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銀行家:華為海外輸出 內藏很多秘密

美國知名銀行家、作家大衛‧戈德曼(David P. Goldman)日前在雜誌Tabletmag上撰文,首次從一個親歷者的角度,揭開他所了解的華為內幕。

華為向海外輸出寬帶網絡並非是出售寬帶網絡那麼簡單,而是關於生態系統。有了華為後,緊接着的是中共的電子商務和電子金融進入……數年後,中共治下的中國是什麼樣,別的國家可能就是什麼樣。

戈德曼曾在2014—2015年間為一家香港精品銀行瑞東集團(Reorient Group)有限公司工作,後這家公司被中國富豪馬雲併購,改名為雲峰金融。

戈德曼當時負責為墨西哥政府以及華為牽線搭橋、提供項目融資等事宜,曾帶領時任駐港墨西哥大使布雅麗(Alicia Buenrostro Massieu)到深圳華為總部參觀。

華為可跟蹤定位每一部手機

戈德曼寫道:“華為的行政餐飲中心設有巨大的人工瀑布,身着傳統服裝的年輕女子演奏中國古代的樂器,還有三星級的粵菜餐廳。我們在小型私人房間與華為高管用餐,然後導遊陪我們到展廳參觀。

“我們穿過數千名剛剛吃完午餐的華為員工。

“‘他們桌子底下都有一個被褥,’導遊說,‘他們午飯後小睡,因為他們要工作到晚上10點。’”

戈德曼的這次華為之旅前後花了三個小時。他形容華為的展館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博物館”,佔地面積比密歇根州迪爾伯恩的亨利福特博物館或費城的富蘭克林研究所都大。

其中一個展覽令他印象深刻。

那是一張4×6碼大小鑲嵌在牆上的廣東市城區圖,上面閃爍着成千上萬盞小燈。“每一盞燈就是一部智能手機,”導遊說,“我們可以跟蹤每部手機的位置,並將其定位與在線購物和社交媒體發帖相關聯。”

這引起戈德曼的好奇心,他問華為導遊,“你們用這些信息做什麼?”

“如果你想開一個新的肯德基炸雞加盟店,這將幫你找到最佳位置,”導遊回答說。

戈德曼心想:“是的,你說得對。(中共)國家安全部也會知道每個人何時在哪裡以及與誰在一起;只要兩名中國人在手機張貼一些批評政府的言論,(中共)國家安全計算機就會偵查這是不是陰謀。

“中國(中共)在主要城市以100米的間隔安裝的高清攝像頭使用的面部識別軟件是華為生產的芯片所驅動的。”

有意思的是,戈德曼的文中提到一個細節,當他跟同事或合作方在香港商談事宜時,都會把手機關掉,取出電池。

華為深圳總部員工桌子底下都有一個被褥,午飯後小睡,隨後他們要工作到晚上10點。

“我們會同化你,抵抗是徒勞的”

在參觀結束時,戈德曼和墨西哥大使布雅麗在一個小圓形劇場內的半圓形長凳上就坐,這時一名年輕的中國男子走上講台,打開投影儀。

他說,你們墨西哥的經濟規模很大,但寬帶普及率非常低,同時他還附帶展示了一些墨西哥的效果圖。

“你們的經濟落後,但你們可以像中國一樣,成為一個偉大而富裕的經濟體。讓我們為你們建一個全國性的寬帶網絡,然後引入電子商務和電子金融,創造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統,使你們也成為現代經濟。”那名演講的男子說。

這場演說給戈德曼的感覺是,好像科幻電視《星際旅行》中的外星人博格,說話含糊其辭,但發出的信號明確——“我們會同化你,抵抗是徒勞的”。

隨後,墨西哥在2015年宣布建立一個批發寬帶網絡,取名紅色網絡(共享網絡),這些建好的寬帶將租賃給運營商。項目建設投資70億美元,華為和諾基亞都有中標、負責網絡的基礎設施建設。

墨西哥的第一部分寬帶網絡於2018年3月上線。那時,戈德曼已經離開了瑞東。

2015年夏天,阿里巴巴億萬富翁創始人馬雲通過其私募股權公司雲峰資本收購了瑞東。2016年初,馬雲解僱了所有在瑞東工作的西方銀行家。

華為輸出的是中共高科技生態圈

但隨後發生的一系列事宜,終於讓戈德曼明白了華為海外輸出的寬帶網絡的實質——正如華為總部那名幻燈片解說員所說,“不是出售寬帶網絡,是關於生態系統”。

自2011年以來,華為一直把國家寬帶網絡作為新經濟“生態系統”的核心理念推出,意思是有了華為之後,緊接着就是電子商務、電子金融,就可能帶動當地的經濟現代化。

不妨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為例。彭博社記者丹尼爾‧谷斯蔓(Daniela Guzman)近期的報導引用了一名南美企業家的話說,“當你去中國,你會看到五年後拉丁美洲將發生什麼。今天,我們看到中國、我們看到美團、阿里巴巴和騰訊,就看到我們將來可以做什麼。”

事實上,要實現這一目標,拉美經濟將越加依賴中國技術、中國軟件、中國電子商務、中國風險投資,當然還有中國市場。

換句話說,華為帶去的不只是一個單單的網絡項目,而是對當地經濟的中國化(中共化),加速當地向中共靠攏。

根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2018年的一份報告,中共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外國直接投資在過去十年中飆升。

2005年至2016年,中共在該地區的投資額接近900億美元。而隨着對這些地區對電信部門的日益重視,中共在當地對新興技術的投資越來越成為拉美科技繁榮背後的主要動力。

華為協助全國一百多個地區公安局的城市智能監控系統。(華為官網)

對華為的擔憂中共式監控輸出全球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3月25日發佈一份題為“中國(中共)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的報告指出,從2018年11月起,華為推出了“智能城市方案”,這個藉由在各地設置的攝影機與傳送器、建立大規模系統監控的產品,已經賣給了超過40個國家的120個城市,包括巴基斯坦與非洲的贊比亞,他們是兩個在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墊底的國家。

報告表示,安全監控系統本應讓人覺得安全,但華為的這套大規模監控系統一旦交付給集權政府,就有可能被濫用,從而造成資訊安全與資訊自由的嚴重威脅。

西班牙巴塞羅那國際研究學院(Institut Barcelona D’Estudis Internacionals)的報告《監控、智能技術和安全城市解決方案的發展:中國ICT公司案例及其向新興市場的國際擴張》也提出一個相同的問題:鑒於美國等西方國家推動的一些安全調查,讓中國(中共)驅動的城市監控模型成為新的全球標準,是否風險太大了?

報告指出,物聯網信息管理系統建立在諸多技術和應用之上,需要跟用戶之間建立友好的關係,更必須遵守元數據處理和個人數據保護相關的國家監管框架。

而華為跟中共軍方以及中共政策性銀行之間的緊密關係難以淡化對這種風險的擔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個人跟中共軍方有關,同樣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對華為提供廣泛的信貸支持,是推動華為安全城市/智能城市解決方案輸出海外的重要工具。比如:國開行2004年提供100億美元的貸款給華為後,華為開始大幅降低海外項目的報價。

傳任正非與前國開行行長陳元關係密切,陳元曾公開表示,其幫助中國企業拓展海外業務叫“投棋布子”、“服務國家戰略”。按照他的說法,華為順理成章就是國開行投出去問路的棋子。

5G的全球布局須在華為與安全中選擇

從2007年以來,美國、澳大利亞就一直擔憂華為帶來的潛在國家安全,甚至間諜風險,不允許華為進入該國的網絡基礎設施。

美國情報機構目前更是擔心,中國(中共)可能利用其在5G網絡中的主導地位來竊取數據。

5G技術是美國和中國之間技術爭奪的根源,因為它將改變遊戲規則。對於軍方,5G可以控制大量的自主武器系統,如無人機群可壓倒反導防禦系統。對於工業,5G允許機械人和控制設備以比4G LTE快2,000倍的速度交換大量數據。它通過無線電波傳輸,比現在的光纖電纜運載的數據更多,同時降低向家庭提供寬帶的成本。

不得不承認,華為在中共政策銀行的支撐下,作為最便宜、先進的5G供應商,確實給一些國家——以低成本直接進入5G——帶去不小的誘惑,每個國家也必須在經濟利益與安全風險之間作出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