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梅佳文:沒有三權分立 中華人民共和國絕非共和國!

亞里士多德主張官員輪換為民,他說:「在同一時間,一部分人主治,另一部分人受治;經過輪替,則同一個人就好象是更換了一個品類」。1776年6月12日通過的《弗吉尼亞權利法案》宣布:「官員應在規定的期限內,恢復平民身分,回到他們原來的單位去,其空缺則通過經常的、確定的、定期的選舉來填補。」因而,公正而自由的選舉以及官員的定期輪換制,是判斷一個國家是否真正實行共和政治的基本準則。

70周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絕非共和國!因為:共和國不容許任何人成為名義上的或實際上的皇帝或國王,不容許國家的最高權力終身由一人掌握(嚴佳琪語錄)。

共和的拉丁文res publica,意思是“人民的公共事務”,即:共和國的權力為全民公有,政府必須為所有人服務,而不能只為少數當權者服務。古典民主制是少數服從多數,還沒有保護人權的少數原則作補充,出現了判處哲學家蘇格拉底死刑之類的多數暴政事件;因此,古典共和制認為任何一個階級(一個黨派)的統治都是非法的。現代共和制則強調所有公民的參與國家的法律、政策制定和執行,已發展成民主共和制。

為防止長期掌權而形成官僚階級而壓迫人民,官員必須定期更換為民,不得搞終身制、世襲制和任命制。亞里士多德主張官員輪換為民,他說:“在同一時間,一部分人主治,另一部分人受治;經過輪替,則同一個人就好象是更換了一個品類”。1776年6月12日通過的《弗吉尼亞權利法案》宣布:“官員應在規定的期限內,恢復平民身分,回到他們原來的單位去,其空缺則通過經常的、確定的、定期的選舉來填補。”因而,公正而自由的選舉以及官員的定期輪換制,是判斷一個國家是否真正實行共和政治的基本準則。

共和國的權力是可分割的,實行三權分立的自治制度即分權制衡,最典型就是美國的分權制衡制度。

現代中國的歷史表明,辛亥革命只是推翻了公開的皇帝,打着“共和國”和“社會主義”旗號的暗藏的皇帝依然存在,傳統的帝制專制進化成了極權專制。與共和制度相反,專制制度有三個明顯的特徵。

專制制度的第一個特徵是國家的最高權力集中於一人之手,搞“我說了算”的“一錘定音”,導致了權力的私有化。毛鄧習說,中國不能搞“三權鼎立”的那一套,也就是說,人大、國務院、法院、黨中央都得服從黨魁的命令,黨魁集立法、行政、司法權力於一身。這樣一來,國家權力就成了黨頭的私有物,中國的一切甚至宇宙的一切都成了“共產黨的家業”(習的口頭語);可見中共的“黨天下”帝制是傳統中國“家天下”帝制的延續。孟德斯鳩說,中國帝制是三權(立法、行政、司法)合一的最壞制度;而共黨黨魁專制是三權合一的頂峰。

專制制度的第二個特徵是終身制、世襲制和任命制,導致了官僚階級壓迫人民。毛終身任職;鄧名義上退休而暗中掌管全國政治,實際上是退而不休,假退休;刁公然復辟終身制。中共的幹部隊伍里、軍隊里有盤根錯節的世襲現象;中共實行了幹部的任命制和終身制。中共的選舉是內定了被選舉人的假選舉,是古中國選拔制的延續。能官不能民的中共官僚成了壓迫人民大眾的特權階級,人民已淪為任人宰割的羔羊或韭菜。

專制制度的第三個特徵是最高權力繼承的非法性,導致了社會叢林化。中國歷史上,血腥殺戮登上皇位的故事不斷重演;儒家主張嫡長子繼承製,導致了幼童、白痴不斷登位,晉惠帝司馬衷說:“百姓沒米吃,為什麼不吃肉呢?”這白痴皇帝導致了八王之亂,最終覆滅了古漢人的國家。當代中國的憲法與中共黨章,關於最高領導人的繼承並未無明文規定。如,82憲法規定國家副主席可以接國家主席的班,但未規定軍委副主席或國家副主席可以接軍委主席的班,這就導致了國家最高軍權不確定,其結果必然是:通過鎮壓對手而坐龍椅,如:打倒劉少奇而全民互斗互害,逼死林彪、關押四人幫、軟禁趙紫陽,上億的中國人被害死,等等。總之,專制制度造成了權力繼承的血雨腥風,從而使中國社會動物化、叢林化;文明的道德徹底淪喪!

綜上所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偽“共和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