗試上前寒暄時,令計劃身邊的黑衣人一下擋住了去路。木子高喊了一聲“令部長”,令計劃才停下來叫住了黑衣人。當時面對比較緊張的木子,令計劃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講了幾句客套話。

第三次是2013的夏天,令計劃在北京宴請訪京的香港某商會的訪京團。在這次晚宴上,木子和令計劃有過一次較長時間的交流。

當時的令計劃在席間舉著酒杯談笑風聲,看不出有任何心事。他很能講,反應很快,對很多事情都表現出很感興趣的樣子。當木子提到微信時,令看起來“大感興趣”,看了現場示範,還拿過手機來要求木子教他怎麼用。

回憶文章稱,通過這三次短短的接觸,發現令計劃“八面玲瓏”,心裏素質“超好”,“只不過不知道這份聰明在官場上是幫到了令計劃,還是害了他”。

木子希望以後能有機會採訪到正在秦城監獄服刑的令計劃。

令計劃落馬後常裝瘋賣傻

令計劃入獄服刑後,同年港媒披露,令計劃在秦城監獄服刑時“舊病複發”,曾對着看守警衛大笑大哭,晚上還大唱情歌,半夜說夢話。消息還說,事發後令計劃被送到中共軍隊總醫院“留院檢查”,據稱是“精神病”複發。

令計劃還曾數次被曝出玩心計對抗審查。港媒稱,令計劃被調查後,出現精神病癥狀,他白天發獃看牆,晚上發夢呼叫妻子、兒子、情婦的名字。新年期間,令計劃的病情一度惡化,被送到武警醫院檢查。

在接受中共內部審查期間,令計劃仍在大玩心機。在審查初期,經常有意出現不正常的言行和精神狀態,自稱“大腦一片空白”,希望即刻死亡等。在正式落馬後,令計劃曾先後3次“入住”中共武警總醫院精神病症特別病房。

中共專案組工作人員曾懷疑令計劃是故意以裝瘋賣傻方式對抗審查。審查工作人員還發現令計劃經常觀察監管人員的行蹤,並選擇時機假借夢話來表示不滿:“我沒有罪,是被冤枉的,是被周永康拉下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新唐人記者文馨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