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你有幾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作者:

朋友圈在沸沸揚揚討論行賄650萬美金進斯坦福,讓我想起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初中化學老師。80年代初他考中專,分數很高,但成績不如他的同學都拿到了錄取通知,就他沒有,托縣裡的親戚打聽,才知道自己被一所銀行專科學校錄取了,但名額被‌‌「頂‌‌」了,對方是縣裡一個領導的孩子。

我這個化學老師來自一個民風彪悍的村,老爹在村裡有點兒勢力,是村裡的大姓,當即拉了一拖拉機的青壯年去學校鬧。那個縣領導看包不住了,就託人來勸,說讓我這個化學老師再考一年,縣裡一定‌‌「照顧‌‌」,還拉上鄉黨委書記來勸。

他老爹也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只好同意。我化學老師心灰意冷,結果第二年沒考上,只好先去當了民辦教師,幾年後再考師範,才轉正,在我讀書的那所鄉鎮中學教了一輩子書。據他說,那個頂替他上學的領導孩子,已經是縣財政局一個不小的官了。

我化學老師給我們講這個故事的本意,是督促我們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大學。用他的話說,就是中專的名額被人替掉,在那個年代是常有的事,但如果能考上大學,被替掉就很難了,越往上,越公平。

我不知道最後我們班有多少人相信他那套‌‌「越往上,越公平‌‌」的說辭,但至少在那個時刻,這個落魄的中學老師,試圖在讓我們明白一些人生道理的同時,還能保持一些向上登攀的動力,我同情他,也感謝他。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我高考那年。當年的分數出來後,大家開始填報志願,這時候班裡有個平時很有‌‌「能量‌‌」的同學,跟自己同桌炫耀自家的關係:家裡認識省招生辦的領導,可以看到哪所學校沒報滿,讓他能在最後時刻鑽空子。

他同桌是個漏嘴巴,很快就把消息傳得全班人都知道了。大部分同學討論此事的時候,都時一臉羨慕,感嘆人家父母‌‌「有本事‌‌」(包括我),但分數跟他相近的同學,卻都開始提心弔膽,生怕跟他報了同一所學校,被他擠掉。

但事實上,最後他的分數在錄取他的那所學校中,處於中游水平,這說明他並沒有鑽成空子。但倒回到填志願的那段時間,所有的同學都對他能走後門的能力深信不疑,因為在山東受教育的這十幾年裡,這種事情我們見過太多了。

從小到大,很多事情你會習以為常:孩子上學,最好有教育局和校長的關係;找工作,最好有牛逼單位領導的關係;買房,最好有開發商或者建委領導關係;開店,最好有工商稅務消防的關係;看病,最好有醫院院長的關係……

所以,這些天看到這個650萬美金賄賂的故事,一點兒都不感到奇怪,唯一感到令人不適的,是那副立牌坊的嘴臉。用自己的金錢和權勢,擠掉本該屬於別人的那次改變命運的機會,沒有例外,都是人渣。

據說斯坦福趙小姐的理想是‌‌「學成之後回國報考公務員,改變不平等的現狀。‌‌」嘖嘖,無獨有偶,我那個當年家裡號稱能搞定招生辦主任的同學,雖然上的是外地一所政法大學,但仍然不忘回饋鄉里,大學畢業之後,也回青島當了公務員,在海關。

說不定等到他孩子高考的時候,當年吹過的牛,就真的實現了呢。
 


@五嶽散人:那個花了650萬美金上斯坦福大學的事兒,不知道諸位注意到幾個細節沒有。
一個是這位女生的分數確實不低;另一個是主修心理學與東亞研究。
斯坦福錄取率極低,不是說成績好就能上,而且這位女生的父親是上市公司老總,其實並不需要女兒具備這種學校的學歷。
這是為啥呢?除了人脈圈子之外,這是中國的企業家在培養具備「貴族」意識與傳承的下一代。
之前一代企業家的孩子出國上學,大體上以工科、商科居多,而更為年輕的一代人,已經開始讓孩子學習自己喜歡的專業,或者乾脆就是並無多少對自己生意有立竿見影的實際功用的專業。
這個變化是相當有趣的事情,其實值得研究社會學的學者寫個論文啥的。
可惜的是,打算培養「貴族」的人,用的手法還是泥腿子那一套。
洗乾淨腳上遊艇、帆船,還是要走很長的路啊……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飯統戴老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