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強文】被戰敗國人民像神一樣崇拜的征服者

——文明「征服」野蠻,需多長時間?

4月16日,已成一介平民的麥克阿瑟就要回國了,對他的離去除少數日本高官外沒有通知任何人。但當麥克坐上汽車時才發現,從他下榻的官邸直到厚木機場上百萬日本人自發的站在街道兩旁為他送行。當車隊經過時,傳來日本人發自內心的高呼聲:大元帥!大元帥!大元帥!。。。。。老麥熱淚盈眶。

美國能夠征服日本,不僅是因為它強大的武力。當麥克阿瑟率領一百多艘航母艦隊百萬大軍橫掃天平洋上的日軍,踩着日本人的屍體登上日本島時,他的雙手沾滿了日本人的鮮血。如果不是天皇已下達投降的命令和日軍已全部解除武裝,肯定會有無數的神風特攻隊員自願升空去撞擊他的飛機與之同歸於盡。

1945年8月30日下午2時5分,走出飛機的麥克阿瑟將軍儘管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也沒有舉行入城閱兵,但這一刻對於7000萬日本人來說依然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每個人都在心裏念着"亡國!亡國!亡國!。。。。。。"。

然而,麥克阿瑟將軍給日本帶來的卻是和平、正義、寬容和民主,而非仇恨。

此時的日本各個城市都被盟軍的飽和轟炸炸成斷垣殘壁,到處瓦礫,原子彈轟過後的廣島,長崎更是成為鬼城,國破家亡經濟崩潰,連政府官員的工作午餐也不過是一碗地瓜稀飯,飢餓籠罩了日本。這時老麥克挺身向美國國會施加巨大壓力迫使美國政府援助日本,350萬噸糧食和20億美圓的經濟援助緊急送往日本。他不僅保留了日本政府更頂住壓力赦免了天皇,他甚至關心普通日本複員軍人的命運,給他們以生活的出路。

40萬登陸美軍也用他們的剋制、善意和獻身精神征服了日本人。當在日本狹窄的城市街巷裡,日本平民與美國大兵相遇而通過困難時,總是美國兵站在一旁讓日本人先走。日本人不能不捫心自問,如果他們是勝利者他們自己能做得到嗎?

麥克阿瑟抵達日本後,立即下令釋放了被日本政府長期關押的包括許多共產黨人在內的政治犯。

1945年8月25日美國佔領軍允許日本婦女建立自己的組織;9月公布了給予日本婦女選舉地位的法案;日本婦女歷史上第一次獲得了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當時東京市有個藝妓被選為議員,不少市民不樂意,覺得道德感上過不去。當有立法界的日本人士很沮喪地向麥克阿瑟彙報此事時,他鄭重地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不歧視身份,只要當選的程序合法就是有效。當最終確認那位藝妓高票當選後,麥克阿瑟向全體當選議員包括那位藝妓都發去了賀信。

1945年10月11日麥克阿瑟發佈公告解除對報紙的禁令,日本實現了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11月22日頒佈了《工會法》,工人階級真正的擁有了自己的組織。1947年9月1日頒佈了《勞動基準法》,規定了最低工資標準和最長勞動時間。

1946年2月3日麥克阿瑟指示盟軍總部起草日本憲法樣本。美國政府早前給麥克阿瑟下達的制定憲法的準則是:日本政府必須絕對由全體選民授權並對全體選民負責。5月3日盟軍提交了憲法草案。10月7日日本國會通過了憲法。11月3日天皇頒佈新憲法。

這是一個由佔領者按照西方的價值觀強加給被佔領者的憲法,但卻是給被佔領國家的人民帶來福祉的憲法。把這個充斥着野蠻和黑暗文化的日本,導向了正軌,消除了亞洲歷史上最大的戰爭威脅源頭,也給日本人民帶來了他們前所未有的自由與權利。

這部憲法強調了日本人的基本公民權利,把這些權利視為"天賦而不可剝奪的權利"加以保障。這些權利包括:選舉權;集會與出版自由;沒有律師的即時介入任何人都不得被逮捕定罪;保障人民居住安全,禁止無端的搜查與剝奪等。

新憲法還取消了天皇總攬國家一切統治權的權力。同時,廢除輔佐天皇的樞密院、貴族院及天皇制的支柱-軍部。1946年1月1日,裕仁天皇發表《人間宣言》,宣布自己不是神而是人,自我否定其所擁有的一切神權。

1946年10月21日國會通過《土地改革法案》。日本政府購買了所有外在地主的土地和在鄉地主的多餘土地,再把土地轉賣給沒有土地的農民。對沒有錢買地的農民政府給予抵押貸款。一夜之間不流一滴血、不殺一個人,所有的無地農民都獲得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土地。與俄國殺掉地主富農分土地的方式相比,文明與野蠻涇渭分明!日本戰後的土地改革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它徹底完成了清除封建土地制度的歷史使命,打破了使日本農民處於奴隸化地位的經濟桎梏,解放了農村生產力,調動了廣大農民的積極性;為日本農業的發展開闢了真正解放的道路,為日本經濟的重建確立了基礎。

1947年3月31日頒佈了《教育基本法》。宣布教育的首要目標是"尊重個人尊嚴,努力培養人們熱愛真理與和平。"日本的學校不再被政府所控制而是由公眾選舉的教育委員會管理。選擇教師、課本和設定課程完全由民間自主決定。(前幾年搞得沸沸揚揚的日本篡改教科書事件,實際情況是幾所右翼人士辦的私立學校所為,99%的日本學校並沒有使用他們的教科書)

美國佔領軍當局是1952年歸政於日本政府的。這亡國的7年徹底的改變了日本的發展途徑,把國家主權從專制者那裡轉移到了日本人民手裡,引發了日本的根本性的進步,把日本引上了康庄大道。十幾年後日本就發展成為世界第二號經濟強國,國家繁榮,人民富裕,社會穩定。順便說一句,美國40萬佔領軍並沒有花費日本納稅人的錢,他們的花銷全部由美國納稅人買單。

1951年4月,因在朝鮮戰爭問題方面與總統嚴重對立,麥克阿瑟被杜魯門解除了全部職務(包括日本佔領軍總司令之職),4月16日,已成一介平民的麥克阿瑟就要回國了,對他的離去除少數日本高官外沒有通知任何人。但當麥克坐上汽車時才發現,從他下榻的官邸直到厚木機場上百萬日本人自發的站在街道兩旁為他送行。當車隊經過時,傳來日本人發自內心的高呼聲:大元帥!大元帥!大元帥!。。。。。老麥熱淚盈眶。

(機場上人山人海的送行人群!)

當時有無數日本人寫信給麥克阿瑟要求贈送自己的田產、傳家寶、房契,更有無數的日本女性大膽的在信中表示要為將軍獻身,那些勇敢的女子信中直接寫到"請讓我為您生個孩子吧!"。

當麥克阿瑟最後離開日本的時候,在東京街道的兩旁日本民眾紛紛前來,眼含真誠的感激熱淚為其送行(全然忘記了麥克阿瑟是打敗自己國家軍隊的佔領者),天皇親自到使館為麥克阿瑟送別,此時麥克阿瑟激動的用雙手緊緊的握住了曾被自己羞辱過的裕仁天皇的雙手。裕仁天皇痛哭失聲,淚流滿面。

時任日本首相吉田向麥克阿瑟致歡送詞並通過電台向全國廣播:"將軍在日本的成就是歷史上的奇蹟。是他將我們的國家從戰後投降的困惑與衰竭中拯救了出來,送我們走上重建的道路。是他堅定地讓民主紮根於我們社會的每個角落。是他為和平協議鋪平了道路。他無疑會受到我們的人民最深刻的崇拜與喜愛。面對他即將離開的事實,我們找不到任何言語來表達我們國家的悲嘆之情。"

他離開的那天早晨,《每日新聞》也直接向他發表了致辭:"麥克阿瑟的解職是戰爭結束以來最大的衝擊。他在面對日本人民時並沒有以征服者的身份自居,而是把自己看作是社會的改革者。他是一位高尚的政治傳教士。他給予我們的不僅僅是物質支援和民主改革,而是一種嶄新的生活方式,是個人的自由與尊嚴!……我們會繼續愛戴和信任他,把他看作一位最能理解日本處境的美國人……我們希望你能進一步幫助我們培育青澀的民主果實。我們希望你至少還能領導我們直到和平協議的簽署將日本送入國際社會……"

麥克阿瑟的妻子珍妮也得到了不少的讚譽。她"作為一位妻子的奉獻精神"一直陪伴丈夫在異國他鄉日夜操勞,被日本人視為"女性最崇高的美德"。不過當時對麥克阿瑟突然被解職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珍妮忙於整理行李歸國回家,已無暇閱讀任何讚辭了。

2015年,作為戰後70周年相關紀念活動的一部分,日本政府決定向社會開放原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的辦公室供人們瞻仰紀念。

《完》

本號編輯短評:從日本人這個簡短的經歷中可以看出:普羅大眾是很容易被改變的,社會管理者把他們帶入什麼樣的社會,他們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有人說,二戰結束後,假如沒有美軍的佔領管制和教化,日本天皇和官員們也有可能良心發現,反思神權統治和軍國主義給日本民族帶來的巨大災難,完全套用西方的法律和文明去自我改造社會,以當時的日本民眾不會思考絕對服從的習慣特點,可能不用五年,甚至一年時間就可以完成從野蠻進入文明的轉變。是的,理論上這是完全可能的!但最大的問題是:一直享受着人上人的種種特權的各級官員會自願放棄高人一等的特權待遇嗎?像天神一樣被國民尊奉的天皇,會自願放棄至高無上的神權和全體國民虔誠的頂禮膜拜嗎?答案是:只有天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