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反中共滲透 澳洲拒北京頭號代理人入籍 黃向墨滯留海外 難回豪宅

——澳洲政府拒黃向墨公民申請 取消其居留權

澳洲媒體2月5日報導,澳大利亞官員拒絕了億萬富翁政治獻金人、前北京政府頂級說客黃向墨的澳大利亞公民申請,並取消其永久居留權。黃向墨目前滯留海外。黃向墨也是中共組織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黃向墨一直在爭取能回到其價值1300萬澳元的悉尼豪宅。黃向墨和妻兒自2011年開始居住在悉尼。

澳大利亞拒絕親中共富商黃向墨入籍申請。(圖源:人民網澳大利亞視頻截圖)

黃向墨(左)

圖為堪培拉。

澳洲媒體2月5日報導,澳大利亞官員拒絕了億萬富翁政治獻金人、前北京政府頂級說客黃向墨的澳大利亞公民申請,並取消其永久居留權。黃向墨目前滯留海外。

據澳大利亞《時代報》(The Age)和《悉尼先驅晨報》證實,在接到澳大利亞官員的上述通知後,黃向墨一直在爭取能回到其價值1300萬澳元的悉尼豪宅。很長一段時間內,黃向墨一直在申請成為澳大利亞公民。

堪培拉政府在2018年聯盟發起反對北京滲透運動,這次拒絕黃向墨的公民申請、取消其永久居民身份,是澳洲政府首次針對涉嫌中共滲透代理人採取的執法行動。

澳洲政府高級官員證實,內政部(Home Affairs Department)以一系列原因拒絕黃先生的公民申請。他們也質疑黃向墨接受包括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簡稱ASIO)在內等政府部門質詢時,做出回答的可靠性。

官方消息說,黃向墨目前正在努力從海外返回澳大利亞,但他可能永遠無法返回悉尼。黃向墨和妻兒自2011年開始居住在悉尼。

黃即便返澳也可能會面臨被驅逐出境

報導說,黃向墨通過很多政治籌款和人脈網絡,為前工黨外交部長、新南威爾士州前任州長鮑勃‧卡爾(Bob Carr)的悉尼智庫“澳中關係研究所”(ACRI)捐款,以及他作為中國共產黨在澳大利亞最高影響力團體主席的身份,受到外界關注。

政府消息人士證實,政府對黃向墨做出拒絕公民申請的決定,是在ASIO和移民官員花了兩年多時間分析黃作為商人的背景、他在澳大利亞和中國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以及他在接受澳大利亞安全官員詢問時的回答之後做出。

據了解,澳洲政府這一決定令黃感到震驚,他近年來一直敦促幾位澳洲政客為支持他成為澳大利亞公民進行努力。

報導說,雖然黃向墨或許可以對政府這一決定進行質疑並要求進行內部審查,但一位官員表示,任何法律質疑都需要“很長時間”。

一位政府官員還表示,前內政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可能沒有機會代表黃進行干預。該官員還證實,如果黃能夠返回澳大利亞,也可能會面臨隨後被驅逐出境。

黃向墨頻繁接觸澳洲政客

《時代報》和《悉尼先驅晨報》調查黃向墨的活動歷時兩年,此前他曾透露過他如何利用前工党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多次呼籲移民官員檢查他的案件。

黃邀請鄧森參加一個中文媒體新聞發佈會,在發佈會上,鄧森對南中國海問題,發表了與工黨的政策相悖的立場。

在澳大利亞前貿易部長、自由黨人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正在談判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時,黃向其選民基金捐贈了10萬澳元,並多次與羅布會面。後來黃告訴別人,他已向羅布提供了有關貿易協議的非正式建議。

在不同時期,黃先生直接與前自由黨總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自由黨議員大衛‧科爾曼(現為移民部長)的顧問或籌款人會面。

卡爾也是黃向墨最親密的政治盟友。卡爾擔任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所長,該研究所由黃向墨部分出資。黃向墨和新南威爾士州上議院議員Ernest Wong關係很好。

ASIO提出的中共滲透警告

在2015年和2016年,ASIO私下警告澳洲兩個主要政黨,黃的捐款可能和他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交織在一起。

報導透露,在工黨資深議員斯蒂芬‧康羅伊(Stepehn Conroy)批評中共政策後,黃撤回了承諾的40萬美元捐款。

此外,曾經擔任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高級顧問、此前是費爾法克斯駐華記者的約翰‧加諾特(John Garnaut)曾代表澳洲總理內閣對中共情報和干預行動進行調查,撰寫了《加諾特−ASIO報告》。

此項調查旨在評估中共情報的範圍和中共在對澳大利亞的干預行動,調查發現中共為了滲透澳大利亞已經籌謀十年。該調查還研究了華裔商人黃向墨的活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