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克強杠上王滬寧?習近平籌謀大規劃?最後不了了之?

日前中共國務院發出讓城市人到鄉村的“重點任務”,與此前中共團中央發出新上山下鄉“意見”,人口流動方向上背道而馳。政論作家陳破空12日在自媒體上分析,認為這是李克強與王滬寧公開叫板。紐約時事評論人士橫河認為新的上山下鄉是中共高層的大規劃,而非僅僅出自團中央。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分析,新的上山下鄉運動最後會以不了了之的結果而收場。

李克強與王滬寧公開叫板

3月27日,中共團中央發佈《關於深入開展鄉村振興青春建功行動的意見》,稱要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三農青年工作隊伍,帶領廣大青年聽黨話、跟黨走。以培育本土人才興鄉、服務在外人才返鄉、動員社會人才下鄉為重點。

4月8日,中共國家發展改革委對外發佈《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以下簡稱《重點任務》)稱,要推動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在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的基礎上,城區常住人口100萬至300萬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

4月12日,政論作家陳破空在自媒體上分析,認為這是李克強與王滬寧公開叫板。王滬寧接替劉雲山,掌控團中央,其發文《關於深入開展鄉村振興青春建功行動的意見》是新上山下鄉的開始,而隨後李克強管理的國家發改委發出方向相反的任務指示,是“黨政兩大系統公開叫陣。”

陳破空認為王滬寧掌管的體系發出的帶有文革意識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與李克強掌管的國務院的改革動作有所對立。同期發佈的中共國家發改委發的文件強調進一步改革戶籍制度,放寬中等城市落戶限制,當中顯現務實的經濟考量和就業等社會問題。雙方公開發相反的文件,王滬寧要讓城市人到農村去,李克強讓農村人到城市去。陳破空認為這兩個是相反的方向,是王滬寧和李克強兩條路線的衝突,兩個系統的激烈內鬥。

此前陳破空分析表示,王滬寧入常是各派妥協的結果,直到閉幕之後最後一刻才當選為常委。謹小慎微、唯命是從,善於察言觀色、揣度上意,是王滬寧做人的準則。王滬寧三朝不倒,是因為雖出自江派,但並不執着於派系,唯一的標準,是對上司的順從。王滬寧能為當權者出謀劃策,並會用把控得到位的語言,為當權者精心包裝。加之謹言慎行,行事低調,不輕狂,不張狂,只是出主意,並不拿主意,以免犯忌。故而深合上意,深得上司歡心。

王滬寧仕途發跡於上海,最初在復旦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1995年王滬寧被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王滬寧後被提拔進入黨內掌握重權的中央書記處,為胡錦濤服務十年,中共十八大後,王滬寧轉而效忠於習近平。

中共十九大上中共高層人事落定,王滬寧登台,展開一番手腕為習核心造勢,從此官場表忠口號一個比一個驚人。結果發展到當局最近不得不發文禁止“高級黑”,以防範野心家。

王滬寧本身是炮製中共理論的“推手”,先是為江澤民拼湊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到胡錦濤這裡,就只有一個“科學發展觀”了。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從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走到習近平這加了一個數,改成四個自信。

橫河:千萬下鄉工程巨大;共青團不是主使

12日,紐約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在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說:讓千萬人上山下鄉絕非易事。當年,兩千萬知青上山下鄉持續了十年時間。這其中涉及到的配套工程不是開玩笑的,必須是國家的一個大項目,比上馬一個大企業要困難很多。所以,橫河認為,這個項目的主謀不是共青團,而是中共高層的大規劃。

橫河說,其實,習近平能夠上台就是中共在危機下達成的共識。在這之前,大家都可以看到,比如張木生談到的抱着定時炸彈擊鼓傳花。新上山下鄉的面子工程因素肯定有,但是,也確實針對需要解決的就業問題,這與當年一樣。

橫河表示,當年的文革時期,工業蕭條不需要招工,無法安置離開學校進入社會的年輕人;此外當然也有政治因素。現在也是同樣的情況。而當年上山下鄉運動自始至終是失敗的,那一代人一輩子被毀是眾所周知的。現在,農民工或者知識青年仍然無法把城市之好帶往農村,因為中國農村的問題是結構問題,只能由高層解決。中共建政後已經完全改變了中國農村所依託的傳統文明。

楊建利:共青團政治忽悠;不了了之是結果

12日,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同期節目中說:這是典型的形象工程和政治忽悠。因為習近平本身就是知青,共青團急於向他獻忠心,要把他走過的路光榮化和神聖化。而魔鬼藏在細節里,實際還是落實到經濟下行導致的就業問題。文件中提到,這些被下鄉的人包括實際外出務工的農民和大學畢業生以及創業人員等,行業包括煤炭、餐飲、鋼鐵、郵政等等。這與當前經濟形勢有密切關係。

楊建利博士表示,具體說,這個新的上山下鄉與當年文革一樣,具有政治和經濟的雙重意義。政治上是強化政治符號,確立習近平的正確性和神聖性,加強他的權威。習近平政治意識形態的左向是有目共睹的,他明顯要用紅色符號來加強和鞏固政權。

楊建利博士最後指出,經濟方面,中國每年畢業大學生多達700到800萬,其中的半數找不到工作,而務工農民、失業大軍聚集城市對於政權來說是危險的。但是,這種現象能否通過所謂新上山下鄉來紓解,確實是一個問號。一是政府上,政府不能像當年文革一樣,把人員強制送走,強行捆綁於土地。二是經濟上,農村沒有足夠的誘因吸引青年回鄉,也沒有空間讓他們發展。農村空心化嚴重,土地所有權得不到解決。總之,這個高調的運動最後會以不了了之的結果而收場。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