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克強暗批劉鶴?習近平傻了?汪洋緊跟 與習當眾親密 李緊張到不行 各界備感憂慮

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談及化解風險隱患時說,要「遵循規律,講究方式方法」,被港媒解讀為是暗批劉鶴去槓桿導致的失誤。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這是過度解讀。李克強此次作報告表現異常,多次出現低級的口誤。汪洋與習近平在大會上出現密談動作,引人注目。經濟下行,不僅李克強感到壓力,各界也備感憂慮,沒有人對中共刺激經濟的效果有信心。德國機構認為,2019年將是中共「無比困難」的一年。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19年3月5日在中國北京大會堂參加全國人大會議的開幕式

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談及化解風險隱患時說,要“遵循規律,講究方式方法”,被港媒解讀為是暗批劉鶴去槓桿導致的失誤。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這是過度解讀。李克強此次作報告表現異常,多次出現低級的口誤。汪洋與習近平在大會上出現密談動作,引人注目。經濟下行,不僅李克強感到壓力,各界也備感憂慮,沒有人對中共刺激經濟的效果有信心。德國機構認為,2019年將是中共“無比困難”的一年。

李克強報告暗批劉鶴?習近平是傻了嗎?

對於3月5日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香港明報發文分析稱,這份報告雖然力求寫得“四平八穩”,但其中的一些比較務實的論述引起了境外媒體的特別關注。

文章認為,在談及平衡好穩增長與防風險的關係時,李克強特別闡釋說:雖然風險隱患必須加以化解,“但要遵循規律,講究方式方法”,“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情況下,出台政策和工作舉措要有利於穩預期、穩增長、調結構,防控風險要把握好節奏和力度,防止緊縮效應疊加放大,決不能讓經濟運行滑出合理區間”。

文章分析稱,去年來的中國民企資金困難與各種借貸平台爆雷,“都緣於副總理劉鶴主導的去槓桿政策”,導致中國企業界對此“怨聲載道”,而李克強看似是政府工作的經驗總結,言辭間暗含批評劉鶴不講究方式方法、未把握好去槓桿的節奏和力度之意。

對此,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李克強關於“遵循規律,講究方式方法”的言論,說的很寬泛,把任何具體的事和人代入,似乎都不妥當。中共內部的分裂有目共睹,但如果說李克強這段話,公開在兩會上暗含對劉鶴的批評,是有些過度解讀了。

王篤然說,實際上,中共面對的政治和經濟危機,都是相互糾結纏繞和交叉的,有中共內部不同的利益和矛盾磨檫,有國內的民怨和抗爭,有來自國際的壓力和圍堵,非常複雜,難以理出頭緒,往往是各種難題的多難選一,也好像蹺蹺板,這邊按下去了,那邊抬起來了,怎麼平衡?怎麼決策?誰也難以解決,只好互相推諉,互相指責,前些時候出現的央財互懟、李克強與央行的爭論、習近平對“惰政”的批評等等,都屬於這一類,也是中共暴力治國、斗天斗地斗人的惡果。

王篤然分析,習近平劉鶴的經濟路線和李克強是有不同。劉鶴和習近平的親密關係是公開的,攻擊劉鶴就是攻擊習近平。李克強即便心中有所不滿,也不會藉此機會暗批習近平。習近平也不會傻到被當面暗批還茫然不知。

李克強緊張到多次口誤;掌聲零落

中共面臨的危機或許影響到這次參與“兩會”的最高層,李克強緊張到多次出現口誤。

據香港《明報》6日報道,李克強在台上讀報告時,似乎非常吃力,頗有些戰戰兢兢,多次停下喝水抹汗,多次出現低級錯誤,如將稿子中的“事業心”讀成“責任心”,將小標題的“2”讀成“3”,再糾正強調等。

據報道,李克強作報告過程中,會場內掌聲零落。習近平只在李克強上台和下台時,跟着鼓掌兩次,也沒有跟李克強握手。

圖為3月5日的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汪洋和習近平在交談。

汪洋緊跟習近平;在大會上“密談”

汪洋與習近平在大會上“密談”的舉動引起關注。

3日,汪洋做政協報告,一開始加了一整套政治大帽子,都是習近平本人提出並反反覆覆強調的習核心、習思想、四個意識、四個自信、五位一體、四個全面,可謂“最高政治原則”的意識極強。

明報的報道稱,會議開到一個半小時左右,汪洋側身與習近平交談了3分鐘,約1分鐘後又再次與習交談,直到服務員斟水才停下。

3月5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

2019是中共“無比困難”的一年

李克強3月5日的政府工作承認,中國目前“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外部輸入性風險上升,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體經濟困難較多,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有效緩解”,“金融等領域風險隱患依然不少”。

李克強報告中24次提及“風險”一詞。

由於經濟下行,不僅李克強感到壓力,兩會各界也備感憂慮。

香港《星島日報》報道,在政協“經濟界”之中,從吉利創始人李書福到廣東某地方商會負責人,都表示貿易戰等負面因素對企業經營“有影響”。

中共駐比利時大使、也是現任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副總幹事曲星,對前景“心裏不踏實”。對於目前當局的應對措施,他質疑,“可持續性究竟有多少?”

中共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季志業表示,“我和其他委員的感覺,報告內容‘不是那麼令人振奮’,……好像缺乏一種精神頭兒。”

而會場外,互聯網創業者向官二代友人訴苦“融資難”,乃至低聲下氣借錢。

北京當局聲稱要減稅降費救經濟,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及社會保障基金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並要求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連公務員開支公費也要大減。

對此,香港經濟學家關焯照認為,短期雖然有刺激性,但長遠要看市民的消費信心能否恢復,“現在消費信心很差,零售都很差,人不想花錢,這才令人擔心。如果這些措施不能帶動消費信心,要達到穩定的經濟目標都很難。”

德國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最新的分析認為,2019年對於中國來說會是“無比困難”的一年,目前的狀況對於中共當局來講十分嚴峻。

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