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光誠:把美國蘇俄專家的矛頭轉向中共 中國民主大業可成

2019年3月25日,美國天主教大學我所在的IPR研究所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辦了有關歐洲與亞洲國家中立與和平的討論會。除了有來自奧地利和美國哈佛的專家學者之外,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也在場。她談了對中共“一個中國”政策和“台灣要努力實現中立,避免處於美國和中國這一頭大象和一隻獅子中間的危險境地”的看法。

今天我暫不評論呂秀蓮的觀點是否可行。我重點要說的是,從今天參加討論的來自奧地利和美國哈佛以及智庫的專家們的討論內容來看,雖然他們有的是蘇俄的專家,過去為美國集中力量拖垮蘇聯起了重要的作用,可是他們對源於蘇俄的中共的邪惡與破壞性真的了解得很不夠。坦率地說,其中有些人的思想還活在過去與蘇聯鬥爭的日子裏,對集世界邪惡政權之惡於一身的中共還沒有應有的敏感。

據我了解,雖然當年蘇聯的垮台,華府八百多名蘇聯專家都沒有預料到,可他們對於共產專制政權之邪惡的認識是很到位的。因此,美國能夠做到知己知彼,目標明確地對付蘇聯這個敵人。如今蘇聯解體了,這些專家在失去目標之後,似乎失去了方向,有的甚至認為美國已經可以高枕無憂了。他們對於集蘇共、納粹和黑手黨之邪惡於一身的中共近二十多年來對人類的普世價值、世界文明、傳統文化和國際秩序等等的嚴重破壞,太缺乏了解。當然,這也與中共的奸詐狡猾,善於偽裝和專家們的天真輕信有關。

然而,無論如何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這些專家在美國的影響力非常巨大。如果我們能讓他們看到中共的邪惡,把他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中共身上,人類近期走向的目標就會更加明確。一旦他們了解到,如今中共的邪惡程度對美國的學術獨立、媒體自由、傳統價值的破壞遠非當年的蘇聯能比;當他們認識到,中共才是當今世界上人類的最大公敵的時候,就會推動美國朝野各界集中精力對付中共。他們畢竟了解馬列主義在前蘇聯造成的災難,他們如果能把矛頭轉向蘇聯極權體制的繼承者中共,不僅當年的英雄又有了用武之地,還能根除共產專制這一人類的毒瘤,中國的民主大業在此強勁潮流的推動下一舉可成。

這使我聯想到了三國時諸葛亮讓劉備到東吳後,首先要去拜見喬國老的奧妙所在。做出重大決策的時候,誰的話最有份量?當然是自己人啦······

根據我的接觸所知,很多當年的蘇聯專家都是很有正義感的人,與他們交流談到中共所做所為之後,他們覺得中共的很多做法與蘇聯很像,也與納粹很像。我覺得只要讓他們知道現在中共所做的一系列反人類行為甚於蘇聯和納粹,他們可以很容易地把原來對付蘇聯的經驗稍作調整,用在中共身上。他們了解共產主義的邪惡,當然願意這樣做。只要我們如此推動,我相信一定有一批當年的蘇聯問題專家會有動力和使命感加入到挑戰中共的行列中來。這將大大有助於進一步推動世界各國認識中共的邪惡,在全球形成反共浪潮。到那時,幫助中國人民結束獨裁專制、建立民主憲政就成了他們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僅僅從幫助我們的角度思考了。

最後,我還想請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到美國天主教大學IPR研究所聯繫我,和我一起把中共蠶食美國、殘害中國人民的信息送到他們的辦公桌上。我們一起邁出眼前這世界性扭轉歷史走向的關鍵一步。

來源:RFA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