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北歐 這個全世界都在羨慕的神話破滅了!

如果你現在問一個有點文化的中國人,這個世界哪裡的人生活得最幸福,他多半會回答你:北歐...

前言:實際上,北歐在200年前都是很窮的國家,在國際舞台上幾乎沒有存在感。瑞典現在已經成為歐洲性侵發案率最高的國家,甚至出現了連警察都不敢進的區域,不是沒緣由的。北歐國家在全世界眼裡都是如同天堂般的完美存在,討論他們已經和即將遇到的問題,也是為了避免在今後的發展中走彎路。

如果你現在問一個有點文化的中國人,這個世界哪裡的人生活得最幸福,他多半會回答你:北歐。

看上去這個答案一點都沒錯,北歐確實是當今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地區,這一點從2018年世界人均收入排名足以看出。

在地理範疇上屬於北歐的主要大國挪威、瑞典和芬蘭,不僅都榜上有名,而且相當靠前,此外,這裡還環境優美、科技發達、福利極好,真是人間天堂一般的存在。

不僅中國人這樣想,就連美國人都這樣看。在2016美國大選中,民主黨的兩位候選人希拉里和桑德斯進行電視辯論,在辯論中桑德斯被問到自稱大鍋飯主義者的他憑什麼可以入主白宮,他給了一貫的回答:大鍋飯斯堪的納維亞國家棒的不得了,美國應該效法他們。

而當主持人問到希拉里的時候,她也同意美國的資本主義需要拯救,並稱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國家很棒,甚至脫口而出:我愛丹麥。這是全場唯一出現“愛”這個字眼。

那麼,北歐是一直都這麼富裕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實際上,北歐在200年前都是很窮的國家,人口少、天氣冷、工業薄弱實力很弱,在國際舞台上幾乎沒有存在感。弱到什麼地步呢?就連慈禧太后向全世界宣戰都輪不到這幾個國家。

如果不是窮,瑞典人也不會19世紀大批移民美國了,1971年的一部老電影《大移民》,講的就是瑞典農民窮到活不下去,結伴冒險橫渡大西洋,到美國討生活的故事,這部電影獲得了當年奧斯卡提名。

即使到了1960年代,北歐也並不是什麼人間天堂,至多算過得去,他們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下圖)連美國的一半都不到。

從數據看,1962年的瑞典還是比較富裕的,同年代的芬蘭和挪威就算不得富國了。當然,瑞典比另外兩個國家富裕是有原因的,早在1870年,該國就開始了市場經濟改革,此後的數十年發展相當迅猛。

而挪威和芬蘭,則直到1959年發現並且開發了北海油田之後,才開始變富,而且是極度富裕。以挪威為例,該國的主權財富基金,也就是石油基金已經位列全球第二,換算下來每個挪威人在這個基金裡邊都佔有20萬美金的份額,當真是富得流油。

而從下邊這張圖也可以看出,挪威人收入的波動跟油價息息相關:

也許你會說,中東也有石油啊,咋就比不上北歐呢?這個就要從北歐國家的文化傳統說起了,正如《波士頓環球報》指出的那樣,北歐國家的成功並不是因為大鍋飯主義,而是他們的文化。

北歐社會充滿信任和包容,講究的是一種廣泛的平等倫理,此外強調守法和工作等都早已深植在其文化傳統之中。

2016年到訪美國的丹麥首相也給桑德斯當頭澆了一瓢涼水,首相說:我知道有些美國人把北歐模式跟大鍋飯主義聯繫在一起,在這裡我要澄清一下,我們不是計劃經濟,而是市場經濟。

德索托《資本的秘密》一書中寫道:只有把資產變成資本,讓他們在市場中自由交易才能迸發巨大的財富,而一旦法律把這些資產隔離在正規所有權制度之外,它們就不會產生任何活力。

1970年代後期,北歐的稅負開始普遍加重,福利支出快速擴張,人們的創業激情受挫。時代周刊1976年曾報道,瑞典深陷犯罪、毒品和福利依賴,成功的瑞典人比如大影星英格麗褒曼紛紛逃離,因為那裡的稅負實在太重了。

重到什麼程度?在瑞典,稅收總負擔率(稅收總額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率)一般為50%左右,最高甚至達到80%以上,這比美、英、日等國高多了。

看收入表,瑞典目前排在全世界第12,可我們要知道的是,在1975年的時候,瑞典可是排在世界第四的。這就好像有個人炒股炒成百萬富翁,有人問他秘訣,他說:我原來是千萬富翁。

所以哪怕現在這個國家依然富裕,也不能說明高稅收和高福利的做法是對的。用瑞典學者索南達吉的話說:瑞典人開始覺得高稅收高福利的大政府主義的種種作為是個大失敗——優渥的福利被濫用,工作倫理遭侵蝕。

福利濫用是因,工作倫理被侵蝕是果。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原先社會上有10000元的高薪工作和3000元的低薪工作,大家會根據不同的智力水平和受教育程度被工作選擇。可一旦福利高到接近3000元的時候,肯干底薪工作的人就寧可在家躺着了。

但這部分工作依然需要人去干,於是只好引進移民或者接受難民。而一旦引進的移民和本國文化融合出問題,這些國家的未來就堪憂了。瑞典現在已經成為歐洲性侵發案率最高的國家,甚至出現了連警察都不敢進的區域,不是沒緣由的。

雖然瑞典政府一直在否認那些連警察都不進的區域(No go zone)存在,但瑞典警察那確實有一份相關名單,分別是utsatta omrden(需要幫助的區域)和srskilt utsatta omrden(特別需要幫助的區域)。他們的含義是:

需要幫助的區域:

1、社會經濟地位低下;

2、犯罪份子影響到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特別需要幫助的區域:

1、有糾紛不尋求司法解決;

2、警察很難執法;

3、存在平行社會;

4、極端暴力宗教思想盛行;

5、離需要幫助的區域近。

除了安全問題,高負債也成了今天北歐國家面臨的重要難題。可能大家都覺得中國家庭的負債很重,大部分錢都用來買了房子,事實也確實如此,2018年中國家庭的債務占收入比已經達到了106%,六個錢包你懂的。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早在2014年,北歐國家中的瑞典這個數字則高達173%,丹麥更離譜,直接給整到了313%。

也就是說,北歐家庭的負債率要比六個錢包買房都要高。換言之,這些國家,其實都在債務炸彈爆發的邊緣。債務爆發邊緣的特徵是什麼呢?就是說好付的錢付不起了唄。

比如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國家中的芬蘭,最近就鬧出了全民醫保破產導致政府下台的消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芬蘭政府在大選前幾周就垮台了,帶有全民大鍋飯性質的醫保無法繼續支撐,總理西皮拉和其他內閣成員辭職。

此外,芬蘭也像許多發達國家一樣,面臨老齡化問題,預計到2030年,該國將有26%的公民超過65歲,比現在增加5%。這對社會化的醫療系統產生的壓力非常大,也不太可能通過政府干預來解決。

大鍋飯主義的問題在於,總是要通過稅收將一部分口袋裡的錢,轉移給另外一些人,最後造成接受者會超過製造者的局面。在未來,隨着越來越多的人過上退休生活,提供養老金和醫療福利的成本會持續上升。路透社最近一篇報道就顯示,北歐國家包括芬蘭、瑞典和挪威的醫保都瀕臨崩潰。

唯一可能打破這種僵局的做法是政府後退一步,讓市場經濟主導佔上風。但是這對於政府來說是很難做到的——因為這樣做便意味着放棄對人民生活的控制權。

今天討論的北歐國家,在全世界眼裡都是如同天堂般的完美存在。討論他們已經和即將遇到的問題,也是為了避免在今後的發展中走彎路。

當然,同這些國家相比,中國所處的發展階段還不一樣。比起他們,中國是窮國。他們得的是富貴病,而中國面臨的是還沒吃飽喝足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功夫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