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何清漣:郭台銘在美投資變局的背後

中國政府難打交道是國際資本界熟知的「秘密」,一個能與中國政府長期周旋而佔盡便宜的富商,走到哪國投資,在與政府的打交道中都不會吃虧。川普及美國幾個州政府,因振興經濟心切,輕信郭台銘的許諾,實在不算意外。

一個能與中國政府長期周旋而佔盡便宜的富商,走到哪國投資,在與政府的打交道中都不會吃虧。(資料照片/李隆揆攝)

台灣富商郭台銘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的投資計劃有變,原擬在該州設廠生產液晶顯示面板(LCD),現準備將該地變為一個科研基地,從事醫療和工業的高新科技產品研發,計劃聘請的員工當中大多數是工程師和研究人員,而非原來許諾的1.3萬名製造業工人。這一消息讓樂見美國總統川普振興製造業計劃失敗的媒體與觀察者非常高興,立刻暢想這將成為他2020年敗選的關鍵因素。這種觀察完全忽視了郭台銘投資變局背後各種複雜的因素。

郭台銘在美投資選項改變是明時勢之舉

上述媒體評判彰顯了評論者的願望與無知。近兩年美國就業形勢非常好,據美國勞工部最新報告,美國失業率現在降至49年以來的歷史最低水準,工資則創下近十年最大漲幅。即使是政府關門停擺的2019年1月,美國企業也新增31.2萬個工作崗位,失業率雖然從3.7%上升到3.9%,但總體來看,富士康在威斯康辛設廠計劃有變,於美國全國的就業形勢影響不大,最壞的後果只是川普總統樹的這面“紅旗”褪色,不再那麼鮮艷而已。

我認為美國確實應該考慮如何因應郭台銘投資計劃之變。今年1月下旬,富士康發表聲明稱,富士康在調整其重點以順應全球市場環境的“新情況”,並大致描繪了計劃內容,包括LCD面板模組後段封裝廠,高精密模組成型廠,系統整合組裝廠以及其它項目。但投資計劃發生大的調整是可能發生的,因為富士康聲明的“新情況”,包含機械人將取代人工這一無法避免的趨勢。

人工智能將讓1/4的美國勞動者遭遇失業

2019年1月下旬,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布魯金斯學會發表調查報告《自動化與人工智能如何影響美國的勞動力市場》(Automation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How machines are affecting people and places),報告基於對美國3600萬工作崗位現狀的調查,指出美國將有1/4的工作將被人工智能取代。這些工作崗位集中於辦公室行政管理、產品生產、運輸業與食材準備等領域,這些工作者面對失業風險,必須儘快提升、更新自身技能,甚至更換工作才能避免風險。上述領域的失業風險有的將在未來幾年出現,有的則可以再拖上20年左右。

美國中西部受到的失業影響更大。風險最高的是印第安那州與肯塔基州,這兩個州有一半人口在製造業與運輸業工作。此外,威斯康辛、俄亥俄與愛荷華州也將遭遇極大的失業壓力。東北部的大城市也無法倖免這種壓力,在華盛頓地區、費城、紐約與波士頓的製造業中,也將出現大面積的機械人取代人工的現象。年輕人、男性、受教育不足的人群,以及西語裔工人將成為高失業群體。

郭台銘的工廠正好設在威斯康辛州,他兩年前承諾的1.3萬個製造業崗位對那個州確實相當重要,這也是威斯康辛州希望富士康來本州落地的原因,州政府為此不惜投入巨資,為每個就業機會付出20萬(批評者稱高達150萬)美元的投入。但是,資本到某地投資並不是辦慈善事業,而是追逐利潤,郭台銘經過再三權衡後改變主意,體現了他的精明,這種精時正是他商場征戰屢屢獲勝的原因。

川普在入主白宮前作過許多承諾,包括發誓要讓美國的“鐵鏽帶”——即美國大湖區到中西部陷入蕭條的傳統工業地區恢復生機。但人算不如天算,人工智能的挑戰讓恢復傳統製造業繁榮成為不可能之事,他也應該通曉這一時勢。

歡迎郭台銘之前要研究他的投資模式

郭台銘沒兌現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資承諾,英文主流媒體對此幸災樂禍,除了他們刻意忽視了人工智能這一革命之外,還表明他們對郭台銘的投資模式缺乏基本了解。

中國廣東深圳是郭台銘的發祥之地,他在該地的投資模式成為他在世界各地的固定模式。這個模式有其特點,除了讓企業員工長期超時工作、讓企業工會成為擺設之外,就是郭台銘特別重視與當地政府的關係,想方設法得到政府扶持,讓政府對該公司存在勞工權益問題視而不見,但這遠非郭台銘與政府關係的全部。

直到富士康發生N連跳事件之後,媒體採訪當地政府,才發現深圳當局對郭台銘有說不出口的嚴重不滿:擁有40萬員工的富士康,給深圳貢獻的稅收遠不如只有4萬人的華為。根據深圳市稅務部門的公開資料,鴻富錦作為富士康的主體,2009年納稅5.99億元,在深圳828億地稅中只佔0.7%,而華為當年的納稅則是22.7億元。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郭台銘善於合法避稅。郭的公司除了在原料進口與產品出口之間玩各種抵扣沖銷的把戲之外,還能把中國對外資的稅收優惠政策如“五減三免”等用到極致。在華外資企業的稅收優惠有限期,郭台銘會隔三岔五地註冊一批新企業,讓富士康能夠持續地享受各種稅收優惠。

據深圳稅務部門統計,自1988年在深圳地區投資建廠以來,截至2009年,富士康一共擁有22家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下屬企業,其中執行“免抵退稅政策”的企業有11家,2007年度這些企業共申報出口退稅額10億元,免抵調庫30億元,共繳納增值稅1億元。一個規模如此龐大的企業,稅收上繳得如此之少,地方當局一直咬牙維護的原因,只是因為官員政績考核有GDP和出口收入這樣的指標。在富士康發生員工N連跳事件之後,深圳再也不想挽留富士康,任其外遷。

中國政府難打交道是國際資本界熟知的“秘密”,一個能與中國政府長期周旋而佔盡便宜的富商,走到哪國投資,在與政府的打交道中都不會吃虧。川普及美國幾個州政府,因振興經濟心切,輕信郭台銘的許諾,實在不算意外。

郭台銘改變投資項目對2020美國大選影響有多大

郭台銘在美投資專案的變化,實則濃縮了西方國家帶有普遍性的困境。這一困境在世界經濟論壇日前發佈的《2019年全球風險報告》中終於被正視。該報告承認以往的全球化導致很多美國人和歐洲人感受到失業的威脅,失去工作和安全感的人在本國遇到貧富差距不公和移民競爭的壓力,全球化受到嚴重挫折。

美國民主黨一向不關心經濟領域的生產(做蛋糕),只關心分蛋糕并力主全球化,今年該黨有十餘位2020大選的參選者,他們在近期活動中盡情展示了身份優勢(比如自己是印度裔與拉美裔混血、非裔等)、LGBT的“性別優勢與政治理想優勢”(歡迎非法移民、全民醫保等)之後,讓本黨選民深感失望。據NBC2月4日發佈的消息,在民主黨選民的最新民調中,有56%的民主黨選民想選能夠擊敗川普的挑戰者做總統候選人,價值觀排在第二位;只有33%的民主黨選民認為價值觀必須作為候選人的優先考量。

發達國家在疲於應付國內的各種矛盾之時,人工智能的挑戰又悄然降臨,法國總理馬卡宏為了保住工作崗位,提出向機械人徵稅的辦法。如何吸引外國資本來美投資以增加工作崗位,本來就不是民主黨的強項。就算郭台銘的投資專案發生變化,民主黨除了攻擊川普並幸災樂禍之外,並無任何高招挽回此局。因此,2020美國大選總統寶座花落誰家,並不由郭台銘這個項目決定成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