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劉在名:中南美洲左翼退潮 中國恐再成輸家

國民議會議長瓜伊多

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日前宣布,由於總統馬杜羅在去年選舉中舞弊,因此當選的結果無效。根據憲法當總統出缺,瓜伊多作為國會議長就有權組織過渡政府籌辦另一場選舉。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瓜伊多自行宣誓就任臨時總統之後,迅速表達支持,更不排除會派兵介入委內瑞拉的亂局。與過往不同,當馬杜羅受到美國威嚇後,非但沒有得到中南美洲各國領袖的聲援,巴西以及阿根廷等區域大國更反過來站在美國一邊,馬杜羅的困局正好反映出中南美洲左翼退潮的新格局。

委內瑞拉自前任總統查韋斯起就成為了南美國家反美的標杆,作為查韋斯的指定接班人,馬杜羅亦都蕭規曹隨。所以華府早已視馬杜羅為眼中釘,就在瓜伊多自行宣誓前不久,美國副總統彭斯就曾發表短片,夾雜英文以及西班牙語來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他又承認曾與瓜伊多通電話,誰是委國這場反政府運動的最大海外幕後推手,相信已經呼之欲出。

猶記得在2012年8月,遭美國通緝的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逃入厄瓜多爾駐英國大使館避難,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齊聲要求厄瓜多爾交人,但遭到時任厄瓜多爾總統科雷亞嚴詞拒絕,當年的南美國家很快便一致地站在科雷亞的背後,由巴西、阿根廷、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墨西哥等14國組成的南美洲國家聯盟更一同發表聲明,譴責美國就是追捕阿桑奇的黑手,如果英國政府派員闖入厄瓜多爾大使館捉人,即無異於侵略,後果嚴重。

在當年,多個中南美洲國家都由左翼政府主導,對美國的獨大相當忌諱,所以每當南美近鄰與華府發生爭議,他們都會選擇抱團一起反抗,並視之為與霸權主義的一種較量。事實上,自美國獨立建國以來,與中南美洲的關係就一直時晴時雨,更曾與古巴、巴拿馬以及格林納達等國家發生正面軍事衝突。但時移勢易,例如當年的巴西總統羅塞夫、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以及科雷亞都已相繼下台,取而代之的是立場偏右、鼓吹國家發展優先的博爾索納羅(巴西)、馬克里(阿根廷)以及莫雷諾(厄瓜多爾),當中莫雷諾最近就因為西方施壓而中斷了阿桑奇對外的聯繫、阻止他見律師,甚至要求阿桑奇支付寄居在大使館的日常生活開支。

中南美洲左翼退潮自有其客觀因素,就以委內瑞拉來說,前任總統查韋斯領導下憑藉油價飛漲,國家賺取了大量外匯以支持其左翼福利政策。好景不常,隨着油價回落、政府官員貪污腐化以及美國的制裁,國家經濟一落千丈,通漲每年都以幾何級數的速度上升,民不聊生。

反美勢力萎靡對中國來說可能並非好消息,一旦美國真的如願推翻馬杜羅,中國可能面臨重大損失,中國在過去幾年與馬杜羅政府的合作非常多,雙方簽訂的貨幣互換、石油交易等等的協議動輒都以百億人民幣計,如果換了瓜伊多當政,那麼中國的利益就很難再獲保障。這就正如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上場後,便以保護國家利益為理由重新審視部份批出了給中國企業的合約。

號稱會領導委內瑞拉變天的瓜伊多躋身國會只不過區區數年,因緣際會下才成為了反對派的共主。雖然瓜伊多已獲多個西方國家支持,但觀乎過往歷史,依靠外部勢力扶植上台的政治人物,通常難以撫平國內各派勢力。令人傷感的事實可能是,委內瑞拉雖然民心思變,但亂局不會因為馬杜羅被拉下馬而結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