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查建國:對中國時局的三個誤判

習中央聲稱不走毛舊路,也不走西方民主「邪路」,是政更左經更右,兩手都更硬,是鄧的「兩個堅持」理論、模式、道路的加強版、平衡版,這是認識中國當前時代、當前時局的核心理念。偏離此核心,離開這「兩個堅持」的基本框架看問題是產生對時局種種誤判的主因。

經常對時局作判斷是我們的基本功課。對時局有正確的判斷,才能有正確的行動選擇。我以為在朋友圈內對中國時局有三個誤判,簡述我的認識,求教諸友。

第一個誤判:現中共上層內鬥嚴重,習地位不穩。

有些人習慣捕風捉影,熱衷“陰謀論”和小道消息政治傳聞,用價值判斷代替事實判斷,憑這些去判斷與預測時局。如有人講現中共上層“明槍暗箭,刀光劍影”,隨時可能出大事;有人講習初中水平無文化,“德不配位”,不斷預測其下台的時間;有人編故事:海邊會議元老發難;有人講習是傀儡木偶,王氏後面“牽線”是真老闆;有人講民主勝利就在明年,或最多兩三年內可飲慶功酒等等。對這些判斷與預測我均不敢苟同。

任何一個政黨內部都會有政策之爭、權力之斗,但因1,習挾太子黨之威,手握軍權、高壓反腐、從嚴治吏已集權;2,習對毛鄧江胡前四代元老政治肯定,不動其家族經濟;3,現中共中央內無反對派代表人物,無重大路線原則之爭,所以,雖權爭不斷,但無政變可能。

第二個誤判:習將主導中國民主進程。

有人總是把民主希望寄託於習。如“郭七條”的只反貪官不反皇帝,要在“郭七條”指引下到達依法治國的“喜馬拉雅”;有人提出“黨主憲政”,用中共法定虛位“君權”為條件,換取中共讓步進行憲政;有人提出由內至外,由下至上,由點到面的民主漸進轉型路線圖;有人認為在美全面壓力下,中共將被迫走上民主;有人認為政經不可分,經濟改革將推動政治變革等等,可惜這些都是誤判。他們不清楚:1,習中央的核心利益及政治抱負就是“紅色江山代代傳”。近六年,個人及黨更集權,對政局和意識形態控制更嚴了;2,平等自由的價值觀及政體是不能內外、上下、點面雙重標準同時實行的。如黨內剛實行民主——有了反對派,黨外立即有人同時實現民主——成立反對黨,批准還是鎮壓?如蘇聯戈氏要搞黨內民主,很快就被更激烈的葉氏戰勝;3,中共是有特殊意識形態的政黨,是有沉重歷史包袱的政黨。蟻穴潰堤,漸進民主就等於走上了“漸進亡黨”之路,這時黨內漸進民主派面對黨內保黨正統派的壓力將何其大!沒有民間民主革命爆發的支持,黨內民主派難佔上風。4,雖然不能確定幾十年後中共何狀,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現在開始民主改革,中共馬上亡黨。他們不會自殺。

習中央反覆講“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個“初心”即中共建黨的宗旨和信仰,就是通過無產階級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消滅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走向共產主義。2018年是個轉折年,中美關係由合作為主轉向對抗為主的新冷戰。其特徵是1,以意識形態、體制之爭為博弈本質,是世界性、國家層面的資與社的最後總決戰;2,是在人權、經貿、地緣政治、外交、軍事全方位的持久戰;3,呈現陣營交叉不清,對抗為主、合作妥協同時存在,低烈度等新特徵;4,不似當年蘇與西方冷戰一個戰場。現在西方面臨三條線作戰:(1)與中朝古越老五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冷戰;(2)與伊教原教旨主義的反恐之戰;(3)與普京俄國的民族地緣政治之戰,中俄的聯手抗美。5,台灣問題成為各方博弈的熱點。

台灣“九合一”選舉後,民進黨能否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呢?難!但我認為可以一試。“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八個字不可分開,“九二共識”共識什麼?共識後四個字“一中各表”。“一中”即歷史、現狀、未來兩岸都是同屬一個中國,“各表”即兩岸對代表“一個中國”的政府有各自不同的表述,這是“一中兩府”的體現。承認這八個字不傷台灣獨立主權,也符合中華民國憲法,有利緩解兩岸關係,進而有利拼經濟得人心,達成兩岸和平共處、和平競爭。我們有個兩難:一方面理解“台獨”訴求主因是大陸對台的矮化擠壓、承認“台獨”爭取者的權益;但另一方面又看到在一個大極權壓力下,任何地方獨立都不現實。欲速則不達,反使民眾受其害,違初心。民意如流水,“九合一”選舉和一年多後的台總統大選都是或將是民意的表現。唯盼台灣能順勢權變、苦守待變。雖然我是“藍色”的,但我仍要講,民進黨努力呀!台灣在,中國自由民主榜樣在!

第三個誤判:習中央將回歸文革,“改革開放”倒退。

文革是毛時代最後瘋狂的巔峰時期,其特徵是1,“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階級鬥爭大運動;2,神化的毛個人崇拜;3,“五七指示”的共產主義空想、計劃經濟、消滅私有制、分配“大鍋飯”、民不聊生。現在有人因不滿現狀而思念文革,也有文革某些現象再現,也有“毛派”拜毛崇文革的囂張,但歷史不會重演了。

文革後,以鄧為核心的中共修正、改良毛的路線,開始了至今的鄧時代。鄧時代的特徵即“兩個堅持”(堅持改革開放,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黨的領導、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這“兩個堅持”是一體的相輔相成的,“四項基本原則”是從毛時代一脈相承下來的黨與制度的本質,是“改革開放”的起點、終點,是框住“改革開放”,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的邊界。“改革開放”是總結毛的一些教訓,在新時期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新特徵及保證。胡趙因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不力而下台;江剛上台時堅持“改革開放”不力,鄧南巡發話“誰不改革誰下台”。

現在,習中央加強了個人及黨的集權。有人認為是倒退,實際這只是對“四項基本原則”的進一步強化。鄧在時不搞個人集權嗎?他對江講,我在我說了算,你何時說了算才算接了班。鄧開槍鎮壓六四民主運動,江鎮壓法輪功、民主黨,胡鎮壓“08憲章”,習打壓“維權運動”,網上進入封群封號的“封建時代”,幾代中共領袖一脈相承。目下,習中央在“改革開放”上繼續有限前行(因政體不改,經體改革只能有限前行)。從觀察其大量言行看,從只有進一步“改革開放”才能搞活、發展經濟,進而穩定政局、鞏固權力的邏輯上看,從當前承受中美貿易戰的壓力上看,習中央都不會否定“改革開放”,不會走計劃經濟為主、國進民退、閉關鎖國之路。

以國企為代表的權貴國家資本主義雖然低效率、高腐敗,且大量佔據要素資源擠壓民企,但已形成與龐大有活力的民企的雙元並存體制,各自在不同的行業、生產鏈的不同環節中佔主導地位。中國政府看到以民企為代表的各類非公有經濟在經濟發展、稅收貢獻、技術革新、吸納就業等方面已成主力,認識到搞活民企是當前對付經濟困境的關鍵點。因此,雖有體制與意識形態的天花板之限,但“改革開放”扶持民企仍有加速之勢。有人講習將與鄧分道揚鑣或“借毛壓鄧”都是誤判。

習中央聲稱不走毛舊路,也不走西方民主“邪路”,是政更左經更右,兩手都更硬,是鄧的“兩個堅持”理論、模式、道路的加強版、平衡版,這是認識中國當前時代、當前時局的核心理念。偏離此核心,離開這“兩個堅持”的基本框架看問題是產生對時局種種誤判的主因。

中國經濟因國內到了轉型升級期、“中等收入陷阱”爬坡期,國外受中美貿易戰巨壓,而成“求穩止跌”之困局。但因1,有國內巨大市場和完整、較成熟的工業體系;2,極權政府暫控危機的能力;3,“改革開放”措施不斷出台等原因,中國經濟在今後十年左右是走出困局,還是陷入長期低迷、引發政局不穩,成了全世界注目的大話題。G20“特習會”暫停了明年一月的關稅新戰,雙方將開啟經貿新一輪談判。備受關稅戰煎熬的中美進出口企業暫時似有希望,但中美經貿博弈的這口氣沒松。一張一弛乃兵家之道,雙方妥協是談判成功的基本手段。我預測:中方將在降關稅、降壁壘、降補貼、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中美貿易平衡等方面大幅度妥協、改進。美方則對“原要求”不求全實現,對中國結構性改革不求一步到位而妥協。三個月後中美達成經貿協議,停止關稅戰應是大概率事。但中方求開放,美方求公平開放,雙方在經貿上的博弈仍將是持久戰。有人講因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將崩盤,這回“狼真來了”;有人擔心糧食危機將至,開始家庭儲糧備荒;有人預測現在國內危機正是大陸可能武統台灣之時;有人認為三個月後,如中美貿易談判失敗,中共上層將分裂,中國可能被迫民主改革,也可能進入經濟崩盤、軍管、票證、義和團時代,這些都是誤判。如中美貿易戰繼續再打,中共將在“兩個堅持”上繼續強化,中國將進入一個政治更嚴酷,經濟長期L型發展的階段。

中國民運圈內,對民主轉型的時間預測分“樂觀派”和“悲觀派”,兩派分歧在:習第二任後四年內中國大陸能否實現民主?認為這四年可飲慶功酒為“樂觀派”,反之為“悲觀派”。我認為習後四年內無巨變,四年後是個“坎”。路且長且艱,克服浮躁心態,諸友仍須努力。

2018年11月2日一稿,12月5日二稿於北京

(查建國,中國大陸民主人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中國戰略分析》雜誌2019年第1期,總第10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