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謝田:中共緣何咽不下結構性改革

美中貿易戰打到今天,歸根結底,讓雙方最終還不能取得共識,且一直糾結不清的地方,無非就是兩點:一個是結構性改革(structural change),另一個是強制執行的機制(enforcement)。所謂的“結構性改革”,就是美國要求中共改革所有中國經濟體制、經濟結構中,那些會導致貿易不平衡、強制技術轉讓、技術偷竊、知識產權竊取,和非關稅貿易壁壘等國家干預經濟和貿易的政府機構設置和政府政策,這是美中貿易戰中最關鍵的一環。

特朗普內閣的目的,就是要一勞永逸、徹底和完全的解決美中貿易的不平衡。至於“強制執行的機制”,就是即使中共答應了什麼、承諾了什麼、簽署了協議,即便是“解決”了所有“結構性”的問題,美國也完全不予信任,對中共毫無信心,而要有一種自動和迅速的“快速中斷”(snapback)或“快速反彈”的機制,使美國的報復和懲罰可一觸即發,自動生效,從而使中共沒法重操舊的伎倆,而令中共今後必須如履薄冰,不敢跨雷池一步!

所以,美方之所以需要“強制執行的機制”,就是因為中方的“結構性的改革”不能夠立即兌現,或不夠徹底,或需要太冗長的過程。如果中共真的想要結束貿易戰,其實也非常簡單,立即接受所有結構性改革的建議,立刻做出改革的行動,就完全不需要在羞辱性的執行機制上再多費口舌了。

從美中貿易談判的現狀看來,美國所要的中國結構性改革的含義,可能還不是中南海理解的意思,北京政權很可能根本就沒有真正理解美國的要求、特朗普的意圖,和問題的癥結。換句話說,所謂的“結構性改革”在中美雙方可能具有不同的語義,所以中共給出的解決方案很離譜,就是多買豆子和玉米,花錢消災,甚至不惜工本,把外匯儲備中美元現金的一半、一萬多億美元都拿出來。問題是,即使中共願意拿出二十年賺的美元的五分之一、十分之一,特朗普還是不為所動!

中共其實愚蠢至極,拳腳毫無章法。中共願意拿出的越多,在美國看來,就是美國被剝削的越多,美國被占的便宜越多;換句話說,就是美國可以拿回的補償越多!這就像警察抓小偷,小偷試圖賄賂警察,讓警察放他一馬。小偷把今天偷的錢都掏出來給了警察,警察拿過錢一言不發,也不放人;小偷把昨天偷的錢也掏了出來,警察依然不為所動,還不放人;小偷最後說,押我回家,把這些年我所有偷來錢都給你,你會放了我嗎?警察押他回家,把全部偷竊的錢財起出,這時警察會怎麼做呢?一個沒操守、道德敗壞、貪圖小利的壞警察,可能因為達到了目的、取得了財富最大化的目標,就拿着這一大筆錢,把小偷放了。但一個維持正義、道德水平高、不為金錢所動的好警察,會把小偷和錢財一起帶回,繩之以法。特朗普和美國是什麼樣的國際警察呢?這就見仁見智,相信各位讀者各有所依。

美中談判中,美方要求的中方結構性改革四個主要因素是(一)放棄國企主導國民經濟;(二)停止政府干預市場;(三)放開金融市場;(四)打開外資進入中國的大門。具體細節則包括租稅改革(採用直接稅,中外企業公平競爭),放棄國企壟斷(開放電力、電信、石油市場),減少政府干預(取消各種檢查、審批、收費),改變勞工政策(提高工資,允許工會獨立運作),保護知識產權(不強迫轉讓),保證新聞自由和互聯網自由,保護私有產權(不可剝奪私有財產),和取消國企和出口補貼。

也就是說,美方心目中的中國結構性改革,是要解除(中共)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改為由市場機制來決定。這是真正的在“與虎謀皮”,要求中共放棄社會主義的制度和共產黨的統治。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中國經濟內部結構的失衡、國進民退的惡果、結構性危機帶來的風險,包括產能過剩、槓桿危機、貨幣危機、債務危機,都處於破壞性爆發的臨界點。特朗普要求的結構性改革,實際上是在給中國經濟的這顆巨型未爆炸彈解除引信,消除中共畸形經濟的破滅對中國社會災難性的衝擊。

中共對其產業政策,從心底里不願意放棄,恐怕也不會真正放棄,換湯不換藥的做法,難以讓特朗普相信北京會真正改變其政府主導的經濟模式。年前在台大演講時有觀眾問,“中共如果把中國市場開放了,不再控制,會結束政權嗎?”筆者的回答是,如果中共把中國市場真正開放,不再控制,把最關鍵的領域,包括銀行、通訊、能源、交通全都放棄國企控制,放棄壟斷利益,中共沒辦法透過國企、國庫直接拿錢維持,它一天都維持不下去!

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說,美國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可能需要耗費五年至十年才能實現。這當然是中共的拖延戰術,特朗普仁慈寬容,也以諒解的態度給予兩次拖延。但崔天凱狡猾的說,中國的結構性改革“需要通過立法”,鑒於美國尊重程序正義,應該在這個問題上“有所寬容”。中共從來把法律視同兒戲,什麼時候願意依法治國?顯然,中共已經在使用哀兵之策了。

特朗普的貿易政策,最初是從“美國第一”的戰略出發,從維護美國經濟利益出發,但無形之中,貿易戰一路打來,居然直接衝擊了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基礎!這是特朗普的初衷,還是意外的碩果?如果考慮特朗普在世界論壇上鮮明的反擊社會主義的立場,就不難理解他高超的整體戰略。中國國家經濟結構的改變,註定會導致中國政治結構的改變。中共緣何咽不下結構性改革呢?因為接受了美國要的結構性改革,就等於接受了政治變革的要求。儘管這對中國社會長遠發展有利、廣大中國民眾期待已久,但卻是中共非常不願聽到、甚至做夢都害怕聽到的事情。◇

本文轉自624期“商管智慧”欄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