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委內瑞拉 窮的只剩下美女了… !

委內瑞拉的危機,持續已久。自2012年前總統查韋斯在任期間發生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危機後,這七年來,委內瑞拉的物價上漲了800%。全國人民跟着挨餓,75%的委內瑞拉人,平均體重下降了8.7公斤。

(圖源:wikipedia)

債務累累、物資短缺、通貨膨脹、罪案飆升、醫療崩壞,這個國家的人民,正經歷着比美國大蕭條時期和前蘇聯解體時更糟糕的社會經濟環境。用民不聊生來形容,也不過分。

(圖源:shareamerica)

半個多月前,委內瑞拉又經歷了一次世界末日般的大停電。從首都卡拉卡斯,蔓延到了全國的23個州。

(圖源:wikipedia停電前vs停電後)

正值南美洲的夏末,人們在40攝氏度的高溫里苦苦堅守。醫院診所、交通驛站,需要電力維持供水的水利設施,全部癱瘓。

可就算在如此惡劣的社會和經濟條件下,生活在委內瑞拉的人民,仍然沒能放棄一項保持了67年之久的傳統:選美。

(圖源:wikipedia)

每一年,委內瑞拉小姐選美比賽都在全國直播,堪比我們的“春晚”。那些穿着清涼、面帶微笑,有着飄逸長捲髮的拉丁美人,無論在國家興盛還是衰敗殘喘時,都成了人們心中不可取代的一道聖光。

(圖源:wikipedia)

但光芒只能照在一方小小的舞台上,光束不能觸及的地方,多的是委內瑞拉選美產業里,那些不可輕易言說的故事。

窮人的造夢工廠

這個人口不到3200萬的國家,迄今為止已經貢獻出7個環球小姐,6個世界小姐,以及7個國際小姐和2個地球小姐,是世界上擁有選美冠軍最多的地方。

得到冠軍,甚至只要站上國內的領獎台,都意味着巨額的獎金和超高的曝光率。這一切,已經足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圖源:wikipedia)

對於許多中下層家庭來說,在一個充滿動亂和經濟發展停滯的國家生活,成為委內瑞拉小姐,是有女兒的委內瑞拉父母最想乾的事情。沒有選擇的時候,把女兒送上領獎台,成了最有說服力的選擇。說不定,就中了呢?

(圖源:vnews)

多年間,首都卡拉卡斯周圍的城鎮,一座座號稱專業教授選美技巧的學校拔地而起。從台步到走位,從談吐到嘴唇微笑時的角度,經驗豐富的老師們,開始了工廠化的培養和指導。

有些父母,在女兒四五歲時就把孩子送進了“工廠”。老師們按照孩子的長相和身材,將她們分成了三六九等。對,你沒看錯,4歲的孩子,就要被人分析長相,指出不足。

(圖源:wikipedia)

一位老師在採訪中笑着說:“其實這個孩子能不能成,選不選得上,我們看一眼就明白了。但是家長們想試一試,我們就收錢教一教,沒問題。”

(圖源:dm)

有的月收入只有50美元(約336人民幣)的家庭,願意掏出四分之一的薪水培養女兒。選不上世界小姐,但學了儀態微笑,遇到條件好的男方,飛上枝頭也不是沒可能。

(圖源:dm)

工廠里的老師們,太熟悉這些套路了。一整套的早期訓練結束,逐漸長大的女孩兒們被分到了不同的組別。長得好看的,成了招生廣告上的招牌;身材不錯的,在T台上大展身手。

(圖源:dm)

未成年但已經有些發育的姑娘們,穿着泳衣大肆展現自己的美麗,台下坐着的家長和觀眾們拍手致意。委內瑞拉小姐的皇冠,似乎觸手可及。

(圖源:belankazar)

但想在數以萬計的美人里脫穎而出,普通的表現和外表,根本行不通。要美,要更美,要最美,選美工廠的夢想,對於很多姑娘來說,成了惡夢一場。

(圖源:dm)

“標準”的美人

曾經在選美工廠訓練過許多年的Taylee Castellanos接受採訪時說:“沒人喜歡自然的美人,大家都在追求完美無瑕,尤其是那些全身都被‘雕琢’過的假臉美人。”

“教練心裏有一把尺子,她們說觀眾喜歡的美人有特定的樣子。胸不能太大,但也不能太小,鼻子和嘴巴應該是什麼樣。如果我們們達不到那個標準,就不會成功。想成功,就要做點什麼。”

做點什麼,成了委內瑞拉選美產業里公開的秘密。但駭人的是,標準化的時間,提前到了12歲。

女孩們一旦開始發育,這些“雕琢”便提上了日程。有的孩子,12歲時就開始接受整容手術。注射式的微整形不算什麼,豐臀手術也已經不是新聞。

(圖源:belankazar)

為了讓孩子長身高,家長甚至會帶着孩子去診所注射激素。如果發育太快,體重增加,那減肥也必須跟上。極端的減肥措施,除了切去一節腸子,參選過全國大賽的選手Wi May Nava接受採訪時,展示了她在舌頭上縫上的塑料網。

“是的,這塊網子非常的痛,我話都說不了,但它可以讓我不吃飯,能快速的瘦下來。”果然,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瘦了整整12斤。一瘦到‘標準’,她立刻取下了網子。

(圖源:youtube)

可Nava已經成年,有自己的獨立思維,那些未成年的姑娘,只能跟隨父母的願望。一位家長接受匿名採訪時說:“越早越好,如果她早點長高變成女人,我願意付出一切。孩子15歲的時候,她的生日禮物就是豐臀硅膠手術。”

(圖源:dm)

已經脫離選美比賽,在反對選美工廠的公益組織當志願者的Maria Trinidad說:“我們委內瑞拉人把選美小姐看作‘完美的女人’,是國家的驕傲。可住在一個只要漂亮就可以忽略勤奮和教育的國家,你的心態也會變成‘唯美論’,除了皮囊,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圖源:noalos)

在卡拉卡斯附近教選美技巧的老師Alexander Velasquez也說:“我也不相信我們有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但是我們懂怎麼去製造漂亮、完美的女人。光這一點,就讓我們在世界上所有的選美大賽得了冠軍。”

(圖源:wikipedia)

標準化美麗帶來的捷徑,也意味着豐厚的獎金。選美大賽是一個價值高達50億美元的全球化產業,拿到最多冠軍頭銜的委內瑞拉,深處危機動蕩,自然想盡全力把握住這最後的香餑餑。

(圖源:dm)

可歷經痛苦的整容手術,做到頂尖,成為佳麗,最後拿到了冠軍的姑娘們,全都能夠平步青雲,走上人生贏家的道路嗎?

(圖源:ffs)

冠軍不是結束

按理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許多代表委內瑞拉參加洲際大賽和國際大賽的姑娘們,已經成為了萬中挑一的佼佼者,理應走上巔峰。但擺在眼前的道路,其實仍然狹窄。

(圖源:ig)

熟悉拉丁選美圈的人都聽說過Osmel Sousa的名字。這位被稱為“選美沙皇”的古巴裔委內瑞拉人,可以說是造夢工廠里最有話語權的人。

(圖源:ig)

四十年來,他拿着主持話筒,毫無遮攔地抨擊參賽選手們身高體重、長相談吐,捧出了一個又一個的世界冠軍,見識了無數美人的登場和落幕。只要能得到他和同僚們的欣賞和力捧,幾乎可以說穩操勝券。

(圖源:ig)

Sousa從業的這麼多年來,靠着絕佳的策劃能力和強大的人脈,掙了上億美元。這個過程里,他利用自己身邊的美女資源,結識到了更多拉丁美洲和世界上的富豪。

(圖源:ig)

一位匿名的選美小姐曾向媒體透露,參賽時的午餐會,坐在隔壁桌的Sousa將她叫過去,介紹了兩位商人給她認識。

後來她才知道,這兩位商人是委內瑞拉一家大型連鎖百貨的CEO,其中一個得到她的聯繫方式後直接說:“你已經是個成年女人了,知道自己該幹什麼。這個機會,你要把握住。”

(圖源:ig)

從底層女孩間的競爭,進階到華服皇冠加冕的世界大賽,期盼女孩有‘完美表現’的人,從父母變成了更加富有的權貴階層。

(圖源:ig)

去年初,#metoo運動吹到了選美界,Sousa在各界聲討中成了第一個下台的選美權貴。但選美比賽依舊,去年選出的冠軍Isabella Rodriguez,將在今年繼續世界小姐的征程。

(圖源:ig)

觀察了多年選美比賽的作家Francisco Suniaga曾在他的揭秘小說《再見,委內瑞拉小姐》里寫道:

“幾十年來,一團烏雲在這個國家的上方徘徊,現實已經被污染,曾經美麗的東西變得面目可憎,道德已經淪喪。委內瑞拉小姐也沒有例外,它已經不能逃脫這場瘟疫,什麼都救不了。”

(圖源:tenor)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英國報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