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文譯稿首發 德媒揭秘撒旦羅斯柴爾德計劃

——拉科夫斯基1938年的備忘錄揭開時將石匠會銀行家們之間的陰謀

在現代歷史上,這可能是最具爆炸性的文件了。它揭示了」文化戰爭」的真相。這是撒旦-卡巴拉的中央銀行對歐洲-西方文明的進攻。 The Red Symphony(《紅色交響曲》)是來自光明派內部知情人克里斯蒂安•拉科夫斯基(Christian Rakowski)1938年陰謀的節選。他確認了,中央銀行在全世界,也就是在新的世界秩序中,秉持共產主義的目標。

來源:https://www.pravda-tv.com/2019/01/rothschild-plan-rakowski-protokolle-von-1938-enthuellen-eine-verschwoerung-zwischen-freimaurern-und-bankiers-videos/

Pravda TV是一家獨立的新聞替代媒體,報道娛樂、學術、陰謀、網站、政治、健康、社會、靈性等方面的新事物, 由在廣告、直銷商品及為公司提供諮詢領域中有16年經驗的、也當幫助兒童、殘疾人和患有晚期阿爾茨海默氏症和老年健忘症義工的Nikolas Pravda成立。

2012年,Nikolas Pravda決定,不僅是閱讀和轉發新事物的文章,而是自己撰寫、彙編,並把文章放在他認為重要的背景下發表,這是Pravda TV的誕生。

該替代媒體除編輯Nikolas Pravda之外,還有5名自由編輯,以及19名各行業的專家、學者、教授和專業書籍/暢銷書的作者為其客座作家。

Nikolas Pravda本人也是書籍的作者,與Jan van Helsing合著《光明派的血:精英們的密宗祭祀》(《Illuminatenblut:Die okkulten Retuale der Elite》,Amadeus出版社,2018年6月18日出版)。

 

正文如下:

羅斯柴爾德計劃:拉科夫斯基1938年的備忘錄揭開石匠會與銀行家們之間的陰謀

2019年1月21日   作者aikos2309

在現代歷史上,這可能是最具爆炸性的文件了。它揭示了”文化戰爭”的真相。這是撒旦-卡巴拉的中央銀行對歐洲-西方文明的進攻。

The Red Symphony(《紅色交響曲》)是來自光明派內部知情人克里斯蒂安•拉科夫斯基(Christian Rakowski)1938年陰謀的節選。他確認了,中央銀行在全世界,也就是在新的世界秩序中,秉持共產主義的目標。

 ”只有一個目標,唯一的一個目標:達到共產主義的巔峰。不是莫斯科將要用其意志逼迫民主低頭,而是紐約,不是“國際共產主義者們“,而是華爾街的“資本家們”。(Griffin,第269頁)

石匠會同樣也是這個規劃的一部分。

1938年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奠基人斯大林的一位警察對克里斯蒂安•G.•拉科夫斯基(65歲)的審訊,使銀行家們謀求世界霸權見光。

以《紅色交響曲》(The Red Symphony)命名的50頁審訊抄錄沒有公開發表,它證實了羅斯柴爾德要利用共產主義,以便建立世界集權的超級帝國的意志。拉科夫斯基要被處決,因為他計劃推翻斯大林。

在現代歷史上,這可能是最具爆炸性的文件了。它揭開,為什麼錫安主義者們扶持了希特拉,並且過後努力再消滅他,以及為什麼在1939年斯大林與希特拉簽署了契約(Hitler – eine Schachfigur der Rothschilds und der Illuminaten 希特拉 —— 羅斯柴爾德和光明派者們的一個棋子)。

(克里斯蒂安•拉科夫斯基與列奧•托洛茨基,約在1924年,托洛茨基,光明派中央銀行的一位特工,想要成為列寧的繼任,但是斯大林搶到他之前了)

克里斯蒂安•拉科夫斯基曾是經驗豐富的共產主義內部知情人。他生於1873年,名叫Chaim Rakeover,在變成革命家之前,他曾在法國學醫。他曾是襲擊政府公職員的恐怖組織的頭領。

1919年,列寧把蘇維埃政府的工作授命於他。在1917-1922年內戰期間,他接到了管控布爾什維克領地的任務。1925年,斯大林授命他擔任俄羅斯駐巴黎大使(Warum die London City Bankster und Rothschilds den blutigen amerikanischen Bürgerkrieg anzettelten (Video) 為什麼倫敦城的銀行歹徒和羅斯柴爾德家族挑起了美國血腥的內戰(視頻))。

拉科夫斯基屬於有權勢的、從羅斯柴爾德那裡得到給他們指令的托洛茨基一派。這派當中的很多人在1937年斯大林進行共黨清洗中被槍決。 (Neue Weltordnung: Die illegitime königliche Rothschild-Blutlinie & die unantastbaren Bankster von Goldman Sachs (Videos) 世界新秩序:無冕之王羅斯柴爾德血脈 & 不能碰的銀行歹徒高盛 (視頻)))。

午夜間的審訊

1938年1月26日午夜間的審訊過程曾是戲劇性的。拉科夫斯基要該說什麼,以便救下他的命?

拉科夫斯基看來使用上了以“說實話來騙”形式的策略。他用說實話贏得了信任,但有一些漏掉沒說。他用展現他和托洛茨基有着不可撼動的、自稱是“資本主義-共產主義國際金融資助者”的權勢,給審訊他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他確認,”革命運動”是為了贏得支持、服務於人類道德和集體理想主義而設想出來的。但是,根本的目的在於,給予銀行家們統治世界的絕對權力、分裂社會,並且摧毀現有的權威。

”革命”實際上意味着,”推翻”西方的文明,比如用撒旦來替代上帝。

”基督教體系是我們唯一真正的敵人,因為公民國家裡的所有政治和經濟現象僅僅是其後果“,拉科夫斯基說。(所有引用來自Griffin的“Fourth Reich of the Rich”,1988年出版,第264頁)

和平是“反革命的“,因為戰爭是為革命鋪平道路。

舌頭上沾了在他的葡萄酒里放入輕微迷幻藥而放鬆的拉科夫斯基,在說光明派者時,使用了“他們”的第三人稱。他曾經成員,即便他不屬於內部圈的最裡層。

他講述說,”光明派們“是一個開出共產主義處方的石匠會秘密社會。其奠基人亞當•巍薩普(Adam Weishaupt)從“當時第二個反基督教計劃“中,接過了典型的名稱“諾斯底主義“【譯者註:或為“靈知派/靈智派“)。(第249頁)

這份揭秘報告是如何現出的

審訊員是斯大林的一位聰明的特工,加夫雷里•庫希明(Gavril Kus’min),以“加布里爾 Gabriel“著稱。

除了一名暗地裡的錄音員之外,還有一位名叫約瑟•蘭多夫斯基(Jose Landowsky)的醫生在場。

被蘇聯內政部徵召的,以便讓“被捕之人的舌頭放鬆“的蘭多夫斯基醫生,因為經歷過多次被酷刑而生病。

對拉科夫斯基的審問卻是友好的。蘭多夫斯基醫生對他給拉科夫斯基飲料里放入輕微的迷幻藥產生巨大效果持有懷疑。

用法語進行的審問從午夜持續到早晨7點。之後,庫希明令蘭多夫斯基把採訪翻譯成俄語,並做兩份複印件。

其內容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蘭多夫斯基又加了一張拓藍紙,為自己做了一份。”我對當初有此勇氣不後悔”,他寫道。(第270頁)(1917年,布爾什維克在革命期間,槍斃了蘭多夫斯基的父親,一位沙皇的上校。)

之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彼得堡前線的一個棚子里 ,蘭多夫斯基屍體的旁邊,一個西班牙法西斯志願者找到了手稿。他把手稿帶到了西班牙,1949年在西班牙以《Sinfonia en Rojo Mayo》出版。

《紅色交響曲》的完整版本(Der vollständige Text)由Peter Myers在網絡上發表。

Die Abschrift wurde 1968 in englischer Sprache als The Red Symphony: X-Ray of Revolution veröffentlicht (Diese Macht kontrolliert die Finanzeliten der Welt – was macht der Rothschild-Clinton-Freimaurer-Clan auf der Wiesn? (Video)).

1968年以“《The Red Symphony: X-Ray of Revolution》出版了英文版。 (Diese Macht kontrolliert die Finanzeliten der Welt – was macht der Rothschild-Clinton-Freimaurer-Clan auf der Wiesn? (Video) 這個權力掌控世界的金融 - 在慕尼黑啤酒節上,羅斯柴爾德- 克林頓- 石匠會歹徒家族又在幹什麼呢?(視頻))

爆料

拉科夫斯基在審問中說出了現代歷史上令人驚訝的看點,以便證明,光明派者們掌控世界 (Nur noch vier Länder ohne Rothschild-Zentralbank übrig (Videos)

僅還有4個國家不在羅斯柴爾德中央銀行的掌控下(視頻))。

”錢是霸權的基礎“,拉科夫斯基說,而羅斯柴爾德家族多虧銀行系統生產錢。

”革命運動“曾是邁爾•羅斯柴爾德(Meyer Rothschild)的嘗試,並夥同其同夥,通過建立一個集權的世界新秩序來保護和擴展這一壟斷。

對此,拉科夫斯基說:“羅斯柴爾德家族並不是財富的保管員,而是這個秘密的第一共產國際的頭領... 馬克思和第一共產國際的高層領導們 ...被利昂內爾•羅斯柴爾德(Lionel Rothschild)[1808-1878年]男爵控制,他們的革命形象[„Sidonia“],由英國首相迪斯雷利(Disraeli)塑造,並且給我們留了下來[在迪斯雷利的小說《年輕的一代》“Conungsby“,迪斯雷利首相也是他打造出來的]。(第250頁)

利昂內爾的兒子內森尼爾[1840-1915年]必須要推翻克里斯蒂安-羅曼諾夫朝代。通過其特工雅克布•希夫(Jacob Schiff)和瓦爾堡兄弟,他在1905年的日俄戰爭中,資助日本一方和在莫斯科沒成功的起義。(Das Kartell: Die Morgans, Rockefellers & Rothschilds – Russischer Fernsehsender entlarvt Macht der Rothschilds (Videos) 卡特爾: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 & 羅斯柴爾德家族 - 俄俄羅斯電視台揭露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權勢 (視頻))。

之後,他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托洛茨基躲在謀殺斐迪南大公的背後),並且在1917年資助布爾什維克的革命。拉科夫斯基說,在斯德哥爾摩移交資金的時候,他親自在場。(第251-252頁)

工人運動或是“(共產主義)同盟“是羅斯柴爾德的工具。同盟的“秘密幫派“扮演俄羅斯所有的社會主義黨派,並且安插了俄羅斯革命的領導人。亞歷山大•克倫斯基(Alexander Kerenski),孟什維克的總理,曾經是秘密成員。(第253頁)

列奧•托洛茨基應要成為蘇聯的領袖。托洛茨基跟羅斯柴爾德最密切的工作人員,銀行家阿布拉姆•吉沃托夫斯基(Abram Zhivotovsky)的女兒結婚,並且是”家族”的一部分。

可惜,”民粹”共產主義者們,如列寧,擋在路上。列寧排斥托洛茨基,並且與德國與德國簽署了和平條約(1918年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

第一次世界大戰要像第二次大戰那樣結束。1918年要把俄國和德國衝擊了,並且幫助地方的”革命家們“建立”人民共和國“。

托洛茨基在1918年為試圖暗殺掉列寧負責,但列寧活了下來。當列寧1922年腦溢血時,托洛茨基讓列寧的醫生萊文(Levin)使他痛苦死去。

在緊急關頭髮生了料想不到之事:托洛茨基生病了,而且斯大林得以接掌權力。在這個決定性時刻,托洛茨基指示支持斯大林,並且滲透到其政權里,以便搗亂破壞。

拉科夫斯基描述斯大林的性格為“波拿巴主義者“,一位納粹主義者,與國際共產主義者相反,如服務於銀行家們計劃的托洛茨基。

“他是一位扼殺革命的謀殺者,他不為革命服務,而是把革命佔為己有;他是古老形式的俄羅斯帝國的代表,就如同染上高盧人病的拿破崙...”(第257頁)

對斯大林的掌控

為了掌控斯大林,國際金融經濟界就必須要扶持起希特拉和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納粹黨 NSDAP)。

”瓦爾堡大使(Botschafter Warburg)以假名自我介紹,而希特拉連其種族都沒想到。他也對他是誰的使者撒了謊...我們的目標是,挑釁起一場戰爭,而希特拉贊同打仗 ...[那些納粹]得到了數百萬美元,這些錢是由華爾街匯來的,而且數百萬馬克通過德國的銀行家們的渠道;[這些錢]用於衝鋒隊和黨衛軍的經費,並也用於選舉的費用...”(第259-260頁)

讓銀行家們倒霉的是,希特拉證明也是犟種。他開始印刷自己的貨幣!

”他奪走造錢的特權,且不光是現金,而且也有賬款;他接過沒碰過的製造偽鈔機制並為了國家利益派上用場... 您能想像,那會發生什麼... 如果它攻擊一系列國家,並且做到一個階段的封閉經濟的話[取締掉銀行家們統治的絕對統治。]再有,如果您能再去想像其反革命的功能的話...”(第263頁)

希特拉成為比沒有涉足錢的斯大林還要大的威脅。拉科夫斯基當初的使命是,說動斯大林與希特拉簽訂一個協約,並讓希特拉的攻擊性轉向對付西方。目的是,在東方開闢第二戰場之前,讓德國和西方國家互相消弱。

[據蘇聯在歐洲的軍事情報部門頭子,投靠了西方並且在1941年被謀殺了的瓦爾特•克里文茨基(Walter Kriwitzki),斯大林在1934年就決定跟希特拉簽訂契約了。他沒興趣與納粹作鬥爭。拉科夫斯基和他的特工們難道不知道這個嗎?這是有可能的事 - 克里文茨基講述斯大林的情報部門(1939年)]

拉科夫斯基呼籲俄國人,使用“以真相來欺騙“的策略。俄國人應要用自己的強烈追求和平的願望打動希特拉。不能讓希特拉預感到,他為一場戰爭被用到了第二戰場上。

斯大林面臨選擇。如果他同意與希特拉瓜分波蘭的話,西方就僅對一個挑釁者德國宣戰了。如果他拒絕的話,銀行家們就同意希特拉把他幹掉。

庫希明(Kus’min)要求最高層給出確認。拉科夫斯基對他說,他應該去拜訪約瑟夫•戴維斯(Joseph Davies),美國駐莫斯科的大使、石匠會會員和共產國際羅斯福政府的代表。

一個人被派到戴維斯那裡,他確認說,“能贏得的有很多“,如果拉科夫斯基得到特赦的話。1938年3月2日,其駐倫敦大使館用暗號所寫的加急電報發給了莫斯科。

“特赦或承受納粹的危險,二選一“,電報里說。戴維斯參與到拉科夫斯基的程序中,並用石匠會的禮儀歡迎他。就在同一天,1938年3月12日,希特拉開進了奧地利。

拉科夫斯基的死刑被改判。一些人認為,他用假名繼續生活了下去。據另一個信息源說,1941年,他被槍斃了。

與希特拉的秘密談判啟動了。結果是,1939年8月在進攻波蘭一周前簽署了李本特洛普-莫洛托夫(Ribbentrop-Molotow)協議。

審訊看來致使了斯大林與光照派者之間達成協議。

拉科夫斯基對庫希明說,光照派者從不在政界或金融世界任職。他們為此使用”中介人“(Kriegsfinanzier Rothschild verkauft Treuhandgeschäfte – Ex-Rothschild-Banker Macron brüskiert Trump 戰爭資助者羅斯柴爾德出售信託公司 - 前羅斯柴爾德的銀行家馬克龍冷落川普)。

”銀行家們和政治家們僅是稻草人...即便他們任高官和看來是所執行計劃的發明人...“(248-249)

有關羅斯柴爾德-希特拉-默克爾和其他血脈家族的另外背景,您可在尼可拉斯•普拉夫達(Nikolas Pravda)所著的熱點爆料書籍《光明派血脈:精英密宗宗教儀式》(Illuminatenblut: Die okkulten Rituale der Elite)中獲知,其中包括一些被查詢器審查掉的內容。

出處:PublicDomain/maki72 2019年1月21 日提供給 PRAVDA TV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