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典良:「林清失卷」 中共丟棄最後一絲矜持

在一個正常的國度里,案件可以離奇,但審判機關不可以「離奇」。在中共治下,案件十分離奇,審判機關而且係最高審判機關一樣係十分「離奇」。案件鬼影憧憧,真相仍待考證。無論最終的真相如何,橫掂,人們已經發現了中共領導下的最高法院不但沒披有法治光環,反而係黑煙繚繞中魔獸橫行。

“林清失卷”這一里程碑式的離奇案件,使得億萬民眾赫然發現,代表着中國最高司法審判權威的最高人民法院原來也係烏煙瘴氣魔獸橫行之地。中國民眾應對中共法治徹底絕望、放棄幻想。

“林清失卷”,最初讓我諗起了2019年央視春晚里劉謙表演的近景魔術——魔壺。魔壺裡能變幻出各種飲料,而這“厲害的國”里一樣係要啥料有啥料,總係出人意料。之後,看了中共各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的調查結果,又讓我聯想到了央視春晚里劉謙先生的魔壺表演,他的助手當著現場觀眾的面公然掉包。無論係對劉謙還係對中共的聯合調查組,很多人都很憤慨鄙夷,心想:“造假就不能有點技術含量嗎!”

四海列國,普天之下,審判機關都象徵著公平、正義、理性、神聖與權威。

在一個正常的國度里,案件可以離奇,但審判機關不可以“離奇”。在中共治下,案件十分離奇,審判機關而且係最高審判機關一樣係十分“離奇”。

法律的象徵係正義女神,白袍、金冠,蒙住雙眼,一手持天平,一手持劍。白袍,象徵道德無暇;金冠,象徵著正義尊貴無比;蒙住雙眼,喻為不受外界干擾、純憑理性判斷;天平,象徵公平裁量;劍,象徵著手持權柄捍衛法律、懲奸除惡。

然而在中國,手持天平與劍的並唔係正義女神,而係一隻紅色惡魔。

法學家賀衛方先生在一次演講中提到,中國的法官的法袍上有四顆金色的紐扣。關於這四顆紐扣,當時的最高法院的院長給出的解釋係,最上面的代表忠於黨,第二顆代表忠於人民,第三顆代表忠於法律,第四顆代表終於事實。講到這,大家應該很清楚,“黨”係凌駕於一切之上的。

回首過去幾十年的司法歷程,我們彷彿看到,司法像一塊橡皮泥一樣被中共揉來捏去。六十餘年間通過了四部憲法,對1982年第四次通過的憲法進行了五次修訂。時而讓不懂法律的復轉軍人可以進法院當法官,時而又讓法官下鄉扶貧……。

幾十年揉來捏去,熱熱鬧鬧。終於,“熱鬧”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頭上了。最後的一絲“矜持”也唔好了。

有邊個能想到最高法院里的卷宗會失蹤?有邊個會想到最高法院的法官會失蹤?經歷了諸多的波瀾,“案件”終於在一個荒誕的港口暫時停泊下來。即使岸上圍觀群眾漫天的口水噴濺,聯合調查組的辦案人員們依舊煞有介事,邊個讓最高法院安置的攝像頭和民辦幼兒園裡的攝像頭係一路貨色呢!

案件鬼影憧憧,真相仍待考證。無論最終的真相如何,橫掂,人們已經發現了中共領導下的最高法院不但沒披有法治光環,反而係黑煙繚繞中魔獸橫行。

紅色統治,黑暗無比。難怪,那位復旦女教師會在給學生講課時講:“要和黑暗和解”。

但係,黑暗不會與你和解,黑暗只會吞噬你。一個不讓人做好人的政黨絕對係邪惡至極的,一個連活摘器官都能幹得出來的政黨絕對係魔鬼團伙。高門墓地里寒氣森森,撒旦教的衍生後代們歇斯底里。

中共的“最高法”已經昭然淪陷了,放棄對中共法治的幻想吧。

暗夜裡有星辰,寒冬里有梅花。有道德才能有真正的法律,有良知才會有真正的法治。

中國法治希望與出路在哪裡?在於人們能夠認清中共的本質,恢復道德良知,從思想中清除中共這一邪靈附體。

法輪功修煉者在遭受中共近廿年的殘酷迫害中,和平理性、心懷慈悲向世人講清真相,讓世人知道咩係善咩係正信。在過去的十幾年裡有許許多多的正義律師認清中共、不畏強權,為善良的信仰團體辯護,正氣貫盪天地。過去的十幾年裡,許許多多的參與迫害的人員都已明白真相,不再參與迫害。在過去的一兩年里,也有啲地區的檢察官、法官為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堅忍所感動,認清了中共的惡魔本質,依據心底的良心與法律及事實給法輪功學員做出了不批捕、不起訴或當庭無罪釋放的裁決。這係中國法治歷史的壯舉!

認清中共,恢復良知,才能看到黑暗中的曙光,才能驅散黑暗!中共的窟窿已經越來越大,就快堵不住了。相信不久的將來,中國的訪民們用不着再不遠萬里飄洋過海,到異國他鄉去攔車鳴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