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袁斌:習近平「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有三層意思 規模+時辰+方式

「驚濤駭浪」不僅有一個多大多驚人和什麼時候來的問題,還有一個以怎樣的方式而來的問題。比如羅馬尼亞「變天」的導火索是有人在羅共的大型集會上公開喊出了「打到齊奧塞斯庫」的口號,突尼斯革命發端於26歲的街頭小販遭到警察粗暴對待後自焚抗議不治身亡,薩達姆政權是被美軍推翻的,委內瑞拉最近政局的激變則肇端於經濟問題。那麼,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可能會是什麼呢?

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上,習近平警告,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2018年歲末,習近平在中共“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說,“未來必定會面臨這樣那樣的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此言一出,海內外震驚。

據我觀察,外界對於習近平的這段話,其關注焦點在於什麼是他說的“驚濤駭浪”。有人認為,從上下文看,“驚濤駭浪”主要是指經濟問題,當然也有外交風險;也有人認為,2019年年頭不太好,法國大革命230周年,五四運動雖然是中共起家的運動,100周年,中共建政70周年,六四30周年,柏林牆倒塌30周年,這些兆頭可能會給中共投下陰影,如何保政權可能就是習近平所說的“驚濤駭浪”;還有人認為,目前習近平雖然大權在握,但在中共高層不得人心,黨內各派政治勢力有可能聚集在保衛改革開放的旗幟下,對其逼宮,這才是他所說的“驚濤駭浪”的本意。

這些解讀,我以為都有一定道理。不過,今天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談談我的理解。

各位注意到沒有,這句話包含了兩層意思,一層就是“驚濤駭浪”,一層就是修飾“驚濤駭浪”的“難以想像”。何為“驚濤駭浪”固然值得琢磨,而“難以想像”意味着什麼其實也頗耐人尋味。

我理解,所謂“難以想像”也就是說超越了想像的能力,沒法準確的予以研判預測。在當下中共領導人講話的語境里,它至少可能包含了三層含義。

一是“驚濤駭浪”究竟有多大“難以想像”。

最近中共高層講話頻頻提及“風險”,尤其是習近平在中共省部級主要官員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的講話具體說到了“七大風險”,即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和黨的建設方面的風險,而王滬寧在結業式上的講話則要求官員要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我理解,“七大風險”也好,“最壞情況”也好,都是“驚濤駭浪”的另一種表述,但“七大風險”的風險究竟可能有多大,“最壞情況”到底又會壞到何等程度,其實中共自己也說不清楚,也沒有把握。這是“難以想像”的第一層含義。

二是“驚濤駭浪”何時來“難以想像”。

對於中共來講,2019年可以說是一個註定充滿了前所未有風險的凶年。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改革開放四十年積累的各種深層次問題(包括經濟的、政治的、社會的和思想的等等)以及由此造成的對政權和體制的衝擊必將逐步顯現,這一切很有可能在某一時刻釀成重大的社會激變。換句話說,“黑天鵝”不定什麼時候說來一下就突如其來的飛來了。但到底可能什麼時候來,中共並無把握,心裏其實是沒底的。這是“難以想像”的第二層含義。

三是“驚濤駭浪”以怎樣的方式來“難以想像”。

“驚濤駭浪”不僅有一個多大多驚人和什麼時候來的問題,還有一個以怎樣的方式而來的問題。比如羅馬尼亞“變天”的導火索是有人在羅共的大型集會上公開喊出了“打到齊奧塞斯庫”的口號,突尼斯革命發端於26歲的街頭小販遭到警察粗暴對待後自焚抗議不治身亡,薩達姆政權是被美軍推翻的,委內瑞拉最近政局的激變則肇端於經濟問題。那麼,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可能會是什麼呢?是房價暴跌還是大規模的失業潮或者類似突尼斯小販那樣的突發事件?對於這個問題,我看中共心中也沒數。這是“難以想像”的第三層含義。

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中共能夠比較準確的研判預測“驚濤駭浪”會有多大,會何時來,會以什麼方式來,從而做到心中有數,這樣的“驚濤駭浪”中共就不會稱之為“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了,之所以要在叫“驚濤駭浪”前加上“難以想像的”這幾個字,恰恰說明中共無法對其進行比較準確的研判預測,從而做到心中有數。論是當下中共草木皆兵手足無措的維穩亂象,還是王滬寧在中共省部級主要官員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結業式上對增強“發現風險、認識風險、化解風險”能力的強調,可以說也都佐證了這一點。

顯而易見,“驚濤駭浪”本來就夠可怕了,如果再無法準確研判預測就更可怕了。這也正是中共最恐懼的。在這個意義上,“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這樣罕見的提法不正是這種恐懼的折射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