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大劉、頭等、鐵達尼

香港富商劉鑾雄現身加拿大多倫多。與此同時,加拿大政府對香港特區所謂修訂“引渡法”,繼美國之後,發出“嚴重質詢”,表示對香港三十萬加拿大公民未來的安全,感到憂慮。

公民黨大律師梁家傑,聲稱幸好有劉鑾雄之就反對“引渡法”修訂而有追溯權,申請司法複核,令這場風暴,有了一個焦點。

“大劉”在澳門的案件,因為鄰埠司法奇怪,作風粗率,以普通法標準,完全是一件冤案,已經香港廉政公署調查不起訴,卻被澳門當局判了五年多。

若連這種鬧劇也會被“追溯”抓人,無疑將來有一天,連三十年前香港人參與“黃雀行動”,有一天也會被秋後算賬。因此梁家傑大律師看得明白,提醒香港人:大劉遭到迫害,就是整個香港商界將來不得安寧。若香港特區政府與商界為敵,就是與全香港人為敵。

要害在於“追溯”,而且涵蓋全香港人。不要以為大劉案不關你的事,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希特拉在歐洲攻打蘇聯,也不要以為史太林格勒的陷落,不關中華民國南京政府的事。因為一方面德日兩國,已成軸心國的一整體;而英的邱吉爾和羅斯福,與蘇聯的史太林結為同盟。英美與蘇聯,屬於兩個不同的制度,但火燒連環船,若蘇聯頂不住,英美也會完蛋。若英美戰敗,中國國民政府也會遭到同為軸心國的日本徵服。

因此當年國共合作抗日,蔣中正雖然與蘇聯不同路,也容忍中共高喊“保衛蘇聯”。因為不管你內部有何看法,共同的生存利益,共同的顛覆禍害。

香港人不懂人情世故,也不讀歷史,有的仇富,眼紅億萬富豪以前吃香喝辣、女朋友漂亮,認為富人的案子,與他們無關。

台灣不會跟你林鄭簽你那種引渡協議。對待那宗凶殺案的腫瘤,特府本可用標靶藥物,每一宗與台灣商談引渡,卻偏偏用強烈的化療摧毀一大片良細胞,包括香港的商界和外國僑民。手段粗野,思維錯亂,英美和加拿大說有問題,特區政府說沒有問題。

梁家傑大律師也看出了問題:當鐵達尼號要撞冰山,頭等艙和三等艙,在海水灌進來的時候,風險完全均等。

只有傻人,才在鐵達尼撞了冰山之後,還用馬克思主義來判斷頭等艙的乘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