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羅文:一代網紅特朗普

即使很多保守派也建議總統不要老是發推,因為他的推特總是被反對派揪着咬文嚼字或針砭一通。再者多說多錯,而且完全沒有做總統的神秘感。特朗普不理那些。還是繼續做他的網紅,因為他知道,人民喜歡一個真實的總統,一個喜歡女人的男人,一個說真話的人,一個也會有情緒、不是總面面俱到的人。他知道,怎麼做一個網紅。

要算自帶流量的全球最大網紅,即使加上粉絲數量最大的娛樂界,特朗普也排名前二十。這個流量小生推特粉絲有5500萬,發推近4萬次,既高產又高質量,算是推特明星的典範了。

發推這件事,也顯示了特朗普和其他世界領導人與眾不同的地方。

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有臉書、推特賬號,很多卻是他們的公關人員在操作,所以你看他們的推特比看報紙公關稿還要無趣。所以雖然他們推粉也不少,但活躍度和重要性沒法跟特朗普總統的相比。

教宗方濟各的英文推特賬號@Pontifex、西班牙語賬戶@Pontifex-ex,及意大利語、阿拉伯語、波蘭語、法語、德語、葡萄牙語和拉丁語等賬戶追隨者的總和也沒有特朗普的粉絲多。一年前特朗普的粉絲數量超過教宗全球各語的總和之後,唯一比他粉絲多的政宗界人士就是有一億粉絲的奧巴馬了。

2018年7月推特進行大規模清理賬戶活動,刪除可疑賬號的行動主要針對名人、記者、主流政治家和商人。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指出,廣告和營銷公司向推特、YouTube等平台施壓,要求他們確保可靠反映網絡上的受歡迎程度。此舉大規模刪除虛假、無效和被封賬號,據統計,推特前100大博主平均「掉粉」2%。特朗普和奧巴馬分別減少了約30萬和300萬粉絲。單以比例來看,似乎奧巴馬粉絲的水分看起來高一些。

前總統奧巴馬推特粉,即使水分高畢竟也有一億擺在那裡,是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幾乎一倍。為什麼一說推特治國,大家想到的不是奧巴馬,卻是特朗普呢?

這就不得不提特朗普嘴裏可謂假新聞的主流媒體了。由於兩年前那場總統選舉撕逼撕得不僅全民參與,左中右的媒體也加入了。以CNN、紐約時報、時代周刊等幾乎你能想到的所有主流媒體都是反對候選人特朗普,而大的媒體中僅有福克斯新聞和華盛頓郵報是站隊特朗普的,雖然福克斯新聞的收視率是所有新聞類媒體中最高的,也被評為最有公信力的媒體,但架不住對方人多啊。打群架是不看人品和單個戰鬥力的,看的是烏合效應。這就是為什麼一直以來媒體對特朗普的描述都非常負面的緣故。中國媒體又跑去拾美國人的牙惠,還覺得自己就是精英了。我前文《美國的假新聞》對這種狀況有解讀,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點開鏈接看。

但是主流媒體忘了,今天已是互聯網自媒體年代,人人都可以發聲,只要你願意。所以被主流媒體毫不眷顧的特朗普在數據時代殺開了一條血路。他的推特就是他的主要媒體。想想假設特朗普參選再早二十年,社交媒體都不存在,特朗普只有被主流媒體絞殺在搖籃里了,哪有他今天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機會。當然,據我所知,二十年前的美國政壇還沒有這麼邪惡,這麼花樣百出,大家撕逼撕得也算是溫文爾雅、點到為止的,現在撕得連內褲都不剩了。就像南卡州資深參議員Lindsey Graham形容卡瓦諾被指控性侵案時說的:「這是我從政以來見到的最沒有道德的騙局。The most unethical sham since I've been in politics.」有這樣想法的絕不止他一個。而以我的小人之心來理解,你對別人的指控都集中在下三路,不能說明你有多麼偉大光榮正確,最多只能說明你是專攻下三路的。

如果特朗普可以,他多半也會說同樣的話了。雖然貴為總統,實際上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是受媒體霸凌(bully)最多的人。他們的權勢置他們於沒有辦法事事反擊的無言(voiceless)地步。聽起來有點奇怪,但是事實上美國總統歷來就是最受針砭的人,他們在美國是唯一沒有憲法第一修正案權力(言論自由)的人。不過,鑒於媒體普遍對特朗普的不友好,他遭受的霸凌在歷屆總統中又是其中之最,算是他創造的股市、樓市、經濟增長奇蹟之後的又一個新高了。

但是,特朗普是什麼人哪?他的心大得很。他要是怕大概就不會在兩年前來攪這一趟渾水了(drain the swamp)。他的目的就是drain the swarp,字面意思是抽干沼澤,跟大國提倡的反腐是一個意思。其實,在我看來,美國黨派的分類並不是民主黨和共和黨,而是建制派和局外人(outsiders)。建制派的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聯合起來反對局外人特朗普,因為他動了他們的蛋糕。當選後,特朗普對建制派的不作為一點客氣沒有,直接拿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著名華裔政治明星、運輸部長趙小蘭的老公)開刀,指責他的不作為。彆扭了一陣,麥康奈爾現在知道特朗普不是隨便就能糊弄過去的,各種議題上他就開始特別賣力了。反正以特朗普混不吝的性格,你不幹可以滾蛋。

其實民主黨那邊2016大選的趨勢也是非主流三德子(Bernie Sanders)勝希拉里,只不過被民主黨內部和諧了,一直不入主流的社會主義者和無政府主義者三德子差點就成了民主黨對陣特朗普的總統候選人。當然,廣受群眾支持的他被民主黨以豪宅和眾多許諾徹底繳械了,紅着老臉站隊希拉里,窮了一輩子的75歲的老參議員三德子一輩子最後一票掙了個大的,算是老有所養了。

而特朗普以70從心所欲高齡絕對單挑了所有黨內黨外的反對者,氣概和勇氣不可謂不大。這種混不吝的精神才是他贏的關鍵。我以我的小人之心覺得他出來競選純粹是因為他想給他美麗的家庭和子孫後代留下一個更美好的美國。

其實,第一夫人梅拉尼婭也是一個美麗的母獅子,她絕對酷,強大,自信,聰明和優雅,而不是像很多媒體揣測的,僅僅是特朗普的受氣包和花瓶(trophy wife)。從她越來越多地介入到國際和國內事務,你就可以看到她強大的內心。那些嚷嚷着要解救梅拉尼婭的,你們沒有資格,因為你們首先要解救你們自己,解除自己對有錢人婚姻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s)。

鑒於媒體的不友好,特朗普只能靠推特發聲來反抗,和傳達他自己。這就造就了一代網紅總統特朗普。

其實,特朗普當初贏得大選,也是和他的團隊聰明地運用數字媒體精準投放分不開的。所以,報之以李,他成為一代網紅特朗普也順理成章。

當然,主流媒體被搶了飯碗,自然不幹了。以前他們就是總統的喉舌啊!現在總統沒事發個推,你們假新聞愛報不報。所以假新聞出離憤怒了,嘲笑他深更半夜三點還在發推,指責他沒有總統相。而如果你看過總統新聞發佈會實況,你就知道這些無冕之王有多麼可怕了。用仗勢欺人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

最近的一次記者招待會是總統跟墨西哥、加拿大新簽了北美自由貿易區協議而召開的,CNN一個女記者非要逮着問卡瓦諾法官的事(時逢卡瓦諾法官聽證會剛剛結束)。總統告訴她,等記者們關於NAFTA的事問完了,會留時間給大家提問卡瓦諾法官的事。結果她不依不饒,堅持一遍一遍問她的問題。總統就說:你這樣一點也不好。直接沒理她。不要以為你是女的做什麼都有理。尼瑪你以為反對個總統你就牛逼了嗎?卡瓦諾法官的案子你咋不去問福特博士呢?這樣的記者招待會我見了好多次,他們對奧巴馬可不是這樣的。如果你選擇不尊重別人,你就不要哭着投訴別人沒有尊重你。

數字時代打亂了傳統媒體的陣腳,他們還不自知,還泡在溫水裡做夢。今天,連造就了美國新生活的Sears都宣布破產了,包括傳統媒體在內的傳統行業風聲鶴唳,傳統媒體卻還固守着他們的一套,嘲笑直接與人民溝通的國家最高領導人,這樣的無知無畏,真讓人吃驚。

發推這個事,要是擱在奧巴馬身上,肯定就是屬於總統接地氣、親民的象徵。擱着特朗普,就直接把他打入睚眥必報的小人行列了。他們揪特朗普的錯別字和語病,說他詞彙單一,就像他們對另一個共和黨總統布殊干過的一樣。可惜話說得漂亮不見得事就做得漂亮。我們選總統是選最高行政長官,不是選文學家。再者,我有很多理由相信,凡是那些把話說得複雜得讓你聽不懂的人,他的目的無非也就是讓你聽不懂。

即使很多保守派也建議總統不要老是發推,因為他的推特總是被反對派揪着咬文嚼字或針砭一通。再者多說多錯,而且完全沒有做總統的神秘感。特朗普不理那些。還是繼續做他的網紅,因為他知道,人民喜歡一個真實的總統,一個喜歡女人的男人,一個說真話的人,一個也會有情緒、不是總面面俱到的人。他知道,怎麼做一個網紅。

【羅文,資深媒體人,曾任職默多克新聞集團、維亞康姆MTV及迪斯尼集團旗下ESPN等美國頂尖媒體高級管理層十餘年。現長居加州,任職加州老牌房地產公司蘭登灣地產的市場部副總裁,和智慧居家科技公司JAL的市場部副總裁。微信公眾號「美國的那些事兒」號主,居外網專欄作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