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胡少江:許章潤教授將民眾的恐懼變成統治者的恐懼

中國著名公共知識分子、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日前被校方停職並接受調查,這一消息已經為清華校友閻淮在網上公布的與許先生的微信聊天所證實。許先生告訴閻淮,他已經被學校撤銷一切職務,禁止上課招生,停止科研工作,而且這還僅僅是第一階段的處分。清華大學專門為此成立了專案組,宣布對許先生正式立案調查,然後再決定後續處罰。許先生舉重若輕,對此令人髮指的政治迫害只說了一句︰「求仁得仁,我早有心理準備,覺得小事一件」。

許先生受到如此無理殘暴的政治迫害,完全是因為他近幾年來發表的幾篇針對中國當前詭異的政治局勢的評論文章,其中包括《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低頭致意天地無邊》、《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重申中國立國之基》《保衛「改革開放」》、《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等,尤其是去年七月發表的《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在中國各階層有識之士中引起強烈共鳴,人們紛紛奔走相告,推薦朋友閱讀。

許先生在他的文章中直接批評執政黨近年來在內外政策方面的種種倒行逆施,尤其是強烈反對沉滓泛起的個人崇拜、取消國家最高領導人的任期限制的修憲舉措、侵犯私有產權現象增加、官媒重提階級鬥爭、對知識分子加大打壓力度、對外援助過量和充當世界新冷戰領袖等。許先生的批評直指中國現階段問題的核心,那就是偏離改革開放的道路,重拾斯大林——毛澤東的從控制思想到控制社會的極權老路。而他所批評的這些政策正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所推行的。

當前絕大多數中國知識分子和黨、政、經精英階層的成員雖然也對中國的政治發展感到不安、不滿甚至憤怒,但是在極權政治的高壓之下,社會上鮮有發聲,當局者也總是在第一時間扼殺不同聲音。許先生的文章,猶如一聲驚雷,轟開了「萬馬齊喑究可哀」的死寂局面。他以一個公共知識分子和現代社會公民的良心和責任感,大膽地對中國執政黨、尤其是對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等人提出了尖銳的批評,回應了中國精英和民眾心中所想。

當一個不得人心的領導人和他的政權違反常識地開歷史倒車的時候,他們常常並非不知道民眾的不滿;只是傲慢而又狹隘的他們已經不介意民眾如何想,他們需要的只是民眾的恐懼和服從。這是一個令人悚懼的政治局面,沒有人知道這個國家將走向何方,統治者需要的只是不惜代價地維持統治,而民眾卻只有無可奈何地服從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膽地將絕大多數民眾心中的不滿和恐懼公開表達出來,它就會迅速變成統治者的恐懼。將民眾的恐懼變成統治者恐懼的人就是民族的英雄,就是社會前進的引領者。

許教授就是這樣一個民族英雄,他說出了絕大數中國人想說而不敢說的心裏話。而清華大學對他的所謂處理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恐懼、中國統治集團的恐懼。許先生表達的觀點基本上都是常識,不需要多少高深的理論去證明和闡釋,有些觀點其實還非常的溫和,並沒有對中國當前的體制進行根本上的批判。我充分理解許先生的處境,他說出現在的觀點已經表現出了極大的勇氣和責任感。中國政府對許先生並不激烈的觀點的殘暴壓制,則表現了這個集團已經脆弱到經不起任何批評,也表現了這個制度已經違反人心到了極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