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聚焦響水化工爆炸中的失聯者

在火勢持續了10多個小時後,22日清晨7點,江蘇響水爆炸事故現場明火被最終控制。在事故現場,主要的着火點及周邊被滅火泡沫覆蓋著,像一場厚厚的冬雪。

21日下午2點48分,響水縣天嘉宜化工公司突然發生爆炸。視頻顯示,現場火光衝天,濃煙升騰,房屋在巨烈的震動中,門窗、玻璃四處飛散。大量群眾驚慌離開現場,其中一些傷員頭部、臉部的血跡明顯。巨大的爆炸,造成了當地2.2級地震。

截至22日7時的最新統計,爆炸遇難人數已升至48人,重傷90人,當地醫院還收治了640名程度不一的受傷群眾,包括孩子。據報道,爆炸區域附近至少有7所學校,其中1所幼兒園,距爆炸地點僅1.1公里。

事故中,天嘉宜化工在響水負責的總經理張勤岳也在爆炸中受傷。該公司主要生產化學原料和化學製品,經營範圍包括間羥基苯甲酸、苯甲醚等,現有職工195人。

截至記者發稿,現場救援仍在緊張進行,死傷者的具體名單和信息還在匯總統計中。北青報記者聯繫了其中十數位尋親家屬,他們有的聯繫上了躲過一劫的親人,有的最終沒有躲過噩耗,有的仍在焦急等待。

今年我們原本想要一個孩子

在發佈尋人信息後,蔣月明的妻子等來的是噩耗。

今年30歲的蔣月明,在爆炸化工廠僅隔一條街的新聯合公司做職員,平時負責收發貨的工作。他是家中獨苗,結婚三年。爆炸當天,剛好是他30歲的生日。

當日下午,蔣月明和妻子還在手機上說笑,說自己‌‌“困了,要睡了‌‌”。下午2時20分左右,她又收到丈夫的微信,‌‌“今天是我生日,你不打算表現一下么?‌‌”當天她因有事外出去了揚州,忙碌中並沒有及時回。直到20多分鐘後,看到朋友圈裡鋪天蓋地的天嘉宜化工公司爆炸的消息。此時她再打電話給丈夫,已經沒有了回應。

‌‌“我都沒來得及祝他生日快樂。‌‌”電話中,蔣月明的妻子已泣不成聲。她告訴北青報記者,父親隨後在爆炸現場發現了蔣月明的屍體。目前,政府已派人找到她,讓她等進一步通知。公公、婆婆已趕回老家,給兒子挑選合適的墓地。

蔣月明的妻子說,原本‌‌“今年我們想要一個孩子的‌‌”。

為補貼家用打短工的母親

65歲的母親潘某21日一早搭車趕往天嘉宜上班,爆炸後和家人失去聯繫,目前已被證實在事故中不幸遇難。

潘某的兒子告訴北青報記者,天嘉宜公司會時不時招聘一些短工,母親經常會應聘,去車間做一些雜工。今年2月份,潘某再次應聘了短工。‌‌“我家在天嘉宜西南邊,大約10公里,母親通常搭車去上班,偶爾我們子女也會開車送母親。母親打工一個月,少的時候能收入不到4000元,多的時候能到5000元,用於補貼家用。‌‌”

21日下午2點48分,在另一個鎮上班的兒子,聽到了陳家港方向傳來的巨大的爆炸聲。‌‌“爆炸聲過後,我還能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波。趕到陳家港的時候,通往天嘉宜的路已經封了。‌‌”

母親潘某的3個子女尋遍附近的4家醫院,但眾多傷者中,沒有找到母親。直到22日下午和記者通電話的前一刻,剛接到消息,母親的遺體已被找到。

家中頂樑柱此前曾‌‌“逃過一劫‌‌”

22日上午,陳女士接到同在化工園區打工老鄉打來的電話,‌‌“你叔叔的遺體找到了‌‌”。電話另一端,老鄉說,他的父親也同樣遇難。

接到噩耗後,現在全家人正趕往江蘇鹽城。

李女士告訴記者,叔叔家中有兩個兒子,妻子在家務農,小兒子還在上初中,他是家中的頂樑柱,常年在江蘇鹽城打工,已在陳家港化工園區工作了10多年。‌‌“他吃住都在廠區,廠子就在天嘉宜旁邊。‌‌”

李女士說,從叔叔去鹽城打工後,每年就只有過年見上一面。年後,由於工廠停工了一段時間,叔叔回去的比較晚。‌‌“也就剛回工廠不到十天吧。‌‌”在與叔叔每次的相聚中,打工生活是他們常聊的話題。‌‌“叔叔之前提到,那個工業園區之前也發生過事故,他當時僥倖逃過一劫,沒想到這次真出事了。‌‌”

有兩個寶寶的天嘉宜化驗員

高影星的父親傷的很重,正在鹽城第一人民醫院搶救。他的舌頭沒了,牙也沒了,醫生髮現,他的呼吸道里吸滿了苯。

出事以前,他是附近工廠的電工,女兒高影星是天嘉宜公司的化驗員,他們的家在響水縣王商村,距離事發工廠不到兩里路。

‌‌“工廠附近,方圓十幾里所有門窗都沒了。‌‌”高影星的姑父說。

高影星目前和家人也失去了聯繫。

事發後,她的兩個寶寶由孩子奶奶帶着,丈夫找遍了鹽城以及下轄各個縣的醫院,都沒有高影星的消息。

唯一的線索是一張在朋友圈看到的照片,一個很像高影星的女人躺在CT室門口,緊閉着雙眼,臉上有血跡。

截至22日晚7時,丈夫仍在多方尋找中。

一起上班的父子,都沒有回來

22日早上,家人在廢墟里找到了徐鑫和他父親的屍體。

35歲的徐鑫和父親都在江蘇之江化工工作,徐鑫主要負責機修工作,父親則在廠裏面做着技術工作。廠子和家大約20分鐘的車程,父子倆每天早上7點多騎車從家裡出發,晚上5點多鐘結伴回到家。

爆炸發生後,徐鑫妻子發現,事發企業距離之江化工不遠,她開始不停嘗試聯繫丈夫,但始終沒有音訊。家裡還有其他的親戚在廠子里工作,對廠子很熟悉,他們決定親自去尋找。

22日早上,廢墟里,家人找到了徐鑫和他父親,兩人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

種了一輩子地,還要打工的父親

21日下午,陳家港方先生經營的修理店大門,被劇烈的衝擊波毀壞,店內貨物散落一地,但他根本無心顧及,因為父親方祥水就在天嘉宜化工公司上班。

他告訴北青報記者,父親方祥水已67歲,今年是老人在天嘉宜打工的第三個年頭。

‌‌“父親在天嘉宜的工作主要是分揀垃圾,在打工之前,種了一輩子的地。他歲數大了,就在過年時,我還勸過,讓他不要再上班了,好好在家享福,但老人不聽,說自己閑不住。‌‌”

爆炸發生後,女兒連夜從蘇州趕回老家,與弟弟一起,找遍了響水縣、鹽城市的五六家醫院,沒有獲得父親的任何消息。

‌‌“我們希望,能夠等來父親的消息。‌‌”

父親找到了,母親還沒消息

3月22日下午,響水縣居民薛磊告訴記者,自己的父母都在天嘉宜工作,父親在爆炸中頭部受傷,目前已在醫院治療,母親韓紅蘭還沒找到。

‌‌“爆炸發生後,我就開始給媽媽打電話,一直沒人接。‌‌”薛磊說,父親是天嘉宜化工廠的操作工,母親在廠內做點雜務。‌‌“掃掃地什麼的,她中午1點班離開的宿舍,去工廠上班。‌‌”

爆炸發生時,薛磊的父親正在車間里,被車間內的雜物砸到頭部。‌‌“受傷後,他跑了出來,因為不記住我的電話號碼,他跟同事借了電話打的家裡座機。我在醫院找到他時,醫生說他的傷倒沒什麼大礙,可母親一直聯繫不上。‌‌”

薛磊說,父母在天嘉宜化工都有宿舍,日常住在宿舍中,離廠子也就步行幾分鐘的距離。

尋人名單上的那些‌‌“未歸人‌‌”

從網上到網下,從工地到醫院,在響水化工爆炸援救的第一個24小時里,還有更多的人,在焦急地尋找和等待着未歸的家人。在北青報確認的不完全尋人信息中,包括:

陳海燕,女,臨近天嘉宜的化工企業會計。陳家港本地人,為了照顧父母,選擇了在離家不遠的化工廠上班。爆炸後,家人趕到女兒所在的工廠,‌‌“發現整個廠子都已面目全非‌‌”。

葉宏珍,女,53歲,之江化工公司職工。女兒說,母親是染料配料方面的熟練工。21日爆炸發生後,她給母親打電話,還有信號,嘟嘟嘟的,一直沒有人接。

周玉蘭和谷飛夫婦,之江化工有限公司職工。周玉蘭今年36歲,負責管理倉庫,谷飛35歲,是車間主任。

楊正權,男,41歲,天嘉宜化工公司電工。從北京趕往鹽城的弟弟說,除了在家務農的父母,哥哥還有一個11歲的女兒。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深一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