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王朴石:在智能監控下長大的一代人

——在注視中長大的一代人

幾天前,微博網友曝光了一份廣東廣雅中學‌‌“智慧校園信息化採購項目‌‌”的招標文件。這座廣州最好的中學花費484萬元,購買了3500個電子手環和相關信息化設備。

這款報價200多元的手環,比普通的手環有更多的功能,不僅能實時監測學生的位置、區域人數、課堂點到、進出校園,連心率,甚至是上課舉手回答問題的次數,也可以檢測到。

手環的各項數據信息將通過物聯管理系統整合,老師和家長可以登錄app了解學生的信息。

郝大星說這種手環公安系統已經使用了很多年了,不過是金屬做的,兩個手環之間還有鐵鏈連接,唯一不方便的是:

小偷想要偷手環,先要把對方的手剁下來。

帶上手環,學生在家長和老師眼中就變成透明的了。即使到了校外,運動及睡眠信息也會被保留,並最終交由學校審計。此外,手環還能在學生進入‌‌“危險區域‌‌”時發出警報,並發出緊急求救信號。

中標的採購商,朴石查了一下,以前的業務主要是:

為法院羈押室提供監控設備和網絡搭建。

廣雅中學的回應中說,智能手環的主要作用是代替‌‌“一卡通‌‌”。但實際上,智能手環遠比一卡通麻煩,因為手環續航有限,需要充電。

此前廣州的真光中學曾試用智能手環,但是手環續航只有一周,學生總忘記充電。最終這個項目只能停止。

很多事情,做的時候道貌岸然、轟轟烈烈,最後發現都是浪費公帑。

廣雅感到十分委屈,智能手環早在北京上海多校使用了。朴石自己去查了一下,才發現這種監控系統的普及已經非常令人吃驚。

2017年5月,北京中關村第一小學以458.6 萬元購買了2500個智能手環。去年貴州十多所中學試用‌‌“智能校服‌‌”,不僅能檢測所處的位置,甚至還能檢測身體狀況。比如孩子過胖,家長會在app上收到提醒。

郝大星說:

孩子是不是超重,難道家長用肉眼看不出來嗎?

不僅如此,朴石注意到,廣雅中學買手環的同時,還花12萬買了一套網絡行為管理系統,學生在校期間只要上網,無論QQ和微信,都會被監視和記錄。

針對網上的擔憂,有人說:一切都都是為了管理,學生和家長都沒說什麼,外人幹嘛多管閑事。

但實際上,《憲法》第四十條說了: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學生是否有選擇自由、誰來保證信息不泄露、誰來確定隱私的邊界,這些問題還沒有答案,藉著轟轟烈烈的智慧校園項目,這種對學生的全天候監控已經迅速鋪開。

沒有人去徵求學生的意見,被監控的人,是沒有發言權的。不知道成人之後,這些學生是會對這種監控習以為常,還是覺得不堪回首。

但現在看來,這也只是一門生意。2018年,國家發佈了智慧校園的國家標準,裏面明確允許學校安裝感知系統,包括:

位置狀態感知、情感感知、行為感知、身份感知等等。

看到這裡,真的會出一身冷汗。

朴石注意到,這份國家標準的制定者包括了很多企業,包括做高清監控的深圳銳取;做智慧校園的北京同方艾威康科技和北京康邦科技等等。

目前看來,智慧校園的實施費用大概為1200元/學生,可以想到,這是多麼大的一個市場。售價不到200塊的小米手環,至今也不過賣了5000萬支。

為廣雅中學提供電子手環的新華三也很有意思,最早由華為創辦,此後又被惠普公司收購。

2009年,華三開始為校園無線網絡提供解決方案,拿下了西南交大、華南理工、哈爾濱理工的校園無線網絡建設訂單。高校、政府和事業單位,一直是華三的最主要客戶。

然而2013年之後,受‌‌“斯諾登‌‌”事件的影響,華三的外資背景讓很難再獲得來自這些單位的訂單。關鍵時刻,惠普把華三賣給了自己的‌‌“中國合伙人‌‌”,紫光收購了華三51%的股份,並將企業更名為‌‌“新華三‌‌”。

它自己曾因美國的監控事件而被牽連,卻轉頭中國大行其道,致力於把中小學生放在監控下面。

這套價值484萬多的系統,平均分到3500位學生身上是1300多元。這筆錢,不知道是誰出。

不過廣雅中學很有錢,而且有搞個大新聞的覺悟。2014年,廣雅中學申請建一個國際學術交流中心,面積達一萬平方米,連廣州市長都嚇了一跳,趕緊叫停,說:作為歷史名校,學校不在大,在於有沒有文化底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星球商業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