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郭於華:哪有學者不表達?

我要向清華校方提出一些疑問:你們對許章潤教授做出的決定有何法律依據?你們意識到此舉開了清華歷史上怎樣的先河嗎?你們可還記得梅貽琦校長和四大導師等前輩嗎?你們可以平庸,可以犯錯,但是不可作惡!請謹守「槍口抬高一寸」的德行。

郭於華:我的清華同事許章潤作為一位法學教授,倡導憲政民主、強調依法治國,原是本分之責,何錯之有?令他“下課”,豈非與大學精神背道而馳?

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榜樣,也是清華大學的驕傲——許章潤教授收到了校方如下處理決定:對其問題啟動調查程序,等待調查結果;在此期間,停課、停止科研活動、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職務(不知何指)。原因我想大概是他近年來的一系列文章,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有《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保衛“改革開放”》,《低頭致意,天地無邊》,《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等。

不知許教授的哪一項表達違背了哪一條法律法規?也不知學校對許教授的處理依據為何?具體證明何在?我認為,作為一位法學教授,倡導憲政民主、強調依法治國,原是本職工作、本分之責,何罪之有?何錯之有?許老師多年來念茲在茲,努力不輟;為國,為民,為社會,倡憲政,興法治,爭自由,批弊端;實可謂拳拳之心,赤子情懷,立於天地,日月可鑒。“哪有先生不說話”(許章潤語)?哪有學者不表達?因表達觀點而獲罪,卻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確、不完備的觀點,也有表達的權利,這已是現代社會的基本常識。豈可因行使正當權利而被“處理”?在一個法治昌明的時代,任何個人、機構都不可置身於憲法法律之上。

在現代世界中,憲政民主自由法治已經成為人類的基本共識,這些內容也都寫進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憲政之路,本是光明之路,光榮之路。而在中國憲政進程屢遭挫折的過程中,憲政的理念也在種種曲解、詭辯甚至污名化中變得曖昧不清。許章潤教授對於憲政從理念到現實的論述事實清楚,道理明白,可謂擲地有聲,功莫大焉。這難道錯了嗎?

大學之使命,在於以科學精神、人文情懷培養具有獨立人格、自由意志、批判意識和道德擔當的公民,而不僅僅是各類專業性人才,更不能是頭腦僵化、心智殘缺、蠅營狗苟的官迷和小人。教書和做學問是創造性的勞動,是追求卓越的事業,最需要“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需要開放的頭腦和舒展的心靈,而服膺於權力的人格是扭曲分裂的、靈魂是萎頓猥瑣的、心胸和眼光是狹小的,又如何能夠完成教育的使命?大學使命的實現需要良師,讓許章潤這樣的良師“下課”,還“停止科研”(即停止分析思考),豈非與大學精神背道而馳?

明了大學的使命,就應知曉教育和宣傳的區別:教育旨在傳播和學習人類文明成果,包括各種知識、技能和社會生活經驗,以促進個體社會化和社會個性化的實踐活動。學校教育更是制度化教育,其目標在於啟迪人類理性,免除無知,充實精神生活,傳遞文明及成就人的自我實現。而宣傳則是政府或政治團體的運作,類似於企業或公司的公關或廣告。宣傳的目的在於贏得支持或反對特定事物的立場,而非呈現客觀事實,其功用主要是以不同手段影響輿論。作為大學領導分清教育和宣傳是至關重要的,以宣傳方式對待教學和研究是教育之大忌。

鑒於上述思考,我要向清華校方提出一些疑問:你們對許章潤教授做出的決定有何法律依據?你們意識到此舉開了清華歷史上怎樣的先河嗎?你們可還記得梅貽琦校長和四大導師等前輩嗎?你們可以平庸,可以犯錯,但是不可作惡!請謹守“槍口抬高一寸”的德行。

最後,我願與你們共同重溫本校陳寅恪先生所題王觀堂先生紀念碑銘:來世不可知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彰。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友推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