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美國軍士長透露潛艇兵的海下神秘生活

在潛艇上總是要保持安靜。但有一次他把一瓶沙拉醬給掉在地上了,當時他特別地緊張。因為水下的聲納很厲害,象這樣的聲音,他說在15~20英里以外都能夠被聲納檢測到。他說在潛水艇里通常會掛着這樣的牌子,上面寫着:安靜就是勝利(Silence is a victory)。

美國海軍中的潛艇兵是軍隊中一個特殊的兵種(圖片:Youtube)

美國軍士長透露潛艇兵的海下神秘生活(下)

在潛艇上總是要保持安靜。但有一次他把一瓶沙拉醬給掉在地上了,當時他特別地緊張。因為水下的聲納很厲害,象這樣的聲音,他說在15~20英里以外都能夠被聲納檢測到。他說在潛水艇里通常會掛着這樣的牌子,上面寫着:安靜就是勝利(Silence is a victory)。

美國海軍中的潛艇兵是軍隊中一個特殊的兵種,生活在空間有限的潛艇中,長期與外界的聯繫並不是那麼多,這是一種怎樣的經歷?在水下的神秘生活到底是怎麼回事?本台記者子涵專訪了美國海軍軍士長緹姆•卡萊爾(Tim Carlisle)先生。生活在加州灣區,今年57歲的緹姆,服役美國海軍20年,作為潛艇兵在水下的經歷達12年。他作為潛艇上的技術人員分別在不同的4艘核潛艇上服役,在其中一艘核潛艇上一待就是7年。他和我們分享了潛艇兵的海下神秘生活。

美國海軍軍士長緹姆•卡萊爾(Tim Carlisle)先生

潛艇兵個個身懷淵博本領

緹姆說,在水下不同的情況下你的感覺不一樣。比如說你有一個6個月的航程,要離開家6個月,通常在前兩個星期的時候,大家都會感覺有壓力。因為那個時候剛剛離開家,離開你的妻子和小孩,所以特別想家。但是之後,慢慢就平靜了。一兩個月以後,你的這個艇可能靠岸了,上了沙灘,喝着啤酒,無憂無慮的,那個時候又變得挺開心的。所以不同的時候不一樣。有的時候有壓力,有的時候又覺得挺平常的。

對多數船員來說,他們都是精神上挺堅強(Mentally Tough)的那種人,因為大家都有能力在海上的時候克服很多困難。每個人也都有好幾項本事。

緹姆舉例子說,他在退役之後,去了交通部門工作。有一次他的老闆就跟他說,緹姆你就象一把“瑞士軍刀”一樣。緹姆就問是什麼意思。老闆回答說,哪裡出了問題,我就可以把你扔到哪裡,你很快就能查出來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然後提供給我一套解決方案。

緹姆說老闆表揚我的這些本事,都是當年從當海軍,特別是在潛艇上的那個時候的經歷中學到的。再有就是之前在潛艇上經過一年的訓練,學會了各種各樣不同的本事,然後要經過3、4個小時考試,好幾個考官來問你各種問題。考試通過以後,才可以過關,就可以拿到一個“潛艇海豚”(Submarine Dolphins)的徽章,這就標誌着你是一個潛艇上合格的船員了,你的知識很淵博。當然,緹姆也是拿到了“潛艇海豚”的徽章。

潛艇內的技術操作(圖片來源 Youtube)

食物豐足種類繁多

潛艇上的食物從來沒有被吃光過,沒有餓着肚子的時候。但是有一次緹姆也經歷了非常接近斷糧的情況。

當時他們是在海里呆了好長時間一直沒有上岸,那個時候,就在舊金山金門大橋這邊,他們的艇浮出了水面。他說那一次之所以沒有被餓到,是因為還剩了一些罐頭可以吃。他們有兩層滿滿的罐頭,最後把所有的罐頭都吃光了,罐頭盒都變成了垃圾。最終他們是平安無事。

潛艇上食物的種類還是蠻多的。比如說,在每周六的午夜,是吃披薩的日子。緹姆介紹說,在艇上一天吃4頓飯,早飯、午飯、晚飯,還有一頓夜宵。每到周六的午夜,那是吃披薩的日子,不同的人輪流去烤披薩。披薩的口味也很多,可以坐在那裡慢慢地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但是通常平時吃飯時間很短,只有20~30分鐘的樣子,之後就得離開,把位子讓給別人來吃。

緹姆自己吃飯蠻快的,10~15分鐘就吃完了。特別是他作為負責監控台的高級人員的時候,那個時候他可以第一個去吃飯,但是要很快吃完,把位子讓給別人,然後他就要去巡視了。

在艇上那麼長時間可不可以吃零食呢?緹姆說,可以吃,基本上每個人都有準備零食,但是有點困難的是,要把零食放在哪兒、藏在哪兒。他最喜歡吃的是名牌See’s Candies巧克力,一天吃一塊。有的時候找到放零食的地方不容易,因為出海的時間比較長,艇又沒有那麼大,如果帶的零食太多的話,船上沒有地方可以放。總之他們就是這兒藏一點,那兒放一點。

潛艇上處理垃圾的獨特方式

在艇上有個處理垃圾的設備,先是把這些金屬罐頭垃圾收集起來,放到特殊的壓力裝置來進行壓縮,都壓成了一個八角形狀,然後把這些罐頭堆起來,有快一米那麼高一堆。除了罐頭之外,其它垃圾也是,用液壓的壓縮機把它壓成象罐頭堆那樣的垃圾堆,最後把這些垃圾都排到了大海里。

艇上有種特殊的拋射垃圾的裝置,這種裝置叫做TDU(Trash Disposal Unit),它可以把壓縮好的垃圾,放到一個特製金屬桶里,然後通過這個桶就可以把這些垃圾象發射魚雷一樣發射到海底去。

緹姆強調說,當然我們有嚴格規定,要離海岸多遠的地方才可以把這些垃圾發射出去,通常要離海岸7到10英里之外,並且水下也要有一定深度的時候才可以這麼做。

約定俗成的規矩:安靜就是勝利

緹姆在水下呆得最長的一次是呆了130天,近4個半月,沒有見過太陽。那麼人會不會感到沮喪呢?

緹姆說還不錯,他從來沒有感覺到沮喪過,在艇上他們也不會配備心理醫生。

有的時候是會出現狀況,讓人感到挺有壓力的。緹姆舉個了例子,就是在潛艇上總是要保持安靜。但有一次他把一瓶沙拉醬給掉在地上了,當時他特別地緊張。因為水下的聲納很厲害,象這樣的聲音,他說在15~20英里以外都能夠被聲納檢測到。他說在潛水艇里通常會掛着這樣的牌子,上面寫着:安靜就是勝利(Silence is a victory)。

在艇上廚師做飯都非常小心,都會想方設法地保持安靜。所以他說,在艇上就是一套不同的思維。儘力而為,保持安靜。

人際關係學和歡娛時刻

緹姆說,他在潛艇上從來沒有看到兩個人在打架或吵架,人們都能夠學會怎麼樣相處。如果碰到不喜歡的人的話,他的做法就是遠離就好了。

緹姆也曾經歷過他不喜歡的老闆,同時也不喜歡他老闆的老闆,那一陣兒對他來說挺慘的。他就儘力去做好自己的工作。有的時候他覺得有點難過,但他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從中也在學怎麼樣面對這樣的情況,怎麼樣和別人相處。他說如果可以和每一個人都很好地相處的話,在艇上會是一個非常愉快的環境。

緹姆說不知道如今是什麼樣了,80年代初的時候,他們在艇上的娛樂就是帶很多錄像帶去看,比如說6個月的一個航程,他差不多要帶上40盤錄像帶。他說到他快退役那會兒,差不多20年以後了,大家改看DVD了,一下就要帶200~300盤,還帶些可以聽的東西。那麼今天可能就是下載下來的電影,然後用電腦來放了。

潛艇兵們在艇內觀看美式足球比賽(網絡圖片)

睡:獨屋和床位輪流

說到睡覺,緹姆說不一樣,有的可以一個人睡一屋,有的22個人、或30個人睡一屋。其實唯一可以自己獨睡一個屋子的,就是船長。船上官兒第二大的叫執行長官,他也有自己的一個房間,但是通常房間里還多一張床,床上會有另外一個職位比較高的長官和他一起睡。

有的時候船員人數是比床位多的,兩張床3個人輪流來休息。

有一次,緹姆把他爸爸和叔叔請到艇上來參觀他的生活,一個周末,他們一起度過了2天。他們3個人就要輪流睡兩張床。他說爸爸和叔叔之前覺得他當個潛水艇兵挺可憐的,但當他們看到他在艇上的生活以後,看到他在艇上擺弄那些很高級的設備,他是做技術的,也就理解他的選擇了,覺得他的生活還不錯。

驀然回首尋找生命中的另一半

緹姆說,潛艇兵最長的有可能在陸地上1、2年時間,但有的時候只是1、2周時間。比較通常的是6個月的航程,中間在岸上是30天。基本上每年都會有6個月的時間是在出海。

這樣的生活,潛水艇上的那些士兵們,他們怎麼樣找女朋友呢?緹姆說,各種情況都發生過,有很多不同的故事。有的人是在岸上的時候,在教堂的時候遇到他的另外一半的。比如說,他有一個海軍朋友,是在德國上岸的時候,找到他現在的妻子的,不過不是在教堂,是在啤酒花園喝酒的地方。當時他見到了一個德國女孩,一見鍾情,當時就跟緹姆說他要娶她。現在30多年過去了,他們的婚姻還蠻好的。

緹姆的太太是在加州灣區東灣的Alamo遇到的,當時在一個不錯的高檔社區里,是在他太太的哥哥的家裡他們相遇的。

怎樣與外界和家人通訊

在海上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不能打電話。緹姆介紹,今天有規定,你的手機和你手裡的電子設備都需要被收走的。當年他們是有一種叫做“Family Gram”,可以和家裡通電報,這個電報是單向的,只能夠是家人,象太太、女友、父母,他們給你發來電報,一份電報可以35個字,差不多每兩三周的時間,你可以得到這樣一份電報。

這個電報到你手裡的時間和過程蠻長的,從他們發出來,到你最後從廣播里聽到這個電報的內容,大概也需要兩三周的時間。但是潛艇兵們不能夠發電報回去,還有一些規定,不能跟家人說我們在艇上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些負面的事。

今天網絡這麼普及,很多規矩都不一樣了。現在艇上的人可以發信息出去,有點象發電子郵件那種,但是總的說,要求也還是比較嚴格。緹姆說有的時候處在廣播禁令(radio silence)的時候,那個時候你是不能發出任何訊號的。有的時候就會忍耐和家人好長時間通不上消息,家人也會有好一陣得不到你的任何消息。

潛艇:年輕人的遊戲

緹姆介紹說,長官的年齡會偏大一點,但是總的來說,在艇上可以說是年輕人的遊戲,平均年齡多數情況下是19歲,長官們可能也就是40歲出頭。這些年輕人在艇上要受到方方面面的訓練,告訴你應該怎麼樣適應離開家庭的生活,教給你要怎麼樣在賬戶上存一些錢,因為很多美國人都不愛存錢。他自己也是,退役的時候口袋裡幾乎是沒什麼錢了。但是不管怎麼樣,自己也要想辦法讓生活能夠運轉。

最開心:看到女兒的出生、20年都收到教堂的聖誕賀卡

說到快樂時光,緹姆說有很多的快樂時光。如果一定要挑一個的話,就是他女兒出生的時候,那個時候他有幸沒有錯過。那是他退役的兩年前,女兒出生的時候,他有幸是在女兒和妻子身邊。

再有一個讓他開心的就是他父母的教堂,在他做海軍的20年里,每一年教堂都會在聖誕節的時候給他寄來賀卡,讓他覺得特別地榮幸。這20年期間,他收到賀卡的時候,是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有兩次還是在戰區。有時候因為在戰區,賀卡晚到了兩三個月。他說每一次拿到卡的時候,他都會讓周圍的船員在卡上籤上他們的名字,寫上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結果20年下來,他有一次把這20張卡都拿出來看。然後,他寫了一封很棒的信寫給教堂,告訴教堂的人,這些賀卡帶給了他多麼積極的影響,帶給他周圍的朋友們什麼樣的影響。然後,他請教堂的牧師在聖誕節的時候,把他的這封信念給大家。牧師這麼做了,當時緹姆的父母也在場,父母告訴緹姆,在場很多人聽了他的信,都落淚了。

通常其他的海軍也就能收到3、4個,5、6個這樣的賀卡,但是他收到了20張這樣的賀卡,因為他一參軍就是20年。

因傷退役

緹姆說,雖然他做了20年海軍,但他有的朋友是當了30年海軍才退役的。緹姆是到快結束的那個時候膝蓋受了傷,結果就只能做一些雜事,所以到最後他就退役了。因為他幹了20年,退役以後每個月可以收到一張支票,這個支票上的數目是他做海軍時候基本收入的一半。緹姆說這不是一大筆錢,但是也實實在在幫到他去付房貸,還有在灣區的生活費。在灣區這邊生活費用可不低。回頭看,他覺得這20年還是蠻有意思的,交了一些不錯的朋友。

有時候人們也喜歡問他,哪一部電影最準確地反映了潛水艇兵的生活呢?緹姆說是《Down Periscope》(潛艇總動員),這是一部1996年的電影,電影生動地描寫了各種不同類型的人在海上生活的一個狀況。緹姆覺得這部電影和他們的實際生活最接近。

《Down Periscope》(潛艇總動員),1996年影片(Amazon photo)

20年軍旅學會了困境中如何與人相處合作

緹姆說,一提到參軍,很多人想到的就是拿着槍去打仗,其實也不是這樣。在潛艇上的時候,很多人就是做技術活的,接觸的是非常有意思的設備,他就碰到美軍部隊用的第二台GPS,還有其他各種各樣不同的設備。總的來說,他覺得20年的海軍生活最有收穫的是,他學會了在困境中怎麼樣和別人合作,因為日夜相處,知道每一個人的細節,這種相處,其實是蠻特別的,能相處得好也是蠻重要的。

20年下來,他覺得留下的都是好的回憶,十幾二十年沒有見過面的朋友,再次見面的時候,感覺就象沒有分開過一樣。

(全文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子涵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