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李怡: 川金會破局後

—— 破局後

從美朝峰會前特朗普和金正恩的互動,很難預料會是這樣結局。

峰會破局對朝鮮來說,是災難性的。小金原先以為廢棄寧邊核設施就能換取美國取消制裁,想不到美國還偵查到朝鮮有其他核設施。美國要朝鮮必須“完全、可驗證、不可逆”地棄核。小金對美國知情很意外,在完全沒有準備之下不知應對,於是談判破裂。小金短暫訪問河內後,急急坐66個鐘火車趕回朝鮮。他最大的壓力來自朝鮮嚴重缺糧,本來打算簽了協議各國的糧食援助或多或少總會有,現在援助泡湯,2,500萬張嘴的吃飯怎麼解決?

一個與朝鮮脫北者有關的秘密組織3月1日宣布成立流亡政府,這組織正在對金正恩之兄金正男的兒子金韓松加以保護。金正男於2017年2月在吉隆坡機場遇刺身亡。保護金韓松的組織名為“千里馬民防”(CCD)。CCD在官網用朝鮮語及英語發表“自由朝鮮(Free Joseon)”聲明,表示“為了剷除有損人道精神的巨大邪惡,我們將竭盡全力進行運動,直至平壤尋回真正的光芒”。在美朝關係破局、朝鮮內部經濟與飢餓趨嚴峻的時刻,海外流亡政府成立更具內外呼應的意義。

對美國來說,意想不到的是,特朗普在美朝峰會反枱竟然受到國會兩黨和輿論一致支持。議員們多表示“沒有協定比達成一個爛協定好”。連經常發聲批評特朗普的奧巴馬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賴斯也說,特朗普的做法正確,如果美國放鬆制裁,那將會犯“巨大的錯誤”。

美朝峰會破局影響中美貿易談判。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說:“他(特朗普)必須在中國問題上做同樣的事情,堅守立場,直到我們促使中國採取正確的行動。”如果不能簽訂好的協定就不簽。

特朗普在記者會提到與中國的談判和未來與習近平的會晤,他說:“我做好隨時走人的準備,我從來不怕放棄協議走人。如果和中國沒談攏,那我也會這麼做。”

河內會談破局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即訪菲律賓,3月1日見記者時說,“在南中國海任何針對菲律賓軍隊、飛機或政府船隻的攻擊都會啟動共同防禦條約下(美國)的義務。”“中國在南中國海的造島和軍事化行為威脅到你們(菲律賓)的主權與安全,因此也威脅到你們的經濟以及美國的經濟。”美國與菲律賓1951年簽訂共同防禦條約,因年代久遠,人們對這項條約的執行有懷疑。在此之前,美國官員們從未公開評論美國會如何根據條約保護菲律賓的安全。美國官員們只會重申,保護尖閣諸島屬於美國與日本安保條約的範疇。美國突然提出對菲律賓在南海防衛的責任,似乎也可以延伸為美國對台海安全一體重視。

這次峰會顯然使美國見識了中國對朝鮮的支持和影響,見識這兩個專權國家的緊密關係。小金乘坐一列防彈裝甲超厚的火車,像蝸牛般慢駛66小時到越南,中國地面交通都要為這列火車讓路,付出多大經濟代價,造成人民和鐵路部門多少不便,中國都在所不惜。

朝鮮在廢核問題上留一手,美國認為中國不可能不知道。美朝峰會破局,使美國遏制中國的政策更堅定和強硬,貿易談判取得協議的難度相應增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