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放話 中美貿易戰無解?美輿論強硬 國家智庫出4大招

——美中經濟與創新體系或現重大脫鉤

美中正在華盛頓進行第八輪貿易談判,以期在3月1日的最後期限前達成協議。不過,一份最新政府報告認為,美國需要重新思考處理與中國經濟關係的整個手法,提出4大政策建議。黨媒16日刊發習近平去年8月講話,堅稱中國不走民主憲政道路。美媒指,這份講話等同於誓言不會在保護外國知識產權所需的政治和法律改革上讓步。政論家陳破空認為,這篇講話處處充滿自相矛盾。同時表明目前黨內權力鬥爭和路線鬥爭仍暗潮洶湧。

美國研究機構——國家亞洲研究局“轉變美對華戰略的經濟層面專題組”發佈的報告探討了中國“重商主義的列寧主義”(mercantilist Leninist)經濟政策的起源、演變和影響,以及美國如何界定目標,報告也探討了中美達成交易的前景。

美國之音報導,該專題組去年5月成立,其共同負責人、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在一份聲明中說,美國需要重新考慮處理對華經濟關係的整個手法。“即使能夠達成一個臨時性的貿易解決辦法,美國和中國看來正走向一個在貿易和技術議題上摩擦日益加劇的時期,而且也許會走向國家經濟和創新體系出現重大脫鉤。”

報告對解決美中貿易爭端提出了4項政策建議,包括:

(1)保持壓力,在促使中國改變其扭曲市場的貿易、產業和技術政策上取得重大和可驗證的進展之前,拒絕取消關稅;

(2)延長時間,讓公眾意識到,如果現在不能應對這個挑戰可能會導致未來更高的成本,以獲得民眾的支持;

(3)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通過組建國家聯盟獲得最大的槓桿效應,並與它們一起制定遵守高標準的貿易和投資協議;

(4)與這些國家協調並加強防禦措施,防止中國的經濟滲透。

中美兩國國內愈發擔心習近平和川普屈服於對方

2月16日,中共刊物《求是》發表習近平去年8月的講話,題為《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要點是中國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

華爾街日報認為,這份講話等同於誓言不會在保護外國知識產權所需的政治和法律改革上讓步,而這是美國的一個關鍵要求。

黨內人士透露,發表這篇講話的時間並非巧合。習近平是在去年8月份發表的這番講話,但他此番表態的目的是打消那些認為中國將屈服於美國壓力的人的疑慮。

特朗普可能面臨類似的問題。一些美國人擔心他厭倦了這場貿易爭端,準備與中共達成協議,但協議不會讓中共做出根本改變,比如削弱中共國有企業的實力、大幅削減提供給國家龍頭企業的補貼等。

這些美國人背景各異,既有一些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也有美國商業團體和工會,還包括一些保守派反自由貿易者,例如仍在通過廣播電視媒體傳播影響力的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國問題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對中共持鷹派立場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讓特朗普保持強硬路線方面有較大的影響力,包括在協議未達到目標情況下以辭職作為威脅。

兩國都有動力結束這場貿易戰,中國經濟正在放緩,可能削弱國內對中共領導地位的支持。美國方面,如果貿易談判失敗,可能讓華爾街陷入不安,而特朗普將股市視為他執政表現的一個重要指標。

但迫於國內壓力,雙方也都希望宣稱戰勝了對方,這增加了中美達成實質性妥協的難度。

前特朗普政府財政部官員、現任職於科文頓·柏靈律師事務所(Covington& Burling)的Christopher Adams表示,如果有讓步,兩邊的人都可能會感到失望和不滿。他表示,在中國,考慮到習近平的地位和中共的制度,情況可能會更容易一些,無論達成什麼樣的協議,都可以被描述為符合中共進程;但在美國,獨立的聲音太多,很難控制。

陳破空:高調公布去年講話;習近平給今年兩會安閘門

紐約政論家陳破空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分析,此時高調刊出當時的講話,正值今年人大、政協兩會召開前夕,習近平有意給今年兩會安上言論閘門,提前定調:拒絕憲政。從而把這個話題徹底排斥在兩會之外。違者,可以按“妄議中央”論處。

趕在兩會前夕釋出這篇講話,表明,中共黨內鬥爭依然激烈,至少,並沒有走出暗潮洶湧的氛圍。既有權力鬥爭,也有路線鬥爭。權力鬥爭,指的是,習近平始終無法達到毛澤東、鄧小平那種一言九鼎的權力頂峰;路線鬥爭,指的是,關於中共和中國未來走哪條道路,法治還是人治,憲政還是專政,黨內依然存在分歧,端視哪一種聲音、哪一種勢力佔上風。

通觀習近平的這篇講話,處處充滿自相矛盾。習近平聲稱:西方的“司法獨立”,源於對王權的抗爭,有着符合西方政體結構,歷史傳統和社會文化的制度根源,中共是“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的政治制度”,不同於西方,自然也就不能照搬西方。

事實上,每個國家都曾經歷或必然經歷從王權到民權的時代轉變,西方民主是近代產物,文明現代化的結晶,一路走來,走上的正道,恰恰就是“一切權利屬於人民”。中共的一黨專政,掙扎大半個世紀,滑向的邪路,恰恰就是與“一切權力屬於人民”背道而馳。

論證這一點並不難,只需看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民主國家人民有選票,而中國人民無選票。哪種制度才是“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的政治制度”,一目了然。靠喊口號喊破嗓子,自我標榜,終究代替不了鐵的事實。

習近平又說:“中國走向世界,以負責任大國參與國際事務,必須善於運用法治;在對外鬥爭中,要拿起法律武器,佔領法治制高點,敢於向破壞者、攪局者說不。”而事實上,以不負責任而昭著於世的中共,恰恰就是國際法的破壞者、國際秩序的攪局者。而死抱人治的中共,根本沒有資格談法治,更談不上“佔領法治制高點”。

陳破空指出,事實上中共的自相矛盾,比比皆是。

他舉例說,在貿易上高喊多邊主義,在軍控上卻反對多邊主義;在國際上高喊多元化,在國內卻搞一元化;意識形態方面,高調反西方,卻高舉馬克思主義—近代西方思想之一;在國內高校,抵制西方思潮,中共高官卻把他們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接受西方教育;當局把馬克思主義列為最高指導思想,但大學生中,如果有人成立馬克思主義讀書會,卻遭到取締和抓捕。

中共的自相矛盾,從毛澤東時代就流傳下來。兩首紅歌就是典型。先唱《國際歌》,唱到:“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接着唱《東方紅》,唱到:“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面對如此自相矛盾的唱詞,演唱者竟毫無察覺,引亢喊唱,不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又是何物?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