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12歲女兒遭黑社會綁架強暴 母親上訪蒙冤獄

訪民撒義瓊的女兒8年前遭黑社會綁架強暴、逼迫賣淫。截至目前,涉及的黑社會成員只有2人被判刑,其餘多名兇手逍遙法外。她因此長年在北京上訪,非但沒有得到任何說法,反被判刑2年,拘留14次。

訪民撒義瓊的女兒8年前遭黑社會綁架強暴、逼迫賣淫。截至目前,涉及的黑社會成員只有2人被判刑,其餘多名兇手逍遙法外。她因此長年在北京上訪,非但沒有得到任何說法,反被判刑2年,拘留14次。(受訪者提供)

8年前,當時12歲的女孩小夢(化名)放學後遭黑社會綁架強暴、逼迫賣淫長達半年。截至目前,涉及的黑社會成員只有2人被判刑,其餘多名兇手逍遙法外。小夢的母親因此長年在北京上訪,非但沒有得到任何說法,反被判刑2年,拘留14次。

雲南訪民撒義瓊告訴大紀元記者,孩子受害時只有12歲,在雲南昆明西山區安康路文武小學上五年級。她在2012年3月29日下午放學時失蹤。

“學校裝模作樣帶我找了一個小時,就讓我自己找了。我找了2天找不着孩子,於是到西山區安康路東陸橋派出所報警,警察也不幫忙找人。”她說,“警察給登記後說,你要是有個目標,知道她在哪裡我跟着你去找,你沒有目標,人海茫茫,我不可能滿大街給你找人。”

孩子失蹤半年,撒義瓊說,“我每天不吃不喝地找孩子,晚上找到2、3點鐘,白天在大街上轉着都要睡著了,心恨不得要從嘴裏吐出來。幾個月過去了,警察局一點消息也沒有。”

被逼賣淫的學生不只一個

找了幾個月,撒義瓊感覺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她8月份又到學校去找王校長要人。最終通過王校長電話聯繫,孩子終於回來了。撒義瓊質疑校長王金福勾結黑社會團伙,因強姦小夢已判刑的2個人,經常在學校里玩。

撒義瓊說,現在已判刑的2個人,是社會閑雜人員,經常在學校里玩。該校受害的學生不只小夢一個,至少還有羅某(見判決書)被強姦、被逼賣淫。

12歲女孩小夢遭黑社會綁架、強暴,僅2人被判刑。(受訪人提供)

大紀元記者致電小夢曾就讀的西壩新村文武學校,對方稱王校長已經不在這個學校了,他們也是受害者。堅稱學校的大門是關着的,白天上課的只有學生,不是學校送她去坐台的,學校不可能24小時管着她。小夢多次逃學,是王校長幫助找到了她,讓記者不要再糾纏此事。

警方放走強姦犯把上訪人投入監獄

撒義瓊說,小夢回來後訴說自己的遭遇,她被帶到歌舞廳、娛樂場所賣淫,被毆打,鼻子被打出血,還被用酒倒在臉上。撒義瓊帶着小夢去報警。警察說,失蹤案已經立案了,但是她在哪裡被強姦,要去哪個事發地報案。

歌廳老闆張紹華是另外一個縣城的人,昆明市公安局讓她去找嵩明縣公安局報案。而嵩明是昆明的下轄縣。

當天,她們趕去昆明滇池路上的派出所報案,晚上警方抓了2人,其中一人被判7年,另一人被判4年。“整個視聽筆錄我都在場,張紹華逼迫我的孩子賣淫,把她打得遍體鱗傷。又交給一個叫平海紅(音)的女人,帶到嵩明縣一家賓館,被福榮明(音)強姦2次,孩子因為反抗被拳打腳踢,腰被踢傷。”

撒義瓊說,“歌廳老闆張紹華指使人毆打我的孩子,根本沒有坐一天牢,福榮明強暴我女兒,關押沒多久就釋放了。”

“上訪過程中,公安機關找我協商過兩三次,說賠償我錢,讓我不要上訪。我一直不肯同意,質問他們為什麼放走強姦犯?後來他們栽贓我妨礙公務,判刑2年。”

訪民撒義瓊被以妨害公務罪判刑2年。(受訪人提供)

在監獄裏,撒義瓊被注射不明藥物,暈迷幾天幾夜。2次被關禁閉室(7天7夜)。於2016年11月出獄。

中共無人道艱難上訪路

在家康復了2個月後,撒義瓊就到北京上訪,被拘留14次。雲南地方多次來人把她從北京帶回去,十九大期間,要把她送入精神病醫院。因為她做過精神正常的鑒定書,才免於被迫害。當地的書記承認是雲南省政法委下的命令。

近三個月來,她每天收到不名身份的人加微信或打電話恐嚇,戶籍所在地派出所每天都去她家裡,騷擾她的家人。

撒義瓊說,“現在中國大陸根本就沒有人道,我們訪民每個人都很艱難。不管地位高低,每個人的生命是一樣的寶貴,我們每天跑公安局、上訪……我被控制是家常便飯的事,而且是長時間地控制、隨意地控制。特別是中共開會期間,只要一出門就被控制了。”。

“他們還叫我找律師,說我不懂法。我說律師不是被你們關起來了嗎?你把王全璋律師放出來,我就去找他當律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