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硅谷就是延安 你以為他們代表民主?

——又騙了你一次

以前美國的工業壟斷,還要福特和洛克菲勒等開始,至少兩三代累積財富,成為財閥家族。硅谷是高科技新產品的孵化工場,成千上萬的年輕人在此處起跑。只要一個意念成功,獲得華爾街基金注資,三五年即可膨脹,十年八載即可壟斷全球。

美國的左翼,幾十年來攻擊大企業的壟斷:石油商和軍火商,指摘他們極右,國會有強大的公關遊說,買通議員,將戰爭輸出世界各地。還有汽車製造商、醫藥、可口可樂、迪士尼,坐擁萬億資產,製造貧富懸殊。唯至少那時有龐大的中產階級。

但自從“硅谷”成為科技革命的耶路撒冷,蓋茨只是一個“電腦革命”的施洗者約翰,喬布斯是耶穌,Google、Facebook、亞馬遜、YouTube、PayPal一大堆,成為保羅、彼得、西門、雅各等一大堆信徒;這個年輕的新教,在左翼的歡呼之中,奪得權力之後,難道一直食素?

記着:這批人以阿拉伯之春為例,聲稱互聯網是真正民主自由平等的世界,打破壟斷。

十年不到,以朱伯格和Google為首,這批耶穌的使徒成為統治階級,一樣也壟斷,而且IT可取代會計師和醫生,中產階級越來越單薄。無中產階級,即民主變質。

以前美國的工業壟斷,還要福特和洛克菲勒等開始,至少兩三代累積財富,成為財閥家族。硅谷是高科技新產品的孵化工場,成千上萬的年輕人在此處起跑。只要一個意念成功,獲得華爾街基金注資,三五年即可膨脹,十年八載即可壟斷全球。

工業時代,貧富懸殊還可以靠一雙手辛勤,還可以容納中產階級。IT時代,貧富懸殊是結構性的痼疾:表面上,你以為憑一雙手可以去硅谷打拚,只要有想像力就有發財機會,但全世界只有一個硅谷,全球人口卻有七十億。Google壯大,老闆變成另一個洛克菲勒,Facebook男神變成另一個侯活曉士或赫斯特,而美國軍火商只壟斷美國槍械市場和第三世界,但Google和Facebook卻是全世界。

許多年輕人做夢以為能跟他們一樣之前,數據、私隱、生活消費,早已被這幾個大亨操控,而且將你的數據打包,賣給另外的極權勢力。

他們騙你,靠一層穿便服T恤的平民貼地包裝,因為西裝和勞斯萊斯是舊一代保守資本主義的符號。你以為他們代表民主?發你的春秋大夢。奧巴馬當政時期,白宮和Google之間共有五十三個職位互通的旋轉門;在英國貝理雅和金馬倫紀立德的聯合政府和Goggle之間,官商勾結、交換政商權力利益者二十八人。

二〇一七年,Google在美國國會花了一千七百萬美元遊說開支。

而左膠一直告訴你:右翼的石油商和軍火商與共和黨勾結。舊的大亨,都是壟斷的反動資本主義,代表南京;而硅谷才是延安,那裡出來的是彌賽亞和聖人?

又一代,腦袋裡灌了黃河水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