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頭號親共僑領被取消綠卡 陳用林:中共進退兩難

近日,被稱為「頭號親共僑領」的大陸富商黃向墨遭澳大利亞政府拒絕其公民申請,並被取消其永久居留權。黃向墨目前滯留海外。中共駐悉尼領事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表示,中共當局面對這件事是進退兩難,如果中共進行反擊,就「坐實」了黃向墨的罪名,如果沒有任何反應,如何再籠絡海外僑團為其賣命?

近日,被稱為“頭號親共僑領”的大陸富商黃向墨遭澳大利亞政府拒絕其公民申請,並被取消其永久居留權。黃向墨目前滯留海外。中共駐悉尼領事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表示,中共當局面對這件事是進退兩難,如果中共進行反擊,就“坐實”了黃向墨的罪名,如果沒有任何反應,如何再籠絡海外僑團為其賣命?

圖為澳大利亞國王珀斯中央商務區遠景。

據澳大利亞多家媒體2月5日報導,中國億萬富商黃向墨被堪培拉當局拒絕其公民申請,被取消永久居留權,並禁止入境。這位捲入澳大利亞政治獻金醜聞、北京當局的說客目前身在海外,澳大利亞政府這項決定令他感到震驚。之前,黃向墨一直敦促幾位政客,幫助他成為澳大利亞公民。

這次是澳洲執政聯盟黨於2018年發起反北京政治滲透行動以來,首次引用《反外國干預法》,對涉嫌中共滲透的代理人採取的執法行動。

報導稱,有澳大利亞政府官員證實,內政部以一系列理由拒絕黃向墨的入籍申請,包括他的品格,背景等。澳洲情報部門和移民官員花了兩年多時間,調查分析了黃向墨作為商人的背景、他與中共的關係,他們也質疑黃向墨接受包括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簡稱ASIO)在內等政府部門質詢時,做出回答的可靠性。之後,澳洲政府做出上述決定。

報導說,雖然黃向墨可以對政府這一決定,提出質疑並要求作出內部審查,但有官員表示,任何法律質疑都需要很長時間。官員還表示,如果黃向墨能夠返回澳大利亞,也可能隨後被驅逐出境。

中共駐悉尼領事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預計接下來親共僑團和接受政治獻金的澳大利亞政客都難逃調查。

陳用林說:“這個案例很震動,對華人裏面替中共說話、賣命的那些人。澳洲政府一定會檢控和統會(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孔子學院或者其他中共當局的代理人,不光是針對中共方面的人,可能對那些收了中共好處的人也會提出起訴。保證今年5月份的大選,不受外國代理人影響,包括外國政治捐款、賄賂啊。”

陳用林認為,中共當局面對這件事進退兩難,如果中共反擊就“坐實”黃向墨的罪名,如果不做反應,如何再籠絡海外僑團為其賣命?

陳用林說:“像黃向墨這種人,他在外面為中共的大外宣做了貢獻,為中共當局工作,中共認不認他?會不會替他說話?如果像拯救孟晚舟那樣去做,實際上就把黃向墨的罪名坐實了。”

澳大利亞前議員、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發言人胡煜明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當地情報部門調查黃向墨已經有很長時間,現在為中共當局送上的這個“新年禮包”,有着多重涵義。

胡煜明稱,這次澳洲政府的舉動傳達了幾個重要的訊息,第一是澳洲政府向所有國民宣告,反外國勢力干預法並不是放那兒擺擺樣子的,而是動真格的。第二就是警告那些親共僑領,如果你們再吃裡扒外的話,黃向墨就是他們的榜樣。另外一個是向中共當局勸告,別以為它們可以隨心所欲的拿外國人進行“人質外交”,你們也有人在我們這裡,不要亂來。

胡煜明估計中共將對澳大利亞進行反撲,他呼籲其他民主國家,聯合建立抵禦中共進行價值滲透的聯盟。

黃向墨曾是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ACPPRC)會長,該組織被指與中共當局關係密切,有知情人士早前透露,是由中共統戰部直接領導。

據澳大利亞和統會官網顯示,黃向墨在2014年12月至2017年11月底擔任會長,同時出任澳洲廣東僑團聯合總會、商會主席等。

黃向墨和妻兒自2011年開始居於悉尼,據知目前他正努力從海外返回澳大利亞,不過恐怕難以如願了。

黃向墨向澳洲政客多次捐款進行政治滲透

黃向墨被認為是替中共在澳大利亞進行政治滲透的金主,近年一直活躍於政界,他在過去五年曾向澳洲工黨及自由黨多次捐款大約270萬澳元,但他一直否認與中共政府有連繫,也否認企圖干預澳大利亞政治的指控。

澳洲情報當局長期以來一直擔心北京通過政治捐款擴大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力,干涉澳洲國家體制。澳洲情報部門警告政界不要拿黃向墨與華裔富商周澤榮提供的政治捐款。澳大利亞議會去年通過旨在打擊外國干預和改革情報部門的法律。

據報導,黃向墨曾利用與其關係密切的澳洲前工党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多次呼籲移民官員檢查黃的公民申請案進度,2018年1月黃還曾經邀請鄧森參加一個中文媒體新聞發佈會,在發佈會上,鄧森針對南中國海問題發表了與工黨的政策立場相悖的言論而引發輿論反彈。此後迫於社會輿論的壓力,Sam Dastyari被迫提出辭呈。

黃向墨還向澳大利亞前貿易部長、自由黨人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的選民基金捐贈了10萬澳元,並多次與羅布會面,向其提供有關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的非正式建議,當時中澳之間正在進行有關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

黃向墨也想卡爾擔任所長的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提供了資金並與卡爾成為了“最親密的政治盟友”。

與此同時,當工黨資深議員斯蒂芬‧康羅伊(Stepehn Conroy)公開批評中共的政策後,黃向墨即撤回了他曾經承諾要向工黨提供的40萬美元捐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