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心路獨舞: 親歷美國的公眾聽證會 第一次發言

在美國二十多年,參加過的公眾聽證會(Public Hearing)不算少,像昨晚那樣在公共聽證會上代表一方主要發言還真的是第一次,這事兒還得從頭說起。

兩年前我們從周邊郊區的山裡搬到了我任職大學的市中心,上班開車只要三、五分鐘的樣子。離大學近了上班就方便了,這是好處,壞處是離學生群體也近了,尤其有些孩子可能就租住在周圍的一些公寓和連棟屋裡,交通流量比較大,沒有那麼安靜了,尤其是周末有橄欖球體育比賽的時候,遠遠就能聽見很多人爬梯的聲音,有點吵。

美國的土地是有劃區規定(zoning code)的,如果劃成商業區(business zoning)的話,這個區就可以建商店、公司和商業公寓等,商業公寓的房子可以租給很多人同時居住在一棟房子里;如果被劃成了居住區的話,要看是多家(multiple family)還是獨家(single family)居住的,多家居住的區哪怕是獨棟屋也可以居住兩個或以上的家庭,而獨家居住的房子只能住法律上直系的一家人。

而我們這條街,就是劃成單家居住的獨棟房建築區。

去年,我們街上有棟房子出售,有買主買來做投資房租了出去。如果他租給一家人,也就沒什麼事了,街上有這樣的人家搬走以後不賣房子,而是交給租賃管理公司出租給需要的人家作為一種投資,離學校近嘛,絕對好租。但是這家人沒有這樣做,而是分租給了四個學生,鄰里鄰居一下子就不幹了,四個大毛小子不管院子不剪草垃圾亂扔不說,還經常在周末爬梯,很吵,經常得叫警察來處理;於是幾家鄰居一商量,給市管局主管土地劃區的官員寫了一封信,投訴房東把這套房子租給四個不是一家人的做法違反了“單家”居住的分區條款(zoning violation),市裡下來人一查屬實,開了大罰單不說,還給出時限強制搬出。

房東這一下損失不小,租戶搬出去了,罰金也逃不掉,算是非常不甘心,於是按法律規定的途徑給市裡發出了申請,要求重新給這棟房子所在的土地劃區(rezoning),允許多家居住在一棟房子里。市裡按照規定接受了申請,然後在我們小區貼出了有人申請重新劃區的通知,同時決定昨晚舉行公眾聽證會,任何覺得自己和這件事情有關的人都可以參加。我們這些鄰居馬上開始行動,各領職責,儘管這種重新給土地劃區一般沒有特別的理由很難通過,但我們還是嚴陣以待,自己的利益自己一定努力爭取,於是有的人負責撰寫反對的公開信給願意的鄰居簽名,有的人負責聯絡法律援助,而我的職責是在聽證會上發言,提出自己反對的理由。

美國的聽證(Hearing),通常指的是案件在公開審訊前,法庭舉辦各項中途聆聽與訟各方的陳述;而具體到政策相關的公眾聽證(Public Hearing),一般是政府或相關機構在出台政策、改變現有規定等之前舉辦的公眾聆聽會議,不管贊成和反對,任何人都有權在聽證會上發言。於是我開始做功課,詳細列出小區目前的家庭結構,尤其突出了那些有小孩子的家庭,然後整理了鄰居提供的這些學生在周末爬梯的一些照片,尤其是那些在後院聚眾喝酒的醉態照片,從一個母親的角度談了這樣的事情出現在單家居住區的負面影響,認為rezoning這個傳統的單家居住區會對除房東之外的所有其他家庭帶來嚴重的利益損害,我計劃講5-10分鐘的樣子,最後只超出了一分鐘,走下講台的時候,我看到了丫丫悄悄向我豎起了大拇指······

過個把月,這事兒就該塵埃落定有結局的,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應該是贏定了的吧。_(網文轉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