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一個外國人目睹清朝刑場砍頭 發現圍觀群眾在歡呼 留下一句評價!

作者說:"他告訴我,當劊子手並不是他的職業,這只是一份臨時工作,換點外快花花而已。但現在這個工作已大不如前了。先前他每砍一個人頭,就可以獲得兩元錢,現在卻只能得到半元錢。在這樣的一種價格下,當劊子手是很不划算的,但好在這項臨時工作花不了多長的時間。"

小編最近看到一本外國人記錄清朝的書,名字叫《龍旗下的臣民》。這本書的作者是兩個英國人,一個是在中國奔走了三十八年的傳教士,一個是專門研究遠東問題的學者,這本書是這兩個外國人對於晚清時期各個方面的記錄。

其中小編印象最深的一個故事,就是他們記錄清朝劊子手砍頭。雖然這些血腥的畫面在古裝電視劇里看到過不少,但看了這兩個人的親眼記錄,真實得有點可怕。但最可怕的並不是砍頭這件事,而是圍觀群眾們的反應。

廣州沙面租界區

行刑地點是在廣州沙面,時間在下午四點半。四點的時候,大街上已經是人頭攢動了,人們都在等着那一刻,就好像在期待一場表演一樣。人們的臉上沒有恐懼,只有期待。

到達刑場的時候,外面有一個巨大的木門,門口站着一些士兵把守。士兵站在外面,拒絕閑雜人等進入,也就是說不讓看。

作者寫道:"如果你相信這些士兵口頭上說的,你會認為他們寧死也不會讓你進去,但只要亮出幾個硬幣,奇蹟就發生了,他們為我們打開了大門。"

大門打開時,人群全部涌了進去,士兵們根本無法阻擋。

刑場是一塊空地,大約50碼長,十幾碼寬。昨天剛有一位住在這裡的制陶手藝人在這裡曬陶器,今天就變成了刑場,等到明天它又會恢復原來的用途。地面非常臟,擠滿了圍觀的中國人,這兩個外國人被擠到了廣場中央,離行刑地點只有不到四英尺的距離。

這時,大門突然打開了,一隊衣衫襤褸的士兵在前面開路,帶着一隊罪犯進入刑場,人群中發出了陣陣歡呼。

清末外國人拍攝的押送囚犯場景

罪犯帶着手鐐和腳鐐,劊子手就站在旁邊,指揮眾人把罪犯放在不同地點。劊子手沒有專業服裝,和一般的苦力沒任何區別。罪犯的辮子上都插着一根竹片,上面寫的是行刑許可。

罪犯一共有15人,劊子手把他們分成兩排,面朝同一方向。這些罪犯是什麼表情呢?作者說:"所有罪犯都無動於衷,只有一個人除外,他或許已經被鴉片麻醉了。他在引吭高歌,直至人頭落地的那一剎那為止。"

現場的劊子手一共有兩個,罪犯排好位置後,一個劊子手負責選一把好刀,另一個劊子手負責把罪犯頭上的竹片拿下來。一切就緒後,準備行刑了。對於砍頭的過程,作者是這麼記錄的:

"刀已經舉起來了。這是一把需用雙手握住的大刀,刀身很寬,刀背極重,刀刃猶如剃鬚刀片一樣,十分鋒利。它在空中停留了有一秒鐘,此時劊子手已經看準了準備下手,隨後它就落了下來。根本就沒有特別用力,只是讓它自然地落下,並且落得很慢。當它到達這個罪犯的脖子上時,它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往下落。它可怕地緩慢地砍開犯人的脖子,而你只能從瞬間的恍惚中,依稀記起人頭突然落地,之後軲轆轆地往前滾。霎時間只見令人眩目的兩注猩紅的鮮血噴射了出來,划了個弧線,濺落在地。然後血流如注,蔓延在罪犯身邊的土地上。屠刀剛剛落下,另一個劊子手就"嗬"的一聲把罪犯的屍體往前一推,屍體立即癱倒在地。"

在這個短暫的過程里,作者特別記錄了三類人的狀態——圍觀群眾、其他罪犯和作者自己。

作者本人的心態是這樣說的:"我不想描述此時此刻的情感:可怖,強烈的厭惡感。希望你沒有來到這樣的一個地方,想到你將被濺得滿身是血而渾身戰慄,而同時你又是如此地着迷,以致你努力睜大眼睛,生怕錯過了任何細節。"

當一個罪犯被砍頭時,其他罪犯的反應是:"全場突然間死一般寂靜,其他的罪犯都抬起頭,伸長脖子往前看。"

而在這個血腥的過程里,心態最好的就是圍觀群眾了。作者記錄說:"在場的每個人都發出一聲"哦"的歡呼,以表達他們有幸見到這完美一刀的喜悅心情。"

這只是第一個倒下的人。沒有任何間隙,劊子手跨過屍體,走向第二個人,舉起屠刀又是人頭落地,人群中又發出一陣歡呼聲。然後不斷地重複。

作者說:"有兩件事情深深地觸動了我:一是整個過程是如此殘酷的真實,二是一個人的頭竟能如此輕易地被砍下來。從總體上看,整個過程就像一大群豬被趕進屠宰場,然後被殺死。"

可是,當砍到第七個人的時候,出了點意外。不知道是刀鈍了還是劊子手走神了,第七個罪犯的脖子只砍了個半開,已經血流如注,但頭還沒掉下來。而劊子手也沒管,迅速換了一把刀,走向第八個罪犯。最後,當所有罪犯的人頭都落地時,第七個罪犯的人頭還掛在身體上晃動,劊子手才走回來把他的頭砍了下來。

在這整個過程里,作者看到的是"每個罪犯都帶着可怕的動物般的好奇,看着在他前面的人被砍掉頭顱,然後自己再把頭伸到屠刀之下。刑場的血已經有腳踝深了,圍觀的人群在歡樂而瘋狂地叫喊。"

在最後一顆人頭落地的時候,人群迅速散去,只有幾個調皮的小孩圍着這些屍體玩耍,互相把對方推到血泊里去。屍體被扔到池塘里,頭被裝在罐子里掛在周圍的牆上,這裡已經掛了不少人頭了。

這就是兩個外國人記錄的一場大清朝行刑的見聞。而在最後,作者還和劊子手簡短交談了幾分鐘。

作者說:"他告訴我,當劊子手並不是他的職業,這只是一份臨時工作,換點外快花花而已。但現在這個工作已大不如前了。先前他每砍一個人頭,就可以獲得兩元錢,現在卻只能得到半元錢。在這樣的一種價格下,當劊子手是很不划算的,但好在這項臨時工作花不了多長的時間。"

最後,作者問劊子手:"我可以買下你的這把刀嗎?"

劊子手說:"當然可以,九元。"

在整個記錄的最後,作者說了這麼一句話來結尾:"今天這把刀還掛在我的牆上,它時時提醒我,不要輕信我所讀到的有關中國文明已經進步的文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號 上帝和我們同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