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退休大學教師:你能想像黨有多「偉大」?4根肋骨被「偉大」掉了

房子拆了不賠,你去找他,就把你關起來,你說有道理可講嗎?這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領導下所做的事,你想的通嗎?我們從小就接受「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想像的出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的厲害程度吧!他們把我4根肋骨「偉大」掉了,就這樣「偉大」,「正確」,就這樣「光榮」嗎?

上海退休大學教師:你能想像黨有多“偉大”?4根肋骨被“偉大”掉了。

房子拆了不賠,你去找他,就把你關起來,你說有道理可講嗎?這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領導下所做的事,你想的通嗎?我們從小就接受“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想像的出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的厲害程度吧!他們把我4根肋骨“偉大”掉了,就這樣“偉大”,“正確”,就這樣“光榮”嗎?

上海退休大學教師顧國平,因三處私房遭強拆,17年來一直維權上訪,面臨的卻是被關押、拘捕、暴打、黑監獄。今年兩會前進京上訪被截回,再度被關黑監獄,4根肋骨被打斷,如今投訴無門。由於長時間沒醫治,現在骨頭已變形。今日他接受本台採訪時,難忍心中悲憤,說了上述的話。

上訪不成被攔截 強行提取DNA

顧國平娓娓向本台記者道來,今年2月份艱難的一段上訪路。

2月17日,他從上海到北京,18日到北京永定門的國務院信訪辦排隊登記,之後,再計划到建設部登記上訪。結果路過永定門時,偶遇幾名上海訪民,大家互相打招呼,聊天,大約10多個人,顧國平問他們去不去建設部登記。此時,北京東城區巡邏的警察把他們截住。問他們幹什麼。

顧國平說,當時他回答:“我們圍觀看看,警察說我們非法聚集,我說我們非法聚集什麼啦!我們路過呀?看看怎麼啦,看看犯罪嗎?結果我和馬春英被帶到永外派出所。因那些訪民較年輕,一見到警察就跑了,我和馬春英年紀大,老弱病殘,走不動,被帶到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警察就為他們做筆錄,強制打手指模、按手印、掌心,顧國平形容,跟進看守所程序一樣。最奇怪的是,警察還強制他兩吐唾液在一個容器里,還索取他們的一根頭髮,警方明確告訴,要給他們驗DNA:“我就懷疑,收集我們的DNA幹嘛?哪裡有法律規定,可以收集公民的DNA。”(最後有給他們驗嗎?)。他說:“有呀,都是強制的。”

他質疑,北京的警察可能與當地有協議,大家互相之間有利益:“相信這樣的做法能撈取好處,要不然他們怎麼那麼投入,他們公然把我們帶到派出所,然後交給駐京辦,這不是證據嗎?他們之間是不是有利益,我覺得可能有名堂。”他指出,以往警察截訪還偷偷摸摸,“不敢隨便的”:“但現在截訪的都是明目張胆。”

隨後,派出所打電話給上海駐北京辦事處,他們被接到該辦事處,顧先生當時打了2次110電話,有來人,但簽名後就走了,來了也不管他們。

第2天,兩個保安及兩個警察4人,把他們押回上海,關押到上海羈押站。此地是專門關押上訪人員的中轉站,訪民稱之為“集中營”。凡是送到這裡的訪民,均會由當地的街道辦和派出所接走。

顧國平被押回上海的當天,當地直接把他送到橫沙島的黑監獄(上海崇明橫沙島新聯鄉的休閑垂釣中心)。他說這個小島位處上海最東面,是上海和東海的邊防。一半是軍事設施,一半是居民,有艦艇停泊,小島只有擺渡才能去到。

小特保打斷我4根肋骨 黨的法律“象擦屁股的廁紙”

顧國平表示,他的4根肋骨被打斷的事情,正是發生在此地。20日下午大約3、4點,他正在睡覺,4個人就衝進來,(包括:2個社保、2個特保,有名叫袁斌、強來西的),將熟睡的他按在床上,捂住口鼻就暴打,袁斌等人還將顧穿的外衣褲全部扒光,只剩一條短褲。顧國平的隨身物品(手機、800元現金、身分證、銀行卡、交通卡等)被搜刮一空。

被打後,顧國平疼痛難忍,天天痛,天天慘叫,幾天都起不了床,他請求看醫生,他們就說他裝死,不理睬,還說不要緊,養幾天就好了,就是不管。忍到3月15日兩會結束後,他們才被釋放。顧國平即刻去看醫生,證實右邊第2,第7,第8、第9肋骨折斷。由於沒及時治療,沒接骨,骨頭現在已長彎了變形,胸部骨突出,胸椎骨壓縮變形。

顧國平透露,這些社保,原來是街道辦聘請的保安,大多是下崗的工人。還有兩個是特保,特保是原來的城管,因被聯合國定位恐怖組織後,現在中共當局把城管改成特保,所以,現在只有特保,沒有城管。

他說,當局這樣的做法,企圖把打人合法化。不是警察、公務員動手,這些特保、社保就仗着背後組織支持,有保護傘,他們就可以無法無天,說的明白一點,“他就是打死你,也不需追究法律責任。”

他形容,現在中國大陸就是這樣,法律對他們來說,“就像擦屁股的廁紙一樣沒用”,對他們沒有約束力,說什麼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謊話,這是騙13億老百姓的。

他透露,自己去年上訪被截回,也曾被關押此地,這次為何打他,搶他的銀行卡、手機、甚至把他的衣服褲子都也野蠻的扒掉,是因為怕他再次逃走:“他搶手機,就是怕把我把這個情況報道出去。所以,把我通信工具搶了;搶我的衣服、褲子和銀行卡,就是害怕我跑了,因為他們上次也把我關在那裡,關了十幾天,我就逃出他們的魔掌,扒光我的衣服就是防止我跑掉。”

投訴無門 肇事者逍遙法外

顧國平2月20日被打斷肋骨,被拖延23天,到3月15日才被釋放去醫院治療,

離開醫院後,他隨即到派出所報案,但警方不但不立案,還威脅他不準將事件發到網上。到本台採訪的4月15日,電話多次無故被截斷。而顧國平依然投訴無門,未能立案,打人者依然逍遙法外。

顧國平表示,到橫沙島去找,他們說叫我去找上海當地派出所,當地又把我推倒橫沙島派出所。橫沙島的警察一開始說會立案,你等著吧!還說下個星期跟他做司法鑒定,結果沒信息。他打電話去問,對方說向領導彙報後,這個案件應歸當地派出所處理:“他推給你,你推給他,兩邊推諉,那麼這個事情就成了沒人管。”

顧國平多次奔波,到過法院、檢查院、公安部,但立案申冤之事毫無寸進,但顧國平表示,一定要將打人者繩之以法,這是刑事犯罪,能原諒嗎?他懷疑當地派出所就是使用拖字訣手段,企圖拖到成為歷史老案,最後,就不管了,不了了之了。

他表示,現在希望求助國外媒體,揭露上海陽光下的黑暗:“這個號稱國際大都市,陽光幸福,卻把我打骨折了,你說我幸福嗎?我最氣憤的是,他們說一套沒做一套,一個小小的臨時工,他可以大過《憲法》和《刑法》!不是說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一個大學老師給一個社會小混混打,他們可以逍遙法外,這個社會還有公平嗎?他們連個招呼都沒有,我天天找他們,他們壓根都沒想理睬我。這不是‘憲法打瞌睡’嗎?你坐冷板凳,他們玩手機,上網,打死他們也當沒看見。你以為他們是什麼呀!你以為他們為人民服務,你是人民呀!你跪在那裡求他們,他們都不會理你,一切黑暗。”

回想上訪悲慘路 顧國平破口大罵共產黨

顧國平現年62歲,因其位於上海長寧區三戶私房(自家、父母、兄弟)遭強拆,沒得到應有的安置和補償。他透露,被拆的房子位處江蘇路黃金地帶,房價十幾萬人民幣一平方米,但才給他們80元一平方米,他形容是“搶了一頭牛,還你一隻雞。”

他表示,父母因沒等到安置住房,已雙雙冤死在養老院。17年來上百次進京申冤,卻被上海長寧政府周家橋街道打擊報復,經歷一年半牢獄、刑事拘留30日、行政拘留15日、多次關進黑監獄,遭到過5、6次暴打。去年8月,顧國平因維權被街道辦暴打後,胸部一直巨烈疼痛。醫生懷疑是機械物理擊打所致,去年底住院時,醫院曾兩次開出“病危通知單”。

他說,他父親是共產黨員,而且是支部書記,曾任職所長、校長。老媽“1949年前”還到封鎖口為中共新四軍送過鹽:“怎麼講,為共產黨做了多少事,但共產黨那個現在拆了房子不給安置,一分錢都不給,沒有給分文補償。”

“房子拆了不賠,你去找他,他就把你關起來,你說有道理可講嗎?這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領導下所做的事情,你想的通嗎?我們從小就接受‘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您想像的出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厲害程度吧!‘偉大’嗎?他們就把我’偉大’了4根肋骨,就這樣’偉大’,就這樣’正確’的,就這樣光榮’的。”

他繼續批評中共:“這個社會就是一個特權社會,社會主義特權社會,什麼共產主義,是他們這些人共產,我們這些人都是奴隸,我的親身經歷就是最好的說明。你看,他們一個小小的臨時工,打了你,把你4根肋骨打折了,公安部說,這個案子還要你到處跑嗎?公安也好,檢察院也好,法院也好,都可以直接處理他們。處理這個保安、特保,但就是兩個小小的派出所不立案處理,是他們在違法。”

他透露,多年來上訪,餐風露宿,都是牙縫裡省出一點錢,以前到北京上訪,一天就吃3個饅頭,一包榨菜,睡在橋洞下,在車站裡過夜,冷的要死。

“我現在已經退休了,老了,上訪17年,人生有幾個17年呀。”顧國平悲傷的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梁路思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