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悉尼女孩:中國人毀了我的心情 我不會再去中國!

吉尼莉亞·艾琳(Jinilia Irene)是一位澳大利亞女孩,畢業於利茲貝克特大學(Leeds Beckett University),目前生活在悉尼。她是一位專業攝影師和國際旅行者。

吉尼莉亞·艾琳(Jinilia Irene)是一位澳大利亞女孩,畢業於利茲貝克特大學(Leeds Beckett University),目前生活在悉尼。她是一位專業攝影師和國際旅行者。

去年夏天,艾琳來到中國進行了為期半周的訪問,在這期間,她僅去了中國一個景點,就匆匆回國了。問到原因,艾琳說,“中國人毀了我的心情,我不會再去中國了”。

艾琳說,在澳大利亞,我一直聽說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有着數不勝數的風景和古老獨特的文化。因此,在8月份的時候,我踏上了來中國的飛機,打算在中國享受我的假期。

我去了九寨溝地區,那裡擠滿了旅遊的中國人。這個地方有着令人驚嘆的景色,但是中國人毀了我的心情,我認為我不會再去中國旅遊了。

中國人的聲音非常響亮,看起來,他們似乎對着對方大喊大叫,而且這是正常的。我不喜歡接近中國人群,實在太吵人,但是我無可奈何,因為每個景點都擠滿了他們。

中國人似乎不知道“禮貌”為何物。當其他人拍照的時候,我們會主動避開鏡頭,這是建立在世界各地的旅遊區的不成文規矩,對吧?中國人不會那麼做,當他們知道自己正在阻撓別人照相時,甚至沒有表現出一點愧疚感。

他們中的許多人也不懂得排隊,無論是排隊買票還是排隊拍照。一旦你突然分心,就會有一個人插在你的前面。

對於一些顯而易見的規則,一些中國人往往會故意忽視。有一次,我們乘船,導遊從一開始就警告我們不要站着拍照,因為這樣會妨礙別人的視線。但是有兩個中國女人偏偏站起來。導遊告訴她們不要這麼做,她們只是不在乎,繼續站着。直到另一個男旅行者(也是中國人)有點生氣,讓她們坐下來。

然後,這兩個女人突然對那個男人怒不可遏。我們(一整船的人)立即幫助了那個男人,我向女人們噓。我不會說中文,所以只能噓,直到她們坐了下來。我們的游輪被兩個瘋女人分散了注意力,讓我非常遺憾並氣憤。

當然,我知道我的經歷並不意味着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樣。但是我的確被中國人毀了心情,我不會再去中國了。

中國網友“諾貝爾可愛獎”看完後表示:

毀了這位悉尼姑娘心情的,與其說是遊客,不如說是規矩。也許她說的有點偏頗,但吵鬧、隨便插隊、妨礙別人視線等,與隨地吐痰、亂扔垃圾一樣,確實是我們經常被指責的地方。

也許它顯現的是國人對規則意識的集體漠視。我們需自覺、自律,提升文明意識,讓文明出行的規則潛移默化地滲透到每個人心裏。約束自己行為的同時,我們也從中獲得最大的自由和安全。

規則意識,是指是發自內心的、以規則為自己行動準繩的意識。比如說遵守校規、遵守法律、遵守社會公德、遵守遊戲規則的意識。拿排隊作個比方:排隊的次序是法治,每個人都可以排隊是民主,那麼每個人都願意排隊就是規則意識。

沒有這個意識,民主和法治都是空的。這個最基本的意識和人性與良心有關,和道德與信仰有關。

規則意識是現代社會每個公民都必備的一種意識。規則意識有三個層次,它首先是指關於規則的知識。

但僅有規則知識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要有遵守規則的願望和習慣。這是規則意識的第二個層次。誰都知道偷車是不應該的,是違反社會秩序、違反校規校紀的行為――沒有哪個社會或哪所學校鼓勵學生偷車。但是,為什麼偷車事件還會屢屢發生呢?

這是因為有人並沒有一個遵守規則的良好習慣。因此,重要的不是知道規則,而是願意和習慣於遵守規則。這尤其表現在沒有強制性力量阻止違反規則的時候,也自覺予以遵守。車子未加鎖,周圍又沒人?怎麼辦?是順手牽羊,還是幫其看管?古人說的好:君子慎獨。

君子在獨自一人的時候是很慎重的,因為沒有人監督你,人性中的不好的一面就會跳出來,千方百計地誘惑你。如果沒有遵守規則的願望和習慣,在四周無人的情況下,順手牽羊不是沒可能的。而在一念之間,你可能就鑄成大錯,後悔莫及。

規則意識的最後一個層次是遵守規則成為人的內在需要。在這種境界中,遵循規則已成為人的第二天性,外在規則成為人的內在素質。從規範向素質的轉變,對於個人來說,意味着規則不再僅僅是一種外在強制,從而在某種意義上使人獲得了真正的自由。按孔子的話來說,這就是“從心所欲不逾矩”。大家可能覺得這種要求太高,因為能達到這種境界的是孔聖人。其實不然。

在國外,幾乎人人都能做到這一點。中國入世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曾經講過這麼一件事:“我有個中國同事在聯合國任職,他的孩子從小在瑞士長大。

有一次大家在日內瓦湖上划船,我們代表團有個成員喝完可樂以後,順手就把可樂瓶扔到湖裡了,這在國內司空見慣。可是這個在瑞士長大的小孩當時臉色都白了,告訴了他的母親,好像扔可樂瓶的人犯了很大的罪惡似的。”

前不久,國內報紙也報道過“美國女士街頭救人,武漢數十名同胞圍觀”的新聞。而在以前,曾有外國人主動地在長城撿拾垃圾。眾所周知,長城是中國人的寶貝,污染也是由中國人造成的,與外國人毫無瓜葛,他為什麼要去撿垃圾?

還有,為什麼瑞士小孩在意中國人的不文明行為?為什麼美國女士在異國街頭援救並非“同胞”的外國人?一句話,習性使然,是他們自小在本國內培養的習性使然。他們打內心裏就知道,不能隨手扔垃圾、不能見難不救、不能污染環境。所以,他們在我們看來完全不必要的時候站出來,很自然地做了他們認為應該做的事情。

古人云: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古有律例,現有法律,為什麼那些條例在那兒存在着,仍舊有許多人觸碰它?如果沒有了那些嚴禁條例,人們是否會學會自律?觸碰條例的人是不是也少了呢?嚴禁與自律,更像是一個天平,應該保持平衡,不偏不倚,才能得到我們想要的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