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職場霸凌太可怕 讓這個10歲男孩只用3步就輕鬆破解

暢銷書作家Bonnie Kramen曾做過一次調查,全球不同行業的3000名受訪者里,高達69%都曾遭遇過職場霸凌。

如果你也遭遇過,一定會同意,職場霸凌是所有職場人的噩夢。

霸凌者通常是公司的「老油條」,或者某個性格強勢的同事,你本來希望有一番作為,卻經常明着暗着被懟、被噁心。

很多時候還會被陷害甩鍋,壞蛋比你更了解公司流程制度,也跟領導同事更熟悉關係更緊密,一個不小心,你就跳進坑裡無法翻身。

怎麼辦,是退讓?還是撕逼?還是乾脆跳槽一走了之?

今天,我為你們拆解一部電影的片段,來看看一個10歲的男孩面對「職場霸凌」,如何只用3招就成功破解。

這是一部科幻電影,2013年上映的《安德的遊戲》,講述未來世界,為防止外星蟲族的侵略,國際艦隊在地球上選拔最天才、智商最高的少年,來做艦隊的指揮官。

為了全方位選拔,負責人故意給10歲的主角安德.維京,安排了人際關係上的大麻煩,以此觀察他的應對能力。

安德剛剛加入更高級別的戰隊時,暴戾的隊長邦佐.馬利德根本看不上他。馬利德處處壓制安德,公開表示希望安德被換走,越快越好。

安德沒有示弱,也沒有激動,接下來,只是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訓練,這讓馬利德非常不爽,他當眾宣布,禁止安德參加訓練。

安德因此驚慌失措了嗎?或者大叫不公平?還是去找上級來協調?

都沒有。他只是平靜而正式地要求馬利德:長官,我想和你單獨談談,然後扭頭離開。

面對周圍隊員的圍觀,內心高傲的馬利德不可能不答應這個請求,於是跟隨上去。

在兩人獨處時,一開始馬利德怒氣沖沖地教訓安德,不可以跟隊長說完話扭頭就走,安德根本沒有接茬,而是挑明了直說。

這段話非常精彩,沒有一句廢話。

安德的意思有3個:

我不怕你,但是我尊重你的需求:把我換走。

不讓我訓練,我無法成長就無法被別的隊接收,這違背了你的需求。

讓我訓練,對你我都好,我只要這個,其他的我都乖乖聽話。

請注意,安德根本沒跟馬利德爭辯,或者講什麼道理,而是非常尊重馬利德的無理要求,哪怕是把自己換走。

不講對錯,只講利弊,因為講對錯沒有用。

面對這個近乎完美的折中方案,馬利德的反應不是拒絕,也不是答應,而是:

這就對了,禁止安德參加訓練,那可是馬利德自己當著全體隊員下的命令,隊長說話怎麼能朝令夕改呢?他還要面子啊。

不要緊,一切都在安德的考慮之內。

看到了吧,為什麼要「單獨談談」,這就是原因。

話說到這個份上,馬利德想得到的都得到了,面對這樣一個只在明面上服從自己的隊員,他能做的,當然是接受方案讓安德早點滾蛋。

馬利德的回答是:

嘴還硬的馬利德,贏得了表面的勝利,但是這次衝突,安德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他得到了他想要的。

我們來分析一下,在這場霸凌與反霸凌的對抗中,馬利德的核心訴求是什麼:

保持自己的領導地位,安德必須聽話,至少是看起來聽話。

安德必須儘快滾蛋。

作為隊長,尊嚴和面子必須照顧到。

安德的核心訴求呢?只有一個:

得到訓練的機會。

也就是說,馬利德和安德的核心訴求其實並不衝突,只是因為馬利德一直強勢的性格,以及強烈的戒備和敵對心理,擔心自己的領導地位被削弱。

面對馬利德的嚴酷挑釁,安德沒有選擇公開場合的正面對抗,而是將馬利德拉到一邊,私下談判。

在談判里,安德做了3件事:

直接說明自己的目的,而且態度堅決。

表示服從馬利德的既有地位,消除他的敵意。

考慮了馬利德的全部需求,特別的,為了照顧到馬利德的面子,安德專門交代了:對外口徑以你為準,我只要實質的好處。

只要不是傻子,沒有人會拒絕這樣的條件。

電影拆解完了,請問,你覺得面對職場霸凌的第一步應該是什麼?

是的,你答得沒錯:

分析對方的核心訴求。

我們普通人常常被外表迷惑,鄰桌的同事向你示好,你會覺得她是善意的;隔壁部門有人挑釁你,你會以為是他看你不順眼。

這些都是表象,表象的背後是動機。

實際上,每個人的每一個舉動,跟他的性格有關,更和他真正的動機有關。

比如,電影里馬利德對失去權力的恐懼。

比如,那個老愛給你推活兒的同事,也許不是想欺負你,而是上級給他派活兒的時候不懂得拒絕。

比如,那個沒事兒要你陪她聊天的大姐,也不是見不得你太閑,而是最近陪娃寫作業,老公不管事兒心裏太苦悶。

再比如,那個最近厚着臉皮,老要蹭你順風車的老傢伙,也不是為了省油錢,而是上周爬山扭傷了腳,醫生告知3個月內不許騎着單車去地鐵站。

甚至有些時候,他自己都未必清楚自己的動機,只是受下意識的慾望和恐懼支配。

你看,慾望和恐懼,你有別人也有,我們每個人都有。

第二步,當你了解分析了他最核心的訴求,就應該想一下,你的訴求和他的訴求之間,還有沒有調和的餘地?

相信我,絕大多數情況下,你都可以找到一個折中方案,分別滿足你們雙方。

你可以在頭腦里演練,在白紙上寫下來,他的這些訴求里,哪些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哪些存在讓步的可能。

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像電影里安德做的那樣,創造單獨談判的機會

當然,所謂的談判其實可以有很多種形式,你可以請他吃飯,約他喝酒,某次團建的路上以聊天的形式等等,但是記得,一定要單獨在一起。

因為當你們單獨在一起時,你才可能和他達成一個「私下協議」,而在公開場合,你們心照不宣就好。

喜歡「職場霸凌」的人,通常而言,人際關係不會太好,所以他們才極度需要得到別人的尊重。

所以談判的時候,一般來說,你可以示好,誇獎他,讚美他,表示對他的佩服、仰慕、尊敬,讓他獲得心理滿足的同時,慢慢收起對你的敵意。

其他的,看情況而定,人際關係中,相比起「有益」,你首先要做到「無害」。

我有一個外企出來的朋友,去到一家民企後,遭到集體「霸凌」。

同事和她聊天,一起開會,心思敏銳的她都能感到一種若有若無的疏遠,這種「冷霸凌」真是讓她頭疼又無從下手。

直到一次,她不小心聽到同事背後閑聊,議論自己說話的時候喜歡夾帶英文,「裝什麼裝啊!」,她才恍然大悟。

聰明如她,根本沒有據理力爭,從那以後在不小心蹦出英文時,開始學着自嘲,然後慢慢改掉這個習慣。

是的,是她做出了讓步,但是比起職業生涯的發展,一個說話的習慣根本不算事兒。

果然,她很快順利地融入團隊。

你看,所謂的「霸凌」並不一定是那種劍拔弩張的對抗,它也可能是有意無意的挑釁,或者某種帶有輕蔑的暗示。

這背後是什麼?是安全感的喪失,是對方遭到陌生人刺激的反抗本能。

所以,在他的安全感得到安撫之前,你一定要避免激化矛盾,不到必要不要露出鋒芒。

最後,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提醒:

永遠不要有弱者心態,哪怕你確實比較弱小。

弱者心態會讓你沉浸在消極情緒中,失去思考能力,指望有仲裁者(比如制度,比如上級,比如慣例)來幫你解決問題。

情緒無法解決問題,思考才可以。

就像我那位外企出身的朋友,思維完全沒有沉浸在「他們就是排斥外來人」的框框裏面,而是積極地尋找背後的原因。

請記住電影《教父》里,第二代教父邁克.柯里昂的名言:

永遠不要憎恨你的敵人,那會影響你的判斷力。(Never hate your enemies. It affects your judgment.)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360do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