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落馬官員學歷腐敗背後的利益鏈條

榮劍:官員在職取得博士學位是最大的政治腐敗和學術腐敗,可以肯定地說,99%的官員博士都是弄虛作假,應該從上到下進行徹底清理,取消他們的博士學位,以取信於民。

一些學歷速成的落馬官員,不僅貪戀官位、金錢、美色,還貪戀學歷用學歷給自己“鍍金”,把學歷作為自己升遷的資本。落馬官員的學歷腐敗背後隱匿着官員和高校、科研機構、權力和學歷的複雜利益鏈條,這一利益鏈條是驅動學歷腐敗的重要因素。學歷腐敗、權學交易不僅損傷權力威嚴,惡化官員品行,還會破壞社會風氣,影響教育和學術公平,其社會危害極大。

貪官學歷“速成”亂象——專業跨度大、隱匿性強、難監管

權力、金錢、學歷相互勾結。通過落馬官員的簡歷可以看到這樣一種現象,那就是一些人一邊身居高位,一邊拿着高學歷,幾乎可以做到工作與學習同步進行,而“日理萬機”的貪圖高學歷的官員是否參加過考試,是否走進過課堂,是否靜下心來寫過學位論文都值得懷疑。

通過梳理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省部級高官履歷可以發現,部分官員工作學習“兩不誤”,有些官員甚至連基礎學歷都沒有,最後卻成了博士、教授、研究員。有的官員學歷專業跨度很大,從理科到文科,從文科到理科,還有的從文科跨到工科,有些跨專業尚在可理解範圍內,有些則令人匪夷所思。

貪官學歷“速成”背後的“權學同謀”亂象折射出:一旦腐敗浸透到學術領域,就會造成權力和學歷的嚴重扭曲。如果學歷腐敗和權力腐敗、經濟腐敗、道德腐敗相互交織,就會惡化學術氛圍,讓真正想搞學術研究的人被擋在學術大門之外。一般來講,權力層級越高,學歷腐敗問題越難以監管,大多數情況下,官員“落馬”後,他們的學歷污點才能曝光在公眾面前。

此外,作為“權學同謀”關係中的另一方——高校,卻很少進入人們的視線,很少受到譴責。個別高校失去操守,淪為不法官員的“奴僕”甚至“幫凶”,或者為了利益不惜損壞聲譽,兜售文憑。一旦敗露又自稱“弱勢一方”,將自身的問題推得一乾二淨。從“落馬”官員基本情況的分析中不難發現,學歷腐敗隱匿在經濟腐敗、權力腐敗中,不那麼明顯而極易被忽視。

“權學同謀”利益關係產生的現實原因

一方面,官員學歷腐敗問題與一些地方的幹部管理和任職導向不無關係。在重學歷的導向下,高學歷成為更高權力的“敲門磚”,一些官員為了升遷而拚命“撈學歷”。高學歷的獲得需要時間和精力,一些急於向上升遷的官員另闢蹊徑,低劣點的偽造假文憑,省事點的花錢在職攻讀,或者全程找人代勞,“高端”一些的則通過利益交換,讓高校主動將教授職銜、博士帽送上。

幹部選拔和任用過程中片面強調高學歷,忽略實際能力,會傷害真正有能力的幹部,同時也是官員學歷速成和“權學同謀”現象的推手。

另一方面,“權學同謀”利益鏈的形成也和一些高校缺乏學術自律有很大關係。由於官員手中的權力有的事關高校切身利益,有的甚至手握高校領導升遷“命運”,這就使得高校在官員權力面前毫無抵抗力。再加上有些高校把文憑當作創收捷徑,而這些“權學同謀”的亂象又大多在合法合規的幌子下進行,很少受到責罰,導致一些高校無視自身作為學術機構應有的學術和社會責任,讓學歷獲得機製成為走形式、走過場的擺設。

“權學同謀”影響社會互信,催生學術不端

消解官員權力的合法性,影響社會互信。領導幹部作為權力的行使者,本來應該在個人品行方面為民眾之表率,然而某些官員以權謀私,學歷注水,不講誠信,難以服眾。官員品行的污點必然會消蝕其權力獲得的合法性基礎,也會導致民眾對權力的不信任。一些官員利用權力之便獲得本不應屬於他們的高學歷,也消解了民眾對他們的信任。“民保於信”“失信不立”,官員尚且不講誠信,何以要求民眾誠信,這樣一來,社會互信必受影響。

損害高校教育公正形象。高校一直被視作象牙塔,是一方凈土,然而不斷曝光的教育腐敗問題,尤其是“權學同謀”亂象破壞了高校在人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一些高校對官員低眉折腰,為他們取得高學歷大開方便之門,甚至主動“投懷送抱”,玷污了高校清譽。高校本應是育人的主要陣地,一些高校卻因為壓力所迫或利益驅使成為一些失信官員的“幫凶”,這是令人唏噓和痛心的。“權學同謀”還傷害了大多數普通學子,影響着青年學子對高校的評價和信心,不利於普通學子道德品質的養成。

腐蝕了教師職業道德。毫無疑問,這些手握權力的“特殊學生”能夠給導師帶來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利益,個別指導教師在利益驅使下,在觀念導向與利益導向中選錯了方向,迷失了自我。如果一個國家的教師都被拖到腐敗的泥潭之中,那麼,我們的學術生態和教育環境就會嚴重扭曲。

使勤於學術研究的人失去機會。教育資源是有限的,官員憑藉權力侵佔教育資源,對普通學子是不公平的。那些“落馬”官員追求高學歷並不是為了學術,他們不過是將學歷作為自己進一步升遷的工具,而有志於學術研究的人卻可能因此而失去機會。

學歷腐敗催生學術不端行為。多數情況下,由於謀取高學歷的官員沒有過多的時間和精力用於學習,由此而引發了一系列代考、代寫論文、花錢發表學術論文等學術腐敗和學術不端行為,惡化了學術風氣。花錢買學歷會造成學位泛濫,高校培養質量下降,看似高學歷佔比提高,實則不然,濫竽充數者大有人在。

治理貪官學歷腐敗的有效措施

用制度和黨紀國法斬斷“權學同謀”的利益鏈。針對“權學同謀”亂象做好制度修補完善工作,完善人事制度,強化官員學歷審查,杜絕偽造文憑和學歷注水現象,防止官員為升遷突擊取得學歷;完善在職教育、繼續教育相關制度,規範官員在職獲得學歷行為,為官員學習提供更多渠道,避免佔用過多教育資源,加強對官員在職學習的管理;嚴格規範高校學歷學位授予制度,避免高校過度市場化。

完善選人用人體制。學歷可以作為選人用人的一項重要指標,但切忌為圖方便簡單地以學歷劃界選人,這不符合組織管理的科學化要求,這種做法往往會造成能力突出但學歷欠佳官員的上升通道受阻。不同的領導崗位對官員素質的要求必然不同,對官員學歷要求也要從實際出發,防止出現人才浪費和人才崗位不匹配的現象。

加強高校學術自律,自覺接受民眾監督,建立健全責任追究懲戒機制。高校作為學術重地,必須肩負學術責任和社會責任,不能放棄原則、損害教育公平、敗壞學術風氣。除了教育主管部門的監管之外,高校自身也應加強學術自律,為創造良好的學術氛圍提供條件。高校內部必須權責明確,事關學歷授予的事務要明確直接責任人,對違反學術自律、參與學術腐敗的高校和個人由教育主管部門追究其責任,並及時懲戒。

理順權力與學術之間的關係。權力和學術之間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一個人當然可以同時擁有政治地位和學術地位,然而,權力和學術的重心顯然不同,權力的重心在於行政管理,學術的重心在於知識發展和創新。如果處理不好二者的關係,就有可能兩敗俱傷。讀書為了升官發財是封建消極思想的表現,想當官就別想着發財,想搞學術就別把官位看得那麼重。要理順二者的關係,要麼從事學術研究工作,要麼安心做好行政管理工作。

註:圖片來自網絡

——文章來源:《人民論壇》2019年2月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