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陳子瑜:委內瑞拉政變對台灣的啟示

一月二十三日,委內瑞拉反對黨領袖蓋多(Juan Guaidó)於首都卡拉卡斯的群眾集會上,宣布由自己出任臨時總統,形同政變的舉措引發世界關注。儘管現任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拒絕承認,並且將矛頭指向美國,宣布與美國斷交,然而美國總統川普在第一時間便承認蓋多的合法性,並且造就中南美中絕大多數國家的跟進承認,目前僅剩墨西哥、玻利維亞與古巴依舊支持馬杜洛。這場政變背後所涉及的美國與中國國際因素,相當值得有相同處境的台灣深思。

委內瑞拉的政變,近因來自於馬杜洛無力改善國內經濟,根據2018年7月的資料,通貨膨脹率則高達83000%;換言之,一碗麵如果原先定價是100塊,那麼通膨後將來到一碗麵8萬3000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更指出全年度通貨膨脹率可能突破百分之一百萬。面對經濟困局,馬杜洛加強向中國求援,卻無濟於事。

政變的遠因,則與中國有更密切的關係。前總統查維茨(Hugo Chavez)於1999年執政後,採行反美社會主義路線,雖然憑藉著佔全球四分之一的石油儲備量,全面提升國內社會福利措施,但因與美國關係不睦,而與意識型態相近的中國於2007年達成“石油換貸款”的協議,由委國每日提供十萬桶石油,換取四十億美金的貸款。

另一方面,委國過度依賴石油作為單一經濟來源,未積極發展其他產業,導致當頁岩油等其他能源發展而導致原油價格下跌時,委國經濟立刻首當其衝,加上高額的社福支出,形成沉重的財政壓力。因此,委國只得更強化與中國的經貿合作,到了2014年,已經變成委國每日輸出七十萬桶石油,中國則提供累積高達五百億美金的貸款。

2019年的政變,無疑是委國人民在國家經濟政策失能,導致社會陷入崩潰邊緣前的最後一搏。然而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來看,美國對於自家後院頻頻遭到中國挑戰,早已等待時機反擊,因此當委國政變後,立刻在第一時間宣布承認蓋多的合法性,也是中國在美中貿易戰、華為包圍網等困境之中,再度遭受一次嚴重的打擊。

對於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台灣而言,委國能夠提供什麼啟示呢?首先,自然是給予國內許多口口聲聲“中國才是活路”的政黨與政治人物,一記狠狠的巴掌。中國對委國長期以來可謂是“賠本讓利”的經濟援助,已經到了連中國國營企業都快受不了的程度,2017年時,號稱是“三桶油”之一的中國石化,控告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欠債不還,遭外界認為是中國政府的警告之舉。可見中國的經濟並不如中國政府所宣稱的那麼強盛,更何況是到了2019年,全球防堵中國連線成形的此刻?

再者,台灣的國際地位,一直是國人所念茲在茲的議題,過去以加入聯合國、獲得國際承認國家身份為最終目的。然而從委國的案例來看,在加入聯合國之前,或許更為重要的是強化與主要盟國美國在戰略、經濟、價值等各方面的合作,並且靜候適當的時機,只要能夠由美國率先承認台灣的國家身份,那麼獲得世界各國承認、進而加入聯合國,也將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