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丁咚: 普京為何強力插手委內瑞拉?

委內瑞拉人民反對馬杜羅的統治()

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今年元月份宣誓就任臨時總統,一舉打破了該國政治平衡,並逐漸扭轉形勢,使民選總統馬杜羅走向下坡路。

一方面瓜伊多受到美洲和西方大多數國家的關鍵政治支持,特別是美國給予了全方位聲援,並將所有選項擺到檯面上,這意味着如有必要,美國將單獨或聯合盟友與地區國家一起出兵委內瑞拉。

另一方面瓜伊多的國內支持力量越來越壯大,在美國針對性制裁和委內瑞拉動蕩局勢影響下,軍方對馬杜羅政府的支持開始動搖,並出現了倒戈轉向瓜伊多一方的現象,隨着形勢發展,不排除會發生逆轉。

整體情勢的發展,削弱了馬杜羅政府的執政基礎,對其越來越不利。更有傳言說,瓜伊多將在4月初後領導推翻馬杜羅的“戰術行動”。

馬杜羅政府陷入風雨飄搖之中,內有反對派逼宮,並面臨眾叛親離的危險,外部則受到日益強大的施壓,事實上他在美洲已經處於孤立境地。

恰在此時,普京出手了。搶在美國之前,率先派兵抵達委內瑞拉,雖然只有區區的一百人,但其性質十分鮮明,凸顯了俄羅斯決意採取包括軍事在內的一切手段強力干預委內瑞拉政局,在必要時可擴大派兵規模和力度。

蘇聯解體後,在一段時間裏,俄羅斯總體與西方維持了和平。但普京就任總統後,俄羅斯民族的特性以及俄羅斯不甘於做二流國家、期望復興超級大國榮耀的心態逐漸顯露,敢於運用國家意志和國家力量,實現其外交政策目標。

正像我們看到的,在普京執政的近二十年里,俄軍活躍在其周邊和全球各處的重要戰場上,俄羅斯成為老西方和超級大國的對抗者。

普京敢於“火中取栗”,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高風險的行動,越能得到超出一般意義的回報。在烏克蘭、在格魯吉亞、在南奧塞梯、在敘利亞,都是如此。現在,馬杜羅政府日益陷入窘境,普京的觸角伸向了美國地地道道的後院——美洲。

如果人們不那麼健忘的話,那麼美蘇在古巴導彈危機中的對峙就會歷歷在目。當前的狀況就好似冷戰時期的一幕重演:俄羅斯和美國在委內瑞拉再次短兵相接,透過第三國進行直接軍事對峙,除非誰主動退出或協商出一個雙方體面退出的辦法,否則這場遊戲就不會結束。

很顯然,普京採取此行動是冒着極大風險的。不僅軍事介入本身可能會帶來人員傷亡或財產損失,而且一旦瓜伊多勝出,就將使俄羅斯失去委內瑞拉直至整個美洲,更重要的是,它是在美國的後院與美軍直接對峙,就意味着挑戰美國領導的地區秩序,挑戰美國在地區的戰略利益,與超級大國結下的“梁子”將是前所未有的。

俄軍介入委內瑞拉局勢,強烈顯示出,在當今世界格局中,俄羅斯是少數處於國際秩序食物鏈頂端的“強者”之一——食肉動物。它派兵前往委內瑞拉,就是去吃肉的。

和高風險相應的是,它可能帶來巨大回報。眾所周知,俄羅斯在歐洲的地緣擴張引發了西方的長期制裁,直至今天仍保持強勁勢頭,其經濟受到巨創。在委內瑞拉的行動的直接效果是,依靠干預委內瑞拉事務,轉移國內視線,緩解國內矛盾。

第二個好處是,開闢一個新戰線,直接在美國的後院得到一個強大的地緣政治籌碼,緩解其在歐洲地緣戰線中從西方和超級大國那裡受到的戰略壓力,並增加討價還價的餘地。

進而言之,在委內瑞拉保持長期軍事存在,在美洲——美國的後院建立一個戰略據點,增強其與超級大國對抗的實力,將是其長期目標。

事實上,馬杜羅政府為了鞏固政權,吸引俄軍,已經提出了一個相關建議,在該國建立軍事基地,俄海空軍事力量可常駐基地,而大部分費用由委內瑞拉解決,可見其是有很大可行性的。

最後,俄羅斯軍事介入委內瑞拉,人為製造了兩個對立陣營,一方是超級大國、西方甚至美洲,一方是俄羅斯、委內瑞拉以及其他國家。俄羅斯此舉也將套牢其夥伴,使其不得不跟隨自身腳步,固化其對抗超級大國的立場,並與西方和美洲增加矛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