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福州小伙勇救受辱女卻被刑拘 輿論嘩然

日前福州一名男子救助一位正受侵害的女子脫離危險,卻因在搏鬥中踹傷施暴男子,不僅被拘留了14天,接下來還可能受到刑事制裁和被索取巨額賠償,但另一邊,涉嫌施暴的男子則住院養傷,出來後悠然地打着麻將。事件曝光後輿論嘩然。

福州居民趙宇解救了一名受害女子,卻讓自己和家庭陷入苦境。(視頻截圖)

日前福州一名男子救助一位正受侵害的女子脫離危險,卻因在搏鬥中踹傷施暴男子,不僅被拘留了14天,接下來還可能受到刑事制裁和被索取巨額賠償,但另一邊,涉嫌施暴的男子則住院養傷,出來後悠然地打着麻將。事件曝光後輿論嘩然。

事情發生在2018年12月26日晚,在福州生活的哈爾濱人趙宇在家中聽到樓下有女子喊“救命”、“強姦”。隔壁鄰居也證實,女孩的呼救聲音很大,整棟樓都聽見了。

趙宇出門後發現一名男子正在侵害一名女子,左手掐著一名女士的脖子,右手用拳頭砸,女士的臉已經被打得發紫,於是迅速上前施救。

見義勇為男子趙宇接受採訪(圖源:秒拍視頻截圖)

涉事女子表示願意幫趙宇作證(圖源:秒拍視頻截圖)

趙宇對新京報說,“我最初只是拉開了他,沒有打他,但他打了我脖子和右胸一拳。我看他還要動手,就把他撂倒,但他掰着我的手指不放。為掙開他,我踩了他一腳。”隨後,接到報警的警察也趕到了現場。

趙宇原以為沒啥事了,沒想到3天後卻被當地公安局拘留了,罪名是故意傷害。原來,那個欲行不軌的男子狀告趙先生毆打他,並導致其“內臟損傷”。

三天之後,趙宇被關進看守所。被拘留的第二天晚上,他的兒子出生。14天後,在家人聘請的律師斡旋之下,得以保釋。但對妻子坐月子期間還為他跑前跑後,趙宇感覺到非常愧疚。

然後後面更讓人不解的是,涉嫌侵犯的男子出院後被鑒定為“重傷二級”,律師稱如果趙宇被判見義勇為,則無需承擔法律責任,而如果被判故意傷害,甚至還要蹲監獄,賠償鉅款。這下,趙先生慌了。

見義勇為男子趙宇也在社媒上求援。(微博截圖)

事發後,涉事女子回了老家,但為了方便趙宇維權,女子在回家前對着趙宇妻子的手機,講述了當天晚上被侵害的過程。

包括陌生男子踹門踢鎖,強行闖入受害女子的私人住所,要求留下來過夜、“拿個凳子打暈我之後,他就試圖脫我衣服”,此外還提供鐵門及門鎖遭到破壞的物理證據。

被救女子還對趙宇妻子感嘆:“我真的很感激,如果不是你老公幫助,我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並哭訴:“我沒想到壞人逍遙法外,做了好人好事卻被關進去。”

陸媒記者也聯繫了女孩口中試圖侵害她的那名男子,涉事男子提供的說法卻是,事發前他們曾一起吃飯唱歌,女子醉酒主動要求送她回家,因女子酒後亂叫而發生糾紛,互有攻擊。

但引發廣泛質疑的是,自稱被踢至“內臟損傷”這名男子正在打麻將,並且稱傷已經好了。

有網民質疑:“這是中國大陸最現實的荒誕主義,被鑒定為二級傷殘的李先生,短短一個月就可以打麻將了。可以說囂張得肆無忌憚了,屬於裝都懶得裝給你們看的那種。傷殘等級分為一到十,一級傷殘最重,基本屬於連意識都喪失了。二級傷殘次之,最重要的標準為,全部喪失勞動能力。可是他居然能夠打麻將,說話中氣十足。”

事件在網絡和媒體上引發熱議,有網民諷刺,這真是“強姦未遂打麻將,見義勇為十五天”;“見義勇為牢中做,殺人放火享天年”。

外界質疑警方做法

對於這起事件引發的熱議,至今官方一直沒有發佈聲明,但外界對當地警方的處理存在太多疑點:

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講師、執業律師葉竹盛在《新京報》發文表示,“當地警方沒有刑拘陌生男子,反而刑拘了施救的趙先生,顯然需要充分的解釋。希望當地警方拿出確鑿的依據來釋疑。”

知名博主“風青楊”發表題為“小伙見義勇為反面臨判刑,兇手為何逍遙法外?”的評論文章說,“從事發當時到現在已經有兩個多月了,陌生男子侵害女士不論是什麼性質,在當地公安部門應該都有立案。而記者在採訪陌生男子時,電話中他在很悠閑地打麻將。想像一下,這是一幅多麼諷刺的畫面。”

網民“紙上建築”在凱迪社區發文質疑:如果平衡取證各方說法,涉事男子不應排除強姦未遂的嫌疑,然而其似乎只住過院、沒進過看守所。此外,被鑒定為內臟受損的重傷二級,才一個多月已經打起了麻將,也令網友頗感驚奇,有待醫學專家解釋。

見義勇為要採用溫和方式?

與此同時,對於採訪中福建某律師方說的,見義勇為採用比較溫和的方式,採取制止繼續犯罪行為的度一定要把握準確,也引發一系列爭議。

不少網民說:“阻止暴力犯用溫和的方式?律師你試試。”“意思就是見義勇為要有武林高手的本事,最好會點穴的功夫!”“危急時刻如何把握分寸?這是教導人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網民“紙上建築”的文章說:“見義勇為需要以暴制暴,作為普通人,難以在慌亂搏鬥場景中精確把握尺度,對此要求過苛,實際是在懲罰見義勇為。”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范辰律師接受新京報表示,男子對女住戶的侵害正在發生,具有緊迫性。涉事男子踹壞門鎖,說明該男子暴力行為具有很強的威脅性和危險性;該男子強脫女住戶的衣服,說明男子意圖強姦女住戶。在場面慌亂、不知道該男子還有何動作的情況下,讓趙先生精確把握救助行為,是強人所難。

見義勇為屢被追責網民指沒有了善的生存空間

不少網民對見義勇為頻頻被追責的現場感到悲哀?“風青楊”的文章稱:“有多少見義勇為的事迹我們在歌頌,可他們得到了什麼?多少英雄為此負傷甚至獻出了生命,而受益者往往不露面、不承認,甚至說他多事,而在救治英雄的過程中,醫院往往見錢才救治,這不能不令人痛心?好多英雄落個終生殘疾,他的下半生誰來給他提供保障?”

有人說:“這很現實魔幻主義啊,正所謂: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如果不能保護見義勇為者,那就不要鼓勵見義勇為了,這豈不是個坑嗎?”

也有不少網民感嘆:“惡人有充足理由的時候,表明善已經沒有了生存的空間。”“見義勇為前先考慮自己口袋是否殷實,然後考慮關係夠不夠硬。”

還有人說:“邪惡從來就是專制的盟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